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1章 除了钱,她对他别无他求
    楚千千愣了,目光锁在那玉镯子上。

    那镯子通透瓷白,一看就是上等的羊脂软玉,第一反应就是想把镯子脱下来,“奶奶,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霍司承的奶奶把镯子按住,拍了拍她的手,说,“我也活不了多久了,这镯子啊,一直在枕头底下放着,就盼着承儿能给我带个好姑娘来。”

    “奶奶给你,你就收着。”

    霍司承开口。

    楚千千点了点头,她觉得当着面拒绝奶奶的好意,是不太好。

    “那谢谢奶奶。”

    奶奶笑着摸着楚千千的手,“乖孩子,你和承儿要好好的。”

    他们在奶奶的病房呆了一下午,一直到晚上6点要吃晚饭才出来。

    刚走出病房,楚千千就把玉镯从手上脱下来,递给霍司承,“还给你。”

    “既然给你了,你就收着。”

    霍司承走在前面,并没有要收回玉镯的意思。

    “还是算了吧,我们的感情又不是真的,等你以后有了真心爱的人,再把这个给她。”

    楚千千看着手里的玉镯,笑的苦涩。

    是啊,真心爱的人。

    楚千千知道她们这次的婚姻是假的,可她曾经却天真的以为,她和霍司承大学那时是真的存在感情的。

    刚才奶奶的话,却将她曾经最美的回忆直接打碎。

    听她的话,霍司承顿足,回头,“只是寄存在你那里,免得下次我奶奶发现你没带镯子,起疑心。”

    声音很冷漠。

    “啊,也对。”

    楚千千重新把玉镯带上,睫毛垂下,轻轻咬住嘴唇。

    手腕上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冰凉玉镯,却变得格外沉重。

    她跟在霍司承回到车上,霍司承才拿出一份合同,摆在他的面前,“签了。”

    “好。”

    楚千千粗略扫了一眼合同的题目《婚前协议书》,内容一眼都没有看,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签上三个秀丽的字——楚千千。

    “不看吗。”

    霍司承似乎有些意外。

    楚千千笑了笑,把合同递到他的面前,“你已经给了我五百万,其他的我别无他求。”

    “除了钱,别无他求是吗?”

    霍司承犀利的眸子看向楚千千,满目讽刺的笑意。

    她知道,他看不起她。

    “对。”

    可除了钱,她这种离过婚,还要照顾躺在医院里妈妈和弟弟的女人,还企图跟霍司承这种优秀的钻石男有什么其他关系吗?

    人是要有自知之明的。

    “楚千千,既然你这么选,那我们就只有金钱关系。”

    “金钱关系,对你来说不就是最好的关系吗?你也不用担心我以后跟你纠缠不清。”

    “你说的没错。”

    霍司承坐在车里,表情冷的可怕,他攥着合同的手微微用力,指节有些发白。

    楚千千不明白,他在生气什么。

    一路,霍司承都没有与她再说一句话,楚千千也不自讨没趣,找了个公交车站,就自己下了车。

    只是楚千千在等公交车时,男人的车一直停在马路对面,等她上了公交车才离开。

    楚千千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医院。

    景惠然已经可以下床了。

    她看见楚千千来,紧张兮兮的把她叫到身边,“闺女,沈昊的手机是不是被人给偷了。”

    “啊?”

    楚千千一紧张。

    “药费是他出的,我想着打电话给她道个谢,没想到是个女人接的,还骂我神经病。”

    景惠然说着还有些生气。

    不用想,接电话的女人肯定是贺雅。

    “妈,他出差呢,手机可能放到哪里忘记了。”

    “那你可得好好问问,你看他又出钱治病,还给我们请护工。”

    景惠然越说,楚千千越心烦意乱。

    “妈,其实……”

    “什么?”

    楚千千真是恨不得将事情告诉景惠然,可到了嘴边,看着妈妈裹着绷带的双手,又咽了下去。

    “没事,我去看看阿威。”

    楚千千起身,去看过楚威,又帮景惠然擦过身子,才离开。

    ——

    因为生病,连续几天都没有去上班,等她去上班时,还没进门,就听见公司里的邱霞在抱怨。

    “楚千千搞什么啊,还干不干了,她不来都没人帮我倒水了。”

    “可不是嘛,办公室的地也没人扫,脏死了。”

    有同事搭茬。

    楚千千所在的是一家小的商贸公司,她的职位是行政助理,其实就是公司的杂事大总管。

    记得刚来公司时,她很热心,除了本职工作外,办公室里的小事她也都帮着做,无论是拖地扫地,还是浇花倒水,她都愿意帮忙。

    时间久了,这就成了她一个人的事情了。

    楚千千进办公室,看着饮水机上面的水桶空空荡荡,看来她请假这几天,同事们宁愿渴着,也没有人主动换水。

    她一进办公室,耳边就响起同事们不绝于耳的声音。

    “楚千千,饮水机没水了,你换一下。”

    “楚千千,你来帮我复印下这沓文件。”

    “楚千千,你可算来了,办公室都快脏死了。”

    楚千千在他们眼里不过是打杂小妹。

    不过她对自己的定位也是这样。

    要不是以前想着离家近,她可能也不会甘于做这些事情,现在离婚了,心境不同,再做起这份工作时,更多的是不甘心。

    “来了来了。”

    楚千千还是一个一个的帮同事做事,毕竟还在岗位上。

    “楚千千,你是不是离婚了。”

    说话的是邱霞,老妇女一个,公司的八卦总管,鼻子最灵,公司谁有点啥事,她都能第一个察觉到。

    “啊?”

    楚千千惊讶,她平时也没有带婚戒的习惯,离婚这种私事更是没有跟这些八卦同事们提过半句。

    “别瞒着我了,我跟你婆婆一个小区的,你嫌贫爱富,跟一个老头睡了,绿了你老公沈昊的事情在我们小区都传遍了。”

    邱霞说话大嗓门,她这一句,整个办公室都听的见。

    所有同事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楚千千的身上。

    “看不出来啊,平时看你这么老实本分,没想到还有这本事?”

    有同事在旁边说话。

    “谁说我绿了他?被绿的人是我好不好。”

    楚千千生气,她倒是知道邱霞跟自己的婆婆李淑梅一个小区,却没想到李淑梅会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诋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