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章 用四年时光,来爱一个渣男
    正是夏天,婆婆家又是老房子,窗台没有封,屋里开着空调没什么感觉,外面可是十分闷热的。

    她想去叫婆婆进来,刚开门,就听见李淑梅说,“哎呀,你这不孝子,再找,能找到楚千千这样的吗?”

    婆婆,这是在为她说话?

    楚千千鼻子一酸,想着刚才自己误会婆婆,有点懊恼,正想开口,李淑梅又开口,“这样带工资的保姆,伺候我吃,伺候我穿,还这么任劳任怨的,哪有这么好找?”

    听着李淑梅说话,楚千千愣愣的站在门口。

    原来,自己在李淑梅眼里,不过是个带工资的保姆。

    亏自己这三年对她那么好,每天变换着口味给她做饭。

    她还没离开,李淑梅又说,“反正楚千千这么傻,你回来买束花,编两句情话,随便骗骗她不就好了?”

    傻?

    楚千千听着李淑梅给沈昊出的主意,凄凉的扯了扯嘴角。

    是啊,自己是傻,她和沈昊以前不是没吵过架,沈昊之前跟公司前台的女大学生扯不清关系,也被她发现过。

    当时她也闹脾气,却被沈昊几束花就哄好了。

    “妈,外面热,打电话进来打吧。”

    楚千千开口。

    李淑梅回头,看见楚千千站在阳台门口,不由有些惊讶,连忙把电话挂了进屋。

    楚千千炒好菜,端到餐桌上,李淑梅坐在那里,看着楚千千“随口”问,“千千,我刚才打电话说的话,你听见了多少?”

    “没听见呢。”

    楚千千微微一笑,满心凄凉。

    “哦,没听见啊。”李淑梅点了点头,好言相劝,“我儿子给我说了,你也别怪他,男人嘛,偷腥是难免的。”

    “嗯我知道了,我们明天就去办离婚了。”

    楚千千开口。

    李淑梅赶紧装出慈母的样子,“唉,你这孩子,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和昊昊可是千年修的缘分,别说气话。”

    如果楚千千刚才没有听见李淑梅的话,恐怕会觉得李淑梅真的是为了她好,可现在,她只觉得,李淑梅是为了留住她这个带工资的保姆。

    “他都不珍惜这千年的缘分,我又何必呢。”

    楚千千低头吃饭,和这个自己伺候三年的人,真是多一句话也不想说。

    李淑梅不干,“天下哪有不偷腥的猫,他不过是跟别的女人睡一下,古代的皇帝还有三宫六院呢,他这算什么啊?”

    一听这个,楚千千真是要被气笑了。

    “你家这是皇室吗?是有皇位需要继承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大学生吗?我家昊昊现在可是项目经理,不跟你离婚就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

    楚千千放下筷子,清亮的眸子静静看着李淑梅的脸,“既然您这么认为,我就更没有必要跟您儿子继续过下去了。”

    说完,拿着提包出门。

    关门前,还传来李淑梅生气的声音,“离婚是吧?你可别后悔!你以为你这样的黄脸婆离了昊昊还有人会要你?做梦!”

    黄脸婆?

    她明明才25岁。

    离开李淑梅家,楚千千找了离车站很近的小旅店住下。

    窗外声声蝉鸣,她圈在旅店单薄的单人床上,泪眼婆娑。

    夜里,楚千千做了梦,梦见大学的时候,那时候的她,长发长裙,无论在校园里的任何地方,都能吸引异性的目光。

    大学相恋一年,毕业后三年,四年的时光,她用来爱一个渣男。

    更可笑的是,今天以前,她还以为一切都是值得的。

    翌日一早,楚千千穿上昨天买的新裙子,长发散下,镜子中的人,肌/肤瓷白,漂亮的杏眼,睫毛蜜长,仿佛还是七年前那个校园里的少女。

    今天是8月6日。

    当楚千千来到民政局门口时,来领结婚证的男女已经排成了长队。

    “老……千千你来了。”

    沈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明显,他还没有适应对楚千千的新称呼。

    楚千千转身,看见沈昊旁边站着的是贺雅。

    今天的她打扮得格外张扬性感,栗色的波浪卷发散落在肩头,一条很省布料的吊带连衣裙,脚上踩着红色的鱼嘴恨天高。

    正红的唇彩,夸张的假睫毛,十足的夜店小姐装束。

    她看见楚千千一身素色连衣裙,长发垂下,明明没有擦粉,皮肤也是粉白粉白的,扬起声线,质问,“千姐,你这是做什么?想让沈昊回想起大学时光吗?”

    不可置否,此时,沈昊的眼睛盯着楚千千,一时有些不可自拔,今天的她恍若是从七年前走出来的一般。

    楚千千淡淡一笑,“怎么可能,之前有点眼疾,昨天看了那么辣眼睛的一幕,一不小心给治好了。”

    贺雅拽了拽沈昊,“听见没有,还等什么,赶紧进去吧。”

    虽然结婚的人多,离婚的人却寥寥无几。

    “千千,我先给你说,房子的钱,我是不会退给你的。”

    进去的路上,沈昊率先开口。

    他们的房子是沈昊单位分的福利房,首付三十万,楚千千家出了十万,沈昊家出了二十万,后面的贷款,楚千千也只是出了自己的公积金,她本身也没打算要。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在即将离婚的时候,沈昊跟她说的话居然是这个。

    “我知道了。”

    楚千千点头。

    “还有,虽然是我出轨,但是你也有责任,也不要指望我的赔偿。”

    沈昊继续说。

    “我知道了。”

    楚千千继续点头,尽量把自己那一点点卑微的难过藏起来。

    沈昊说的没错,自己是有责任的,自己错就错在为沈昊他家付出的太多,以至于忽略了自己。

    “千姐,沈哥这种器大活好的男人,你放着不用,我就替你用了你也别怪我。”贺雅如水蛇般的胳膊挽住沈昊的腰。

    楚千千看着贺雅,她从来没想过,贺雅是这样的人。

    贺雅以前跟她出来时,穿的虽然夸张,但是绝不放/荡,今天的她似乎是在刻意炫耀,但有点用力过猛。

    “赶紧把离婚证领了吧,你好用的光明正大。”

    楚千千有些不耐烦,想想见面之前的那一点点不舍,真是可笑到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