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都市之时间主宰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夺舍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夺舍

    任冉倒提长剑,看着慢慢走向的沙尤水,嬉皮笑脸道:“你在学院什么职位?有这么多油水好拿吗?是总务处的?沙主任?你连名字都改成尤水了,还有人会相信你?”

    沙尤水在王延锋身边停下,看了看失魂落魄的他,抬头看向任冉,脸色阴晴不定。

    任冉笑嘻嘻的看着他问:“要不咱来干一架?也是打到一方求饶为止的那种?”

    沙尤水沉默片刻后终于问:“你到底是谁!”

    任冉嘿嘿一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任家岂会有废物?”

    说完又指指眼神复杂的任知义等人大声道:“这种人不是俺们任家人!都开除了!”

    全场鸦雀无声。

    任冉深深被自己的王霸之气所折服。

    沙尤水终于收到,冷哼一声道:“日后学院定有回访!”

    说完就搀扶起王延锋,转身之后满脸忧愁,怎么跟王副校长交代?

    任行义并没有阻止,只是淡淡的看着。

    任冉更不会阻止,一直呆立不动,沉浸在刚才的剑法之中。

    越使用越有心得!

    心中顿时豪情万丈。

    哥们是先天剑胚啊!

    牛逼了!

    任知义和几位长老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任家广场上的所有人都被任冉的表现给惊呆了,尤其是任冲,想到自己刚才还想挑战他,更是肝胆欲裂。

    广场上一片安静,只有大长老不住的叹息声传来,不知是在惋惜还是懊悔。

    任行义看着沙尤水离去的背影,同样愁容满面。

    许久之后,直到沙尤水等人的背影消失不见,任行义才转头看向任冉。

    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修为突飞猛进的任冉似有所觉的忽然抬头。

    任行义看着任冉,微微皱眉,轻轻叹息一声道:“世间之事,讲究因果,任何事,都逃不脱因果。”

    任冉收回沉思,感受了一下体内的气机,很充沛,感觉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样。

    任行义继续轻声道:“这不仅仅是佛家之说,而是整个天下人都会沾染因果。”

    任冉犹豫一下后问:“什么意思?”

    任行义深深看着任冉,淡然道:“有些时候,因果越大,飞升越难,了了因结了果,才可飞升。”

    任冉不动声色的又问:“飞升?”

    任行义点点头:“不错,我们习武之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飞升,有些人一步一个脚印,有些人投机取巧不择手段……嗯换句话说,你如今的所作所为不就是为了飞升?”

    任冉摇摇头,看了看周围人注视自己的目光,低声道:“单独说几句?”

    任行义看着任冉,看了好一会才缓缓点头,背着手转身,临走前对任云道:“任云,去我房间养伤。”

    对于其他人,任冉根本看都不看。

    任家分崩离析在即。

    济州第一家族,被学院上门找茬,出现在这里的只有区区数十人。

    任云听到任行义的话,脱口而出:“大哥去哪里,我也去。”

    任行义笑着摇头:“一起走,我去书房跟冉、任冉说几句话。”

    任冉走过去搂住任云的肩膀,拉着他跟在任行义身后笑嘻嘻道:“我们是不会离开你的,你就安心养伤吧。”

    任云:“……”

    ——

    任家书房,任行义任冉两人在茶桌前相对而坐。

    任行义在泡茶,示意任冉落座后就开始泡茶,动作一丝不苟行云流水,很是赏心悦目。

    任冉看着很满意,感觉比墨紫阳的泡茶功夫还要到家。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一个泡茶,一个看着。

    不知过了多久,任行义第二次开始泡茶的时候才缓缓开口:“我叫你任冉,不介意吧?”

    任冉摇摇头道:“不会,我本来就叫任冉。”

    任行义稍一错愕后继续问:“从哪里来?”

    任冉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想了想反问:“这里是哪里?”

    任行义皱了皱眉,沉声道:“你并非神州人士?”

    任冉再次想了想,摇摇头道:“应该不算。”

    任行义神色有了些许变化,竭力压制着情绪波动问:“为何会找上我冉儿。”

    任冉很郁闷,这些问题怎么一个比一个难呢?

    他再次犹豫后道:“说出来好像是骗你一样,可实际上我真不知道。”

    “不知道?你既然来了这里还会不知道?”任行义声音沙哑的问,可见他内心的激动。

    任冉看着他的模样,觉得都到这份上了再遮遮掩掩的也太没劲了,就没有丝毫犹豫的道:“其实这里是江北,是华夏的江北,我从江南而来。”

    “华夏?江北?”

    “不错,我并不知道你们神州为何会出现在江北之地,也搞不明白江北是跟你们融合了还是跟你们换位了,总之,我能确定的只是这里是江北。”

    任冉表情郑重语气平淡的道:“大概在三个月前,我们华夏的江北,也就是这里,忽然多了一层雾气,一开始谁也没在意,可渐渐的,这层雾气成了屏障,谁都无法穿过,彻底隔绝了江南江北,这让我们很不安,不知道江北怎么了,江北人民怎么了。”

    任行义眼神一闪道:“三个月前?不错,确实有三个月了。”

    任冉有些惊喜的问:“您知道?三个月前发生了什么?”

    任行义看着任冉,眼神里流露出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低声道:“你先说完。”

    任冉嗯了一声压下心中的问题继续道:“接下去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那边有人以生命为代价送我过来,来看看江北到底怎么了……对了,我们一共来了六个人,落点是随机的。”

    任行义依旧盯着任冉,眼神复杂,虽然没有恨意,却有着浓浓的不甘。

    任冉叹了口气道:“那个任冉,其实在被学院送回来的时候就死了,因为我一直没苏醒,他、他又没办法去死,对、就是这样,这个……这个解释起来有点复杂,我能保证的,就是今天下午昏迷之前,他还是他。”

    任行义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原来不是简单的夺舍。”

    “啥?夺舍?还真有这门功夫?”

    任行义郑重点头:“神州大地,自古相传,有人失败有人成功。”

    任冉挠挠头道:“夺舍有风险,合-体需谨慎啊。”

    任行义没有理会他的胡言乱语,再次沉默片刻后道:“神州大地,居无定所……”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6/6200/4650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