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 第1977章:青梅竹马篇,偶遇(5)
    “尹苏苏,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

    沈季墨扬在半空中的手紧握成拳,目光定定地落在尹苏苏的脸上。

    “我……”尹苏苏一时语塞,好像她一直以来还真的没对沈季墨客气过。

    沈季墨的眼神看起来跟往常一样,但是又让尹苏苏隐约觉得跟往常很不一样。

    以前,她觉得她多少是懂他的,现在他看她的眼神却让她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懂他了。

    他那复杂的眼神到底想要跟她说什么?

    似乎……因为脑海中突然出现的想法让尹苏苏心中一惊,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还能胡思乱想。

    又不是没有努力过,又不是没有被伤害过……现在不过跟他两次偶遇,她脑子里还能生出一些可笑的想法。

    简直可笑至极……尹苏苏用力摇摇头,把这些可笑的想法甩掉,让自己用正常的态度面对沈季墨。

    然而,沈季墨也只是看着她,眸光流转,就像汹涌的海浪,似乎要将她活活吞没。

    尹苏苏下意识往后退,却又因为他的目光吓得呆呆地挪不动步伐。

    许久的沉默。

    沉默到尹苏苏以为沈季墨不会再开口说话的时候,沈季墨缓缓闭了闭眼睛。

    他睁开眼时,眸中情绪已经掩藏掉,尹苏苏看不出他是生气还是没生气。

    他淡淡地开了口:“尹苏苏,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了,就不会有结束。

    我们之间的事情是你开始的,什么时候结束只能由我说了算。”

    他特地加重了“由我说了算”这几个字的音节,听得尹苏苏身子微微一颤:“你,你什么意思?”

    沈季墨再度开口:“就是字面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离婚不是我说了算,必须你说了算?”

    尹苏苏看着沈季墨,他神色严肃认真,不像在赌气,可是为什么?

    难道就是因为当初是她逼着他结婚,所以他就是要跟她赌气,不愿意放她自由?

    “你一直都是聪明人。”

    丢下话,沈季墨转身就走。

    这句不知道是不是夸她的话,让尹苏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眼睁睁看着沈季墨越走越远,她方才反应过来:“沈季墨,你这是何必呢?”

    她真的不明白,赌气能拖住她的自由,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他明明不爱她,而她也不愿意再纠缠于他,两个人分开,以后各过各的不好么?

    他为什么不愿意放手?

    “尹小姐,沈总又要去江北市出差,三天后回来。”

    助理凑到尹苏苏面前说了这么一句话,就紧跟上沈季墨去了。

    尹苏苏更是糊涂了!她一点都不想管沈季墨的事情了,沈季墨的助理这个时候告诉她这些又是干什么?

    ……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巧。

    杭靳和池央央要回江北,沈季墨又要去江北出差,刚好乘坐同一班航班不说,还是头等舱的同排位置,中间就隔着一条不宽的走廊。

    看到沈季墨的时候,杭靳整个人都不舒服了,目光冷冷地射向沈季墨,恨不得能把沈季墨身上看出两个窟窿来。

    池央央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提醒道:“杭靳,这是飞机上,不要闹事好不好?”

    “池央央,在你心里老子就是一个爱闹事的人?”

    杭靳回头,不满地瞅向池央央。

    但是在看到池央央的眼神里满是对他担心的时候,他一颗心又软得不行,不过还是嘴硬得很,“小白痴!”

    池央央抱着他的胳膊,脑袋轻轻贴上去:“你别忘记了你是快要做父亲的人了,不管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要多想想孩子,要给孩子做个好榜样。”

    杭靳的目光往下,盯在池央央还看不出任何变化的小腹上:“也不知道你肚子里这个小东西到底是男是女?”

    “什么叫小东西,他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小宝贝。”

    池央央抬起头,不满地揪了他一把。

    杭靳抓住她的手,紧紧握在手里,一只手轻轻贴在她的小腹上:“本来就是个小东西,还不准人说了。”

    池央央明白有些事情没办法跟杭靳讲道理,她只好转移话题:“那你希望这个小家伙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

    杭靳想也没想便给出了这个答案。

    “你喜欢男孩啊?”

    池央央知道杭靳并不会重男轻女,但是看杭靳想也没有想便说出想要男孩,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杭靳动手在池央央头上揉揉:“要论喜欢,老子当然更喜欢女孩,但是我还是希望你生的是男孩。”

    池央央躲开他的触碰:“为什么呀?

    难道你还想要个男孩替你们杭家传宗接代不成?”

    杭靳白她一眼,像是在说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他来解释:“生个男孩,我们父子二人可以一起保护你。

    生个女孩,老子一个人要照顾你们母女二人,老子担心冷落你。”

    这就是杭靳希望是男孩的原因,听得池央央心里像染了蜜糖一般甜蜜。

    她甜甜地笑了起来:“哦。”

    “你哦什么哦?”

    杭靳抬手把池央央往怀里一拽,又道,“飞机要飞两三个小时,你休息一会儿。

    如果你身体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嗯,我知道。”

    池央央乖巧地点了点头,微微闭上眼睛,准备在飞机上睡一觉。

    因为有杭靳在身边,她心安,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谁料池央央在梦境里畅游的时候,突然听到杭靳压低了的声音说道:“姓沈的,你是不是成心恶心我?”

    杭靳的声音压得特别低,但是池央央还是听出了浓浓的火药味。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看到杭靳目光阴沉地看着沈季墨,连忙问道:“杭靳,你想干什么?”

    “我想打人!”

    话出口,杭靳随即起身,一拳头落到了沈季墨的脸上。

    这情形,瞬间把池央央残留的瞌睡虫吓跑了,她赶紧起身,一把把杭靳抱住:“杭靳,你到底想干什么?”

    在飞机上闹事,被抓进局子都有可能,偏偏打了人的杭靳还嚣张霸道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