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重生大宋做权臣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小事三两件

第三百三十四章 小事三两件

    大宋如今政通人和,一改徽钦二帝当政时的混乱景象,张叔夜、徐槐等人虽是保皇派忠君爱国,但若是必须要有所取舍,爱国还是要放在忠君之前。经历过了一次“国破家亡”,让大宋许多有识之士认识到了大宋目前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统治者的现实,而赵宋皇室当中,令人遗憾的并没有能够在此时承担重任的人选。

    国乱则家不宁,金国虎视眈眈在侧,而大宋此时若是由赵宋皇室中人当政,恐怕难以应对金国的步步紧逼。而张宝,确实有能力带领大宋走出困境,并且一雪前耻。唯一让张叔夜等保皇派感到担忧的,还是担心张宝在日后不肯放权,鹊巢鸠占。这种事在过去并不是没有过,建立了大隋朝的隋文帝杨坚不就是个例子。

    如今的大宋朝堂是张宝财政军三权一把抓,张叔夜、徐槐等人压根就插不上手,代表皇权的宋高宗赵谌坐在皇位上如同泥胎木偶,只能坐看站在御座前的张宝发号施令。张叔夜等保皇派担心大宋君相冲突,从而影响了大宋的发展,但事实上的情况并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样严峻。

    赵谌虽年幼,但却不代表无知。平日里除了要接受专门老师的教导外,还要阅读大量张宝让人抄录的当日奏章。而且不仅要读,还要写读后感,即处理意见。然后再由张宝安排人向其分析解释那份处理意见的优劣。每日早朝,赵谌也必须早起坐在御座上“观政”,让其明白处理起国家大事到底是什么模样。

    皇帝,不是那么好当的。当然当个昏君那就无所谓了。可若是不想当个昏君,那就必须像现在这样,三更眠,五更起,商议国事时也不是当皇帝的一言而决,而是需要与朝臣多番讨论,最终商议出一个大部分人都能接受的结果。

    看人挑水不费力,但等真到需要自己亲自上的时候,那就能明白其中的艰辛。赵谌住在宫中,身边最亲近的人便是母后,如今已经成为太后的朱氏。朱氏时常向他灌输要他做个好皇帝,但勤政爱民这四个字说出来容易,想要做到却绝非易事。

    赵谌还算是懂事的,可即便再懂事,他也终归只是个孩子。以大人的标准去要求他,难免就会给他造成严重的心理负担,对待朝政也就生出了一丝抵触的情绪。而此时作为太后的朱氏却不懂得去劝导,只是一味的要求赵谌要履行一个皇帝的责任,这就无异于火上浇油,越发激起赵谌的逆反心理,对待朝廷大事的厌恶感也就显得越发抵触了。

    赵谌不满母后总是逼着自己去干自己不想做的事,而朱太后也不满赵谌的不听话,不理解自己这个当母亲的良苦用心,母子俩的关系也因此闹得有点僵。好在太皇太后郑氏及时出面调解,这才没让这对母子彻底打起冷战。

    不过经过这么一回,赵谌跟张宝也就走得近了,一边是就知道逼着自己“批阅”奏章的母亲跟祖母,一边是善解人意减少了奏章数量好让自己能多睡一两个时辰的姑父,小孩子当然是愿意跟对自己好的人亲近。

    太后朱氏瞧不出这里面的门道,但太皇太后郑氏却是心知肚明,但面对这种情况,郑氏却是无能为力。后宫不得干政是祖训,之前皇帝未立,郑氏还能“垂帘听政”,但现在皇帝已经确定下来,郑氏也就只能老老实实待在后宫。而且丈夫、亲儿子还都在金人的手里,还指着张宝派人去救,这时候哪能跟张宝反目。

    要说到被金人掳去的徽钦二帝以及诸多皇子,如今他们的日子可不太好过。锦衣玉食的生活是只能在梦里才有,醒来以后还需要他们为了生存自食其力。徽钦二帝在金国献上了“牵羊礼”后便被关押在了五国城。

