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之时间主宰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一言九鼎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一言九鼎

    任冉不再废话,直接朝任冲走去,表情还是那么吊儿郎当的,只是把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任冲屏气凝神,死死的盯着任冉的一举一动,在双方距离差不多接近一拳的时候,他迅猛的侧踢一脚。

    任冉并没有使用寂静时光,而是靠着自身的反应侧身并后退了一步,随后立刻又向前跨了一大步,举起拳头狠狠的朝任冲的胸口砸了过去。

    任冲根本没有闪避,从心底看不起任冉似的,轻描淡写的挥拳相迎。

    后发先至!

    双拳狠狠的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轰隆声。

    任冲只是身形摇晃了几下,后撤一步就稳住了身形。

    而任冉,连退了四五步才踉踉跄跄的站住,耷拉着手,满脸痛苦之色。

    短暂的安静后,任知义率先爆发出猖狂的大笑声:“不过如此啊,废物就是废物!就算是到了六品,还是废物!”

    任行义有些惊讶,不敢置信的看着任冉,尤其是看到他像是骨折的手臂后更是觉得莫名其妙。

    能跟余鑫年过手并且打败他的人,居然会被任冲给断了手臂?

    任冉有苦难言,表情扭曲的暗自嘀咕。

    他原本的意思是想试试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感觉凭实力就可以打败任冲,没想到还是这种下场,看起来铁打的不够多啊,自身还是不够硬!

    任冉气呼呼的倒流了时光!

    ——

    任冉意气风发的朝前走去,轻松躲过任冲的一脚后挥拳回敬。

    任冲丝毫不惧,举拳相迎,眼看两个拳头就要撞在一起了!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任冉突然往旁边移了一步,谁都没发现他到底是怎么动的。

    本来即将触碰的两个拳头就此擦过。

    只见任冲的拳头贴着任冉的肩膀直直而过,没触碰到任何东西。

    任冲此时并未惊慌,反而是冷笑了起来,只是这笑意刚刚浮现到脸上,下巴就被打了一拳。

    本就抵住微张的牙齿的舌尖因为这一拳,狠狠的被牙齿咬了一口,顿时痛彻心扉!

    任冉出现在任冲的身侧,又是一拳砸在他的脸颊。

    一拳接着一拳,从头到胸再到腰部,一连十几拳。

    任冲毫无还手之力,无论是抵挡还是后退,始终避不开这如影随形的拳头。

    除了胸有成竹的任行义带着一丝焦灼之色不断的看向大堂门口外,其余在场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好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一样。

    任冲嘴角流血发型凌乱,跌跌撞撞的倒在地上,摔了一个狗啃屎,趴在地上脸色铁青。

    任冉重重的呼了口气,收回刚才蹬在任冲屁股上的一脚,二话不说就朝任羽走去。

    任羽大骇,不断的后退。

    任知义等人这才反应过来,大惊失色互相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任羽带着哭腔大喊:“我认输,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他是真的怕了,上次看到任冉揍任冲就已经让他心生畏惧,这次境界突破后本来是充满信心要让任冉好看的,可又一次看到的任冉揍任冲,而且这次揍的比上一次更厉害了。

    你看任冲,嘴角流血,双颊红肿,地上还有几颗牙齿,好像要破相了一样。

    任羽惊恐的看着皱着眉头的任冉,惊恐的道:“不要过来……爹,救我!”

    任知信大步走了过去,拦在了任冉身前,阴森森道:“够了,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

    任冉停下脚步,一脸淡然的看着任知信,慢悠悠的问:“不是说两个都要打吗?怎么,怕了?”

    任知信冷哼一声:“信不信我亲自出手教训你?”

    任冉抬起通红的双手看了看,然后互相揉捏,又甩了甩道:“我信啊,跟你们又没有亲情可讲,更别说什么江湖道义了。”

    任冉眼神冷漠的扫视了其他人一眼,咧嘴一笑:“现在怎么样?家主还要重选吗?”

    几个长老们互相看了看,实在找不出理由,开始在心底埋怨任知义不靠谱,不是说任冲很厉害吗?

    任知义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恶狠狠的看着任冉,一字一顿道:“别得意,有你笑不出来的时候。”

    任冉无所谓的摆摆手:“我笑不出来的事情多了去了,别说这些没用的,既然这样了,你们还不走?”

    任知义扭头,看向安坐如山的任行义,忽然问:“大哥,你这次找我们来是有什么事吗?”

    任冉啧啧道:“呦呵!还可以当没事人一样?要谈正事了?厉害了!”

    任知义脸色阴沉的扫了眼任冉,随后看向长老们。

    大长老深深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问:“行义啊,这么突然找我们来,是有什么事要商量吗?”

    任冉再次翻了个白眼,特么都是高手啊,打输了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可要是打赢的话……这些人的心里素质真好!

    任行义像是丝毫不在意这些人的表现,好像是知道他们会这么做似的淡淡道:“两件事,其实这两件事你们都知道,一是郑家在余鑫年的支持下要建立分院,他是院长,分院的地址就在我任家西面,郑家的园林。”

    任行义看着大堂里这些任家人,摇了摇头问:“老-二,郑家园林旁边的那块地卖了多少?是用地位换的还是用钱卖的?呵呵,我不想知道,不过,我告诉你,只要我还在,这片地绝无出售的可能。”

    任知义脸色难堪的哼道:“这片地一直都是我的,地契都在我这里,你有什么权力阻止?”

    二长老道:“就像当年你们爷爷给我们几兄弟分家产一样,三哥当年给你们三兄弟分了家产,每个人都有权利处理自己的东西,行义,你就算是家主也没权力反对。”

    任行义微微一笑:“是,如果是其他人的地,如果是在东面的地,我确实不会反对,不过这次……”

    任行义猛的站了起来:“老-二的地就在祖宅往西,连接着郑家园林,各位,是不是想看着济州学院的分院在我任家祖宅的眼皮底下?是否想让我任家的一举一动都在学院的眼皮底下?”

    二长老道:“行义,你想太多了,以学院的地位……”

    任行义打断道:“为任家考虑,我拒绝这次交易。”

    任知义气道:“你!”

    任行义哈哈一笑:“第一件事就这么决定了,郑家想要我任家的地,绝无可能,老-二老三,明天把地契拿给我,我另外安排土地给你们。”

    任知信怒道:“大哥,你真以为家主可以为所欲为不分青红皂白了吗?”

    任行义嗯了一声:“是的。”

    任知信:“……你!”

    任冉很羡慕的看着任行义,一言九鼎啊,这家主当的可真舒服,毫无牵挂呀!

    大长老唉了一声,摇摇头道:“关于地的事,大家都有道理,此事再行商量吧,行义,这第二件事又是什么?”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6/6200/4647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