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头狼 > 1206 兵分几路
    因为需要配合警察录笔录,一直忙活到中午十二点多,我和叶乐天才灰头土脸的从警局里出来。

    站在警局的大门口,我和他彼此沉默了良久。

    我叹了口气,诚心实意的道歉:“叶哥,今天的事儿,对不住了,是兄弟我欠你一道,甭管什么时候,你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肯定都全力以赴。”

    他鼓动两下腮帮子,从兜里掏出烟盒,递给我一支烟,自己点上一支后,似笑非笑的反问我:“你特么是故意的吧?”

    “嗯。”我毫不犹豫的点头承认。

    这次的事情我确实是故意带着叶乐天,目的就是为了通过他的嘴巴和身份将事态完全扩大。

    起初我只是想找叶乐天帮忙整治一下那帮小社会和所谓的“向九组织”,后来又一寻思,他亲身经历,办事的力度肯定又不太一样,所以稍稍动了点心眼子。

    “你这样容易没朋友。”叶乐天斜楞眼睛瞟动我半晌,随即“噗嗤”一声笑出声:“也就是你狗日的还算讲究,没有拖着我跟谁去拼命,要不然老子指定跟你翻脸!”

    听到他的话,我坠着的心缓缓落下,粗鄙的搓了搓鼻子憨笑:“我叶哥这意思是这回就不追究小弟了呗?”

    “追不追究有用吗?你丫根本不要脸,一般人碰上这事儿,打死都不会承认,您老人家到好,完全是拿着脸皮硬跟我杠。”叶乐天丢给我个白眼,笑骂:“有人跟你说过你脸皮超级无敌厚吗?”

    我脸不红,心不跳的贱笑:“嗯,这么夸我的人还挺多的。”

    “赶紧滚犊子吧!”叶乐天没好气的推搡我一下,沉吟片刻道:“刚才我帮你打听过了,滴水巷口死的那个家伙叫李想,是hd大学大三的学生,也是在货运站里带头的那个什么向九,那小子是被人勒死的,不会是你们干的吧?”

    滴水巷就是我们之前干仗的那条窄街的官方名字。

    “真死了?你确定?”我意外的张大嘴巴。

    “嗯,我特意看了眼照片,肯定是那小子。”叶乐天点点脑袋道:“崇市警局成立了专案组,近期肯定会开展专项的打黑整治。”

    我嘬了嘬嘴角道:“叶哥,向九是个组织,勒死那个小孩儿的人应该也是他们组织的一员,如果方便的话,你跟专案组提一嘴,那帮人感觉跟特么邪教似得,太能祸害人了。”

    “组织?”叶乐天怔了怔,脸上划过一丝不情愿,抿着嘴巴呢喃:“朗朗,我跟你们不太一样,有些事……我只能若有似无的提醒几句,不能过分参与,毕竟我爸还在位,不能树敌太多。”

    瞅他的表情,我瞬间明白过来他的意思,马上作出满不在乎的样子摆手道:“咱兄弟之间不需要说那么细致,我懂。”

    “你懂个得儿。”叶乐天也没过分矫情,轻怼我胸口一拳道:“之前你跟我说,最近准备在山城干点大买卖,具体是哪方面的?”

    “咋滴,你真想参与一下啊?”我笑盈盈的问他。

    叶乐天撇撇眉毛道:“不跟你开玩笑呢,最近我手里确实有点钱,想着再借只金鸡下几个钻石蛋,有门道没?”

    “有是有,但我不敢保证什么时候能回钱。”我犹豫一会儿后,将山城地铁九号线的工程简单跟他说了一下。

    听完我的话,叶乐天瞬间眉飞色舞的搂住我肩膀道:“这事儿准不准?如果准的话,哪怕不挣钱我也可以参与进来。”

    “呃……”我直接懵逼,不可思议的问他:“没喝就多了?不赚钱的行当你也掺和?你咋那么爱我呢?”

    “爱你个锤子,如果你说的工程真能跟山城政圈或者更上一层的大拿搭上线,对我来说就值。”叶乐天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道:“我手里头有两家小型的开发公司,但是没有做出过太大的业绩,所以崇市很多大型项目,我都只能干瞪眼没辙,如果这次的工程能参与一下的话,往后竞标的话,我也有拿得出手的东西。”

    “意思是镀层金呗?”我琢磨半晌问他。

    叶乐天表情认真的回应:“对,就是镀金,人想往高处爬需要出政绩,公司想要接到大工程、大项目需要履历。”