    金人也不怕徽钦二帝逃走,除了安排了一些人在附近监视,平日里也不会去找赵佶或是赵桓麻烦。不过身边没了伺候的人,赵佶、赵桓父子就只能凡事都自己动手了。金人的赏赐不够养活自己,那就只能自己在住处附近开荒种地,身上的衣服破了,自己找针线缝补,没有人负责做饭,那也只能自己动手做……人的本事,大多都是被逼出来的,不到一年的光景,赵佶、赵桓父子已经由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贵人变成了各项生活技能皆能的小能手。做饭、洗衣、缝补、种地、捕鱼皆能干的像模像样。

    人常说每逢佳节倍思亲,到了过年的时候,捧着手里亲自种出来的粟米饭,看着桌案上的咸鱼、咸菜,赵佶忍不住眼眶发热,潸然泪下。陪坐一旁的赵桓、赵柽两兄弟见状也是不由悲由心生,天潢贵胄啊,沦落至此,怎不让人伤心难过。想想当年在汴梁时的生活,在比照一下如今……

    “父皇,父皇……”听到外面三子赵楷的呼喊,赵佶的脸色不由一变,自被掳到了金国后,金国国主完颜晟便封了赵佶一个昏德公的爵位,赵佶不敢反对,更害怕金人借机生事继续给自己罪受。三子这样喊自己,这不等于给人送上理由整治自己吗?

    “孽畜!还不住口!”赵佶放下碗筷,气急败坏的呵斥赵楷道。

    赵楷被骂得一愣,随即醒悟过来,连忙为赵佶宽心道:“父亲莫惊,孩儿只是一时喜出望外,这才口不择言。”

    “喜出望外?咱们父子如今还会有喜事?”

    “孩儿方才给那些金人送吃食时听人言说君上有意放你我父子归国。”

    “此话当真?”赵佶、赵桓、赵柽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

    “当真,就是不知君上是准备先放一个,还是一起都放。”

    “这,这……”赵佶激动的快要说不出话来,而赵桓、赵柽则有些神色复杂的相互看了一眼。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如今被生活所迫而必须自力更生,乍一听到有可能重新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那自是更加怀念过去的美好生活。但兴奋过后,赵桓、赵柽不由想到了一个现实问题。如今的大宋,是否愿意接纳他们这些人归国。即便大宋不计前嫌,愿意接纳他们,可万一金人并不是一次把人全放走,那到时谁走?谁留?

    “父亲,莫要高兴的太早。”赵桓不愧是赵佶上辈子的冤家对头,开口就先泼了赵佶一盆凉水,浇得赵佶恨恨的瞪着他,仿佛是赵桓不让他归国似的。眼见父子俩又要争吵,赵柽赶忙打圆场道:“父亲莫恼,兄长所虑确有道理。孩儿听说,如今大宋被张宝把持,那张宝扶持小谌儿登基坐殿,未必愿意接纳我等归国。”

    “……”赵佶如同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虽然心里不愿承认,可又不能不承认,若是换了自己,恐怕也不愿意接纳自己等人归国。毕竟小谌儿年幼无知好控制,接纳自己等人不仅没有好处,反倒麻烦多多。而且回想起过去跟张宝的明争暗斗,赵佶以己度人,也不认为张宝会愿意接纳他们这些人。

    “父亲莫要沮丧,这些都只是大哥、二哥的猜测,做不得数的。”赵楷见状连忙安慰情绪低落的赵佶道。

    “三弟,方才为兄所言虽只是猜测,但为兄却认为是八九不离十,换了是你,你愿意接纳一个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人?”

