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0章 他接近她,不过是因为生辰八字
    “医院?”楚千千愣了愣,“不是说去签合同吗?怎么变成去医院了?”

    “如果你在头脑不清晰的时候签合同,那么以后,很可能成为你告我的一把利器。”霍司承说话时坐的离她很远,表情依旧冰冷。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商人,精明至此。

    楚千千苦笑,她已经说过,霍司承给他五百万她很感激,不会再去贪图其他财产。

    可他为什么就不信呢?

    也许在霍司承眼里,自己和那些贪图他钱财的女人都一样,只是她自己一时糊涂,高看了自己。

    汽车开到霍家指定的私人医院。

    私人医院服务很好,再加上楚千千是跟霍司承来的,工作人员也不敢怠慢,楚千千只是坐在病房里等着,医生几个来回就帮她看好病,开好药了。

    吊针,三天的量。

    “司承,吊针是在这里打了,还是你们带回去?”

    一个穿着医生白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银色的细框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

    他后面跟着的就是穿着西服的霍司承。

    “在这打吧。”

    霍司承只是进病房看了一眼楚千千,转头就出去了。

    反而是那个医生留了下来,看着楚千千坐在那里,笑说,“司承比较内秀,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和他在一起很辛苦吧。”

    “没有。”

    楚千千苦笑。

    她哪里敢说,自己只是霍司承花五百万租来的老婆。

    在一起?这三个字在他们之间,楚千千想也不敢想。

    医生也不见外,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楚千千,“我叫傅海青,是这家医院的医生。”

    楚千千伸出手,恭恭敬敬的接过名片,仔细看了一遍后将名片仔细收好,“傅医生,今天麻烦你了。”

    “不会,我和司承是好哥们,你以后有任何问题随时都可以跟我联系。”

    傅海青扶了扶眼镜。

    过了一会,护士进来为楚千千挂上吊针,傅海青就与护士一起离开。

    没多久,霍司承才进来,看着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挂着水的楚千千,利眉扬起,“楚千千,我真是小瞧了你的本事,我一离开,你就给海青说你是太太。”

    “什么意思。”

    楚千千不解。

    “我和你结婚,只是为了给我家人冲喜,希望你不要大肆宣扬,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霍司承面无表情的说。

    不必要的麻烦?

    楚千千听了这句话算懂了,“我知道,你是霍氏的总裁,娶了我这么个二手货,说出去肯定会给霍家丢脸。”

    听见她这么说,霍司承反而沉默了。

    连续三天的吊针,楚千千在霍司承的要求下,都来这家医院打。

    之后楚千千又回去上班了,她用霍司承的钱给妈妈和弟弟请了护工。

    想来这五百万,真的是帮了她的大忙。

    第四天的白天,楚千千接到霍司承的短信。

    「下午2点来医院。」

    他说的医院,就是楚千千之前打吊针的那家。

    当楚千千请了假,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2点钟准时到达医院。

    霍司承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他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西裤,站在阴凉处,俊朗的面庞在午后的阳光下,格外显眼。

    楚千千站在原地,看着他。

    想想五年后,虽然他们离的很近,实际上却是天和地的区别。

    “跟我过来。”

    霍司承看了一眼楚千千的打扮,没有露出嫌弃的表情,应该算是满意。

    楚千千跟着他坐电梯上了医院病房部的顶楼,10层的一间病房。

    病房很大,中间只摆了一张床。

    “奶奶,我来了。”

    霍司承一进去,就拉住楚千千的手,笑着走到病房前。

    楚千千这才看清,病床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虽然脸上的皮肤松垮,布满皱纹,却遮不住漂亮的五官。

    可以看出,奶奶年轻时候是个美人。

    “承儿来了呀。”

    奶奶听见声音,伸着手到触摸,霍司承连忙走到老人身边,握住她的手摸着自己的脸,“嗯,我来看您了。”

    楚千千愣了愣,才看见躺在床上的老人双眼失明。

    霍司承将楚千千拉到奶奶身边,把楚千千的手递到奶奶手边,笑着说,“奶奶,您看,我把您的儿媳妇带回来了,就是我以前跟您说的那个。”

    “奶奶,您好,我叫楚千千。”

    楚千千礼貌问候。

    奶奶一听,苍老的手握住楚千千的手,又伸手摸了摸楚千千的脸,满意的说,“好,好,一看就是个好孩子。”

    “谢谢奶奶。”

    楚千千半蹲着,让自己的身体和脸尽量凑近奶奶的手,让她摸着不太费力。

    “唉,可惜我老了,不能看看这个漂亮的媳妇儿,不过听你的声音,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好姑娘。”

    奶奶摸着楚千千的脸,连连点头。

    霍司承在自己奶奶面前,自然而然的收起冷漠,笑着说,“那当然了,这可是按奶奶的要求找的。”

    “是吗?姑娘你的农历生日是多少?”

    楚千千想也没想,就报上了自己的农历生日。

    奶奶算了算,很快就说,“老祖宗的东西果然没错,这个生辰的姑娘,肯定是好姑娘。”

    “是的,她是我的大学同学,那会我就是听了奶奶的话,才选择和她在一起的。”

    霍司承在奶奶身边,笑着说。

    听见他们的对话,楚千千本来笑着的表情,却僵了下来。

    她想起自己和霍司承在学生会的那次对话,是在学生会填报资料的时候,霍司承看着她的基本资料,问她,“你的生日是阴历还是阳历的?”

    她说,“阴历的。”

    那会她还不太懂霍司承为什么这么问,现在,就明白了。

    霍司承之所以会接近她,不过是因为她有一个好生日。

    楚千千站在霍司承旁边,看着他为奶奶倒水,削苹果,唱歌,完全就是一个乖孙子。

    也怪不得,他会因为奶奶的一句话,去接近一个连感情都没有的女人。

    奶奶很喜欢楚千千,在楚千千临走时,她从枕头下面摸出一个玉镯子,摸着楚千千的左手套了上去,笑着说,“姑娘,带上这个镯子,你就是我们霍家的准媳妇儿了,以后承儿欺负你,你就拿这个镯子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