爱去小说网 > 都市之时间主宰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不败之地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不败之地

    任冉看着余鑫年撇了撇嘴,随手把剑扔了,不好意思用巴掌,我用脚总行吧?

    任云惊讶的问:“余院子……他、他是用刀的?”

    任行义眼中的怒意一闪而逝,轻声道:“不错,他靠刀法成名,当年闻名神州,我很多年没见他用刀了。”

    任云担忧的问:“任冉他、他是很强,可现在、现在……会不会输?”

    任行义摇摇头,很有信心道:“他……任冉一直留有余力,我根本看不透他。”

    余鑫年横刀在胸,冷漠道:“现在你还认为剑能与刀比吗?”

    任冉轻描淡写的摇摇头:“无知!”

    一个一把年纪的人被一个毛头小伙说无知,余鑫年都要气炸了,杀气毕露。

    “无知?很好,很有胆量,我就让你明白,到底是谁无知!”

    余鑫年话音刚落,身体瞬间来到任冉身前。

    高高举起古朴短刀,无比霸道的从空中斩下。

    “斩。”

    余鑫年爆喝一声。

    这一刀愤而出手,绝对是余鑫年的巅峰之作!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连见惯世面的任行义的脸色都变了又变,想要去救任冉已经绝无可能。

    这一刀太强,足以另天地变色!

    任行义叹息一声:“学院果然高明,余鑫年确实不凡,我不如他!”

    余鑫年的刀已经斩下,势如破竹,快如闪电!

    只需瞬间就能砍在任冉身上!

    眼看任冉就要被一刀砍成两半了。

    所有人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刚刚崛起的任冉就要挂了吗?

    只是昙花一现吗?

    在这极其短暂的一刻,任行义的脑海中闪过许多念头,其中一个便是他是自己的儿子,他又不是自己的儿子。

    任云惊呼:“任冉,快躲开!”

    任行义终于大喝:“余鑫年,你敢杀他我定杀你所有弟子!”

    余鑫年丝毫不惧,人在空中冷笑不止,仿佛看到了一个强势崛起的天才被自己一刀劈成两段的样子。

    ……

    很多人都不忍再看,除了少数对任冉恨之入骨的人之外,其余人纷纷低头的低头,撇头的撇头。

    天地寂寥,毫无声息。

    微风轻轻吹过草坪的沙沙声打破了这寂静。

    任冉和余鑫年交换了位置。

    谁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作为操场上修为最高的任行义,也只是看到任冉化作一到虚影,瞬间出现在了现在的位置。

    余鑫年慢慢转身,哈哈大笑。

    任冉同时笑眯眯的转身,双手抱胸戏谑的看着。

    笑声戛然而止。

    余鑫年诧异的看着任冉,刚才自己的刀法明明穿透了他的身体,怎会如此?恢复能力真有那么强?

    一想到任冉的恢复能力,余鑫年的眼睛闪了又闪。

    任冉云淡风轻道:“老余啊,说真的,无论你用什么兵器都不是我的对手,我靠身法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余鑫年阴晴不定的看着任冉,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

    操场上大部分人根本没有看清楚,刀光,身形,实在太快了,快到他们的目光都无法跟上。

    余鑫年的嘴唇动了动,缓缓开口:“你是怎么做到的?”

    任冉轻描淡写道:“无他,天赋耳!“

    翟光年远远看着任冉,心里满是苦涩,根本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局。

    任冉,一个眼里的废物,一个可以任凭揉捏的废物居然在这种场合下强势崛起,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好像没有人能够阻拦他的脚步一样。

    旁观者清,他已经看出来了,余鑫年不是他的对手,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击败玉鑫年。

    翟光年心里很不是滋味,甚至有些迷茫,想不通为何以前会任人殴打。

    难道……就是为了等这样的大场面?

    难道任家是在放长线钓大鱼?

    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济州学院?

    如果真是这样,那任家也太可怕了!

    ……

    任冉无所事事的把目光落在了翟光年的身上,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安慰道:“老翟,别担心,我说话算话,以后见你儿子一次就会打一次,绝不二话!回去加强锻炼多买些膏药吧。”

    一想道膏药任冉忽然想到了一事,为了证实,任冉装作不在意的问:“对了,卫未生物医药科技啊,他们有种麝香金疮药,外敷内服,对于伤势很有帮助,你可以去买些常备,高效低毒,平常还可以当补药吃。”

    操场上不少人开始交头接耳,纷纷打听卫未生物在哪里。

    任冉看着梁万春和吴双伦等人一脸发蒙的样子,心中了然。

    确实不是一个时空了。

    任冉轻轻叹息,看向余鑫年问:“老余,还要打吗?”

    余鑫年冷哼一声:“胜负未分,为何不打!”

    在他的认知里,依旧可以击败任冉。

    任冉哦了一声,无所谓道:“要不你再找几个人?你一个人不够看的啊。”

    没人怀疑任冉说的话,毕竟刚才的事都摆在眼前。

    余鑫年缓缓提刀,气势逐渐攀升,干撇皮肤渐渐饱满,整个人都好像年轻了不少。

    他阴冷开口:“我不明白,不明白为何你这么自信!不明白你是哪里来的勇气可以说出立于不败之地这样的话,呵呵,难道你真的以为可以凭身法取胜吗?只守不攻,立于不败之地的说的是不是我?任冉,你太自大了!”

    任冉朗声道:“蝼蚁!你在我面前就是蝼蚁!”

    余鑫年冷笑道:“你会为你说的话付出代价!今天,谁都护不住你!”

    余鑫年话音落下,一股无比阴森的气息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

    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反应,任冉毫无心里障碍的向后了几步,在心里计算了一下s=vt这个公式,琢磨了一下后又退了几步,这才满意的呵呵一笑。

    余鑫年的嘴角带着一丝阴森的笑意,一声不吭定定的看着任冉。

    任冉刚想说话之际,只见余鑫年身体突然如一道闪电,疾射而出,短刀高高举起,眼看就要冲到了眼前。

    惊呼声四起。

    在所有人的眼里看来,就分明就是偷袭!

    “好快!”

    “好像比废……任冉的更快!”

    “有点胜之不武啊。”

    “哼,还不是他自大?怪不了别人!”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不绝于耳,而任冉已经听不到了,只见他站在原地依旧一动不动。

    任凭那一刀朝自己迅猛的劈来。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6/6200/4638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