    “……大哥,你不说话能死吗?能吗?”赵楷瞪着赵桓问道。赵楷本想借着这桩“喜事”让父亲赵佶过个开心点,毕竟大过年的,心情愉快点总比愁眉苦脸强,却不想全被赵桓、赵柽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给毁了。

    而就在赵家三兄弟争吵不休的时候,金人来使为赵家父子带来了一些赏赐,更有一则好消息。赵楷之前所说是真的,金人真准备放赵家父子归国,美中不足的,便是不幸被赵桓的乌鸦嘴说中,这次放人只放一个,名额则由赵家父子商议后决定。

    这个决定缺德缺大了!金使前脚刚走,赵家父子四人便为了那个回家的名额吵翻了天。先是赵佶,以自己年迈没有几天活头了,希望借此机会落叶归根,免得日后客死异乡。但赵家三兄弟却不愿意放弃这次归国的机会。

    父子四人争执不下,谁也不肯放弃,闹到最后赵佶不得不出了一个主意,抓阄!谁抓着了就让谁回去。赵家三兄弟觉得这个主意最公平,便同意了这个主意,但说到谁来做这个阄,却又谁也不放心谁,最后还是赵佶找来了邻居,这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赵佶的邻居不是旁人,正是昔日的天祚帝耶律延禧。话说二人同为帝王,同是金人的俘虏,但共同话题却不多。因为耶律延禧认为自己是战至山穷水尽才被俘,不像赵佶,是被金人兵不血刃的拿下。都是阶下囚了还想要分出个高低贵贱,这耶律延禧也是没溜的主。

    抓阄的结果出来了,赵佶中了大奖,得到了这次南归的名额。但没想到的是,金国方面对于放其南归一事却没了下文。从年关时派人来通知赵家父子决定谁回去后,就没有人再来跟赵佶父子提这事,这眼瞅着春暖花开要开始忙碌春耕了,但金国却是还不见动静。赵佶父子认为这是有人从中作梗,这猜测猜对了一半,但却并非他们所想的是大宋不愿意迎他们归国,而是金国内部对于放归赵佶父子有分歧。

    完颜晟想要放赵佶父子回归大宋当然也是不怀好意,希望借此引起宋国内乱,可以完颜斜也、完颜宗干等人为首的金国军方却反对放人。上一次的伐宋,前半阶段收获颇丰,但等安东军插手,金兵先前缴获的大量战利品几乎被安东军全数夺回。结果不仅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反倒损兵折将折了完颜宗望以及十几万兵马。徽钦二帝,可说是金国军方的最后一块遮羞布,有这二帝在,金国军方就不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半点好处没捞着。可要是没了这徽钦二帝,金国军方就算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因为皇位继承制度的分歧,完颜晟与国内的宗亲贵族之间闹得很不愉快,对他有这极大威胁的完颜宗望算是完了,可紧跟着又蹦出一个完颜斜也跟他继续作对。有了完颜阿骨打一系的背后支持,完颜晟还真不能随便处置完颜斜也,当然完颜斜也也不能把完颜晟怎么样,双方如今也就是不对付,你赞同的我必反对,你反对的我必赞同。

    之前要放赵佶父子归宋时完颜晟还没有跟群臣商议此事,但等过完年,把这事在朝堂上一说,立马便引起了完颜斜也、完颜宗干等人的激烈反对,这一吵就是一个多月,到现在还没有吵出一个结果。

    不过放不放人其实也只是金国剃头担子一头热,宋国那边会是什么反应,金国心里也没谱。完颜晟是为了给宋国添堵才想要放人,而金国军方则是为了自己的颜面而反对放人,但不管是哪一种心思,都不是为了赵佶父子着想,更不会为了是否放人而闹翻。赵佶父子想要归宋,恐怕还有得等。

    而大宋内部,对于正在北边卧冰吃雪的赵佶父子,倒也不能说是漠不关心。趁着过年的时候,太皇太后还是开口询问张宝能否实现她一家团圆的新年愿望,而张宝对此也不好拒绝,只得承诺尽力一试。

    其实要说救人,张宝并不觉得有多困难。想从金兵大营内救人不容易,但想从只有百余看守的眼皮底下把人救走还是不成问题的。早在赵佶父子被金兵带回了金国以后,张宝便命人开始进行布置准备,只不过是还没有发动而已,此时太皇太后当众提起了此事,张宝也就顺势答应了下来,不过他也没把话说满,只说尽力一试,给自己留足了余地。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6/6318/4925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