    “话说,你家老爷子现在搁崇市不是挺有影响力嘛,怎么还需要费这劲?”我有些不相信的问他。

    叶乐天搓了搓自己额头苦笑:“在其位谋其职,就是因为他现在太过显眼,我才更不能走后门,这年头见不得人好的畜生太多了,事情如果做的太张扬,谢谦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思索一下后,马上想明白其中的缘由,之前韩飞、张帅会拒绝是因为他们的公司现在已经声名在外,根本不需要在刻意打造,而叶乐天不同,他此刻急需的就是凝聚自己的知名度,只要干几件拿得出手的工程,再加上他爸的关系,以后接活估计能接到手软。

    几秒钟后,我朝着他轻声道:“成吧,你要是真有心思,这两天抽点时间来趟山城,因为现在我还没得到太准确的保证,也不敢跟你承诺太多。”

    叶乐天情绪激动的揽住我脖领笑道:“兄弟,这事如果真有戏,咱俩回头拜把子,往后你管我爸叫干爹都没问题。”

    寒暄几句后,我们从警局门口分开,叶乐天着急回去拢资金,我则急着跟哥几个碰头,刚刚在警局里,郝强千叮咛万嘱咐我下午回山城的飞机在两点多左右,让我一定不要耽误。

    回到陈花椒的别墅里,小哥几个正聚在王嘉顺旁边叽里呱啦的聊着什么。

    “朗哥……”

    “哥。”

    见我进门,他们纷纷站起来打招呼。

    我点点脑袋,吸溜一下鼻子道:“长话短说哈,待会嘉顺、杰哥和大鹏直接出发去瑞丽,按照我之前交代的办,公司可以慢慢整,你们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尽量避免和辉煌公司的人发生碰撞。”

    “明白!”

    “知道了,哥。”

    仨人利索的站起来点头应声。

    “资金不够的话不用憋着,及时跟我沟通,记住千万维持好和当地各行各业的关系,哪怕吃点亏都无所谓。”我不放心的嘱咐一句后,又看向刘祥飞出声:“飞子带几个兄弟回枯家窑,即刻启程,替我转告姜林、黑哥他们一声千万稳住,多和城防军的闽铁亲近,另外让吕兵哥回山城一趟。”

    “好!”刘祥飞直接点头。

    “大外甥跟我回山城。”我扫视一眼苏伟康,随即无可奈何的感慨:“咱们这帮人聚在一起太难了,想正经的吃顿饭都得许愿,等过年吧,过年全部去枯家窑,好好的聚一下。”

    “没事,反正日子还长。”

    “就是就是,都还年轻,吃吃喝喝的日子多了。”

    哥几个纷纷出声安慰我。

    “大哥,我跟你说几句话。”刘祥飞朝我使了个眼神,我俩一块走出客厅,他抽了口气道:“你有没有感觉这个向九组织的构造好像特别松散,里面的成员都跟闹着玩似得,尤其是那个六号,咱们问什么他说什么,完全没有一丁点组织性。”

    我认同的点点脑袋:“确实,像是刚刚才组建的一样。”

    刘祥飞嘴角轻挑浅笑:“对,就是这种感觉,那个零号操着口音带一股浓郁的云南味儿,应该就是那边的,反正我们离边界线近,我琢磨着是不是可以从这方面查一下他,不能让丫一直拿捏咱们,咱适当的时候也可以捅他菊花两下。”

    “这个想法靠谱,关键人海茫茫不好找。”我抽口气说:“而且,你们都案子在身,频繁出入边界线也不太安全。”

    “放心吧,我有办法。”刘祥飞笃定的打了个响指。

    他正说话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掏出来一看居然是杨晖的电话,屏幕显示是个陌生号码,我迟疑一下接了起来:“喂?”

    电话那边一阵“刷刷“的乱响。

    我不确定的出声:“你是小晖吗?”

    “朗哥,你比小时候心眼更多了。”电话沉寂几分钟后,语气森冷的狞笑:“我本来想让那个向九和你们拼个两败俱伤,谁知道你这么狡猾,安排人躲在附近,呵呵……”

    “小晖,我觉得你对我有误会。”我咽了口吐沫辩解。

    他突然粗暴的打断我咆哮:“狗屁的误会,你敢对天发誓,我哥的死跟你没关系吗?如果你说一个字假话,全家不得好死,你敢吗?”

    “小晖……”

    “王朗,我是岁数小,但特么并不傻,不用跟我惺惺作态,我哥的事情我大概都知道了,向九、孙马克、李倬禹是我的仇人,你也是!”杨晖喘息粗气嘶吼:“我哥总说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但不得不承认,他的七分还不如你的三分,他只是嫉妒而已,你至于把他往死里整吗?至于吗!”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杨晖的声音完全变得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