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7章 她喊了别的男人名字
    服务人员愣了一下,可能没想到霍司承会突然回头,但还是礼貌的退开了。

    霍司承揽着楚千千到了房间。

    “谢谢……”楚千千自己面前靠着墙,“我……我进去洗个澡。”

    她身上太湿了,洗个澡至少可以驱散一下寒气,妈妈和弟弟已经生病了,她不能再倒下。

    楚千千扶着墙,躲进浴室里,她没有脱衣服,站在花洒下,温热的水从喷头里散出,洒落在她身上,企图将她身上的寒气一点点驱赶出去。

    许久,她才慢慢脱去裙子,内衣,内裤。

    可无论热水如何冲刷,楚千千身体内的寒意依然无法被驱散,反而愈来愈冷。

    浴室里的热气升起,楚千千站在那里,只觉得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扑腾!”

    霍司承在外面等着。

    “怎么回事?”

    听见浴室里的声音,丝毫没有考虑冲了进去!

    浴室里,楚千千赤着身子靠在整体浴室的玻璃上,额头上红了一片,眼睛紧紧的闭着,看样子已经失去了意识。

    “麻烦!”

    霍司承利眉微微蹙起,把楚千千从地上捞起来,抱出浴室。

    此时的楚千千丝寸未挂,心口前的波涛汹涌在男人的移动时,一下下撞击着他的有力的胳膊。

    直到霍司承把楚千千扔到床上,洁白的床单上,女人的酮/体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的面前。

    霍司承这才意识到,五年不见,虽然楚千千的脸和大学时变化不大,可这身体,却着实有了很大的变化。

    从一个女孩,真正的变成了一个女人。

    只是女人的身体很瘦,似乎比大学的时候还要瘦了。

    霍司承的喉结上下滚动,穿着西裤的下身有些紧绷,

    “水……好渴……”

    楚千千呢喃。

    夜色正浓,在这个时间,楚千千的声音明明只是轻声祈求,在霍司承的耳朵里,却听出无限情欲。

    “想要喝水?”

    “想……”

    楚千千迷迷糊糊的,脑子里一片混沌,完全没有感受到眼前男人的危险气息。

    “可以,既然我花了钱,一切都是应该的。”

    霍司承毫不犹豫俯下身子,凉薄的唇毫不犹豫的覆在女人的唇上。

    与人体常温不相符热气席卷而来。

    “唔,渴,还要。”

    楚千千一天滴水未进,这个时候身体发烧,消耗着她体内所剩无几的水份,当霍司承的吻覆上时,她像个久旱逢甘露的孩子,拼命的索取。

    怕他离开,瓷白的胳膊不自觉的伸出,盘上男人结实的脖颈。

    因为在发烧,楚千千全身很软,躺在白色的大床上,几乎要与床单的颜色融为一体。

    楚千千在发烧,身体热的可怕,温度传递给霍司承,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加燥热。

    “楚千千,你真是越来越贱。”

    霍司承骂她。

    他还记得他们大学时的第一次接吻。

    那是晚上排练结束,两个人一起吃蛋糕当夜宵,楚千千的嘴角沾上奶油,他像魔症一样吻了上去,将奶油卷尽。

    女孩的脸瞬间红成一片,想把脸埋进膝盖里,却被霍司承阻止,这一次,是唇与唇的相贴。

    而今天的楚千千,却不一样。

    此时此刻的她知道用舌头去取悦男人,吻得霍司承只觉得下身充满了血,隐隐作痛。

    “唔……”

    身下的楚千千,没有感受到男人的怒火,只觉得自己在索取水源的同时,嘴唇也在被疯狂的席卷,微微发疼。

    “沈昊……”

    意识模糊的楚千千的牙缝里,终于模模糊糊的说出了几个字。

    是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霍司承所有的热情,在身下女人说出这个男人的名字时被全部浇灭。

    “楚千千你他妈睁眼看看我是谁!”

    霍司承狠狠钳住女人的下巴,楚千千迷蒙着双眼,完全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更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

    胸腔的怒火难以压制,男人俯下身子,在女人脖颈处向下,疯狂流连,可楚千千已经烧的不省人事了,两只胳膊也放了下来,让霍司承兴致全无!

    最终起身,向浴室走去。

    ——

    楚千千习惯早起,沈昊在早餐方面非常挑剔,以前她每天都会起得很早,为他准备各个花样的早餐。

    虽然离婚已经有一个月了,她依然没有改掉这个可悲的生物钟。

    楚千千起身,第一个反映就是天旋地转。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果然经过昨天一夜的淋雨,现在已经发烧了。

    但她也顾不上这些,昨晚的裙子在房间里放了一晚,也算是干了,她将衣服勉强套在身上,把自己的电话写在酒店的便签纸上,拿着属于自己的包包,奔出酒店。

    而这时,躺在一旁的霍司承还没有醒。

    楚千千本来做好了觉悟,认为霍司承就算要了她,也不算什么过分的事情。

    可当她站起来时才发现,霍司承昨晚并没有对她做任何事情。

    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两个病人在这里躺着,你昨天一天不见人,真没见过这样的女儿!”

    楚千千刚到医院,还没进病房就听见了护士的抱怨。

    昨天楚千千交了两万块押金后离开,她们差点以为楚千千是跑路了。

    “对不起,对不起。”

    楚千千抱着包,准备去交押金。

    身后,护士尖酸的话再次传来,“这种女人,自己家人病成这样,还去外面跟男人上/床,昨天还没钱,今天一早就有钱了,谁知道是不是做小姐的。”

    “小姐一天怎么也赚不了这么多啊。”

    “说不定是二奶啊!”

    随后,传来嘲讽的笑声。

    楚千千抱着包,紧咬嘴唇,走向收费处,头也不敢回。

    如果在昨天,护士这么说,她还可以把包甩到她们脸上,指着她们的鼻子反驳。

    今天,却不行了。

    交过钱,她拿着从外面买的早餐,先到妈妈的病房。

    这时妈妈已经醒了,看见她进来,眼睛就红了,“闺女,就算沈昊对你不好,你也不能背着他做出这种事。”

    楚千千以为是外面那些多嘴的护士跟她嚼舌根,一边将粥端过去,一边解释,“妈,你不要听外面的护士胡说,药费是沈昊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