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5章 姐夫在偷看你
    “是吗?你是我们学校的?”

    楚千千笑这回她。

    “她是我表妹乔子君,今年大二。”

    霍司承解释。

    “原来是学妹。”一提起大学,楚千千脸上的笑意也渐渐多了起来,“你学什么专业的?”

    “和嫂子你一个学院,财经学院。”

    乔子君回答。

    楚千千大学学的就是会计,她刚毕业的时候因为英语不错,被一家很好的会计师事务所看中,可因为那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办公地点在城市的新区,离家太远,沈昊又希望她多顾家,楚千千就放弃了这份工作。

    由于毕业时候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不得已才做了行政助理。

    “嫂子,我那时候都听说了,你上学时候是专业课第一,拿奖学金是家常便饭,有空给我补习补习呗。”

    乔子君业余爱好非常广泛,从跆拳道到电子竞技。

    学习会计是她妈的意思,她是一点也不喜欢。

    “我可能都不记得了。”

    “没事没事。”

    乔子君又和楚千千聊了许多她上大学时候的,让楚千千从这个压抑的环境里找到了突破口,笑容也舒展开了。

    霍司承和周围的平辈们聊了一会天,无意间转头,看见身边的女人笑容甜美,神色轻松,全无刚才被霍湘多多相比时候的愁容。

    他的眉头也跟着舒展开,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嫂子,我哥偷看你呢。”

    他看去时,被乔子君看见了,说出来调侃。

    楚千千转头,看见身后的霍司承黑眸正出神,而那交点正落在自己的身上。

    忍不住在自己脸上摸了摸,“我脸上有什么嘛?”

    “没有。”

    霍司承的偷看被发现,眼睛不自然的向别的地方扫去。

    “嘿嘿,表哥,你不会是害羞了吧?”

    乔子君坏笑。

    楚千千看向霍司承,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的耳根,真的有些发红,忍不住解围,“是酒喝多了吧?不行就少喝一点。”

    是问霍司承,也是劝自己。

    现在的楚千千,总是会想,霍司承是不是喜欢自己?

    每一次他帮她出头,帮她解围,楚千千都会误会。

    可,她又很怕误会,这样的误会,总是会让她的心好像在期盼什么。

    “走吧,我们去给奶奶敬酒。”

    楚千千劝着让他少喝,霍司承还是拿起就被,拉着她,去给霍奶奶敬酒。

    两个人端着酒,走到霍奶奶身边,霍司承先开口,“奶奶,我们来给你敬酒了。”

    “祝奶奶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楚千千祝贺。

    “谢谢承儿,谢谢孙媳妇。”

    霍奶奶凭着感觉把楚千千的手拉到自己面前,拍了拍,“孙媳妇,我知道你嫁到我们家委屈了。”

    “没有,奶奶,没有。”

    楚千千连连摇头。

    霍奶奶是长辈,她这么说,楚千千哪里受的起。

    “奶奶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心里明白,他们不喜欢你,可奶奶我喜欢你,只要我活着一天,都会好好护着你的。”

    霍奶奶说话很慢,每一句都是语重心长。

    楚千千听着,眼眶里有泪珠打转,将酒杯放下,一把抱住霍奶奶,“奶奶,我一定会对您好,对司承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她把自己对霍司承的称呼改了,改成大学时候的称呼。

    她抱着霍奶奶的时候,可以感受的到,霍奶奶说是康复出院了,其实不然。

    霍奶奶的身体很虚弱,似乎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表现出的神采奕奕似乎是装给外人看的。

    “好孩子。”霍奶奶拉着她,抬头对霍司承说,“承儿,我知道你是因为她们说冲喜,才娶得千千,可千千是个好女孩,你不要辜负她啊。”

    霍司承弯下身子点头,“奶奶,你放心,我会对她好的。”

    虽然他这么说,可是霍奶奶看不见。

    霍司承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比腊月寒冬还要冷。

    楚千千看着他的眼睛,心也跟着寒了。

    ——

    晚上散场,霍司承例行公事的将楚千千送回她租的房子。

    那个小区老的可怕,晚上也没有路灯,霍司承的车灯成了整个小区唯一的亮光。

    “谢谢。”

    到了楼门口,楚千千鞠躬,道谢。

    霍司承看了一眼楚千千身后漆黑一片的楼道,微微蹙眉,想了想,还是说,“我送你上去吧。”

    她没想到,霍司承会提出来送她,可想到那晚的事情,迟疑了一下,还是拒绝了,“没事,我每天上上下下都习惯了,你不用担心我。”

    楚千千扬起微笑,示意让他放心,转身一溜烟就进了楼道,向楼上跑去。

    似乎是生怕霍司承再追上来。

    霍司承让司机把车开出去,他自己在小区里走了走。

    身为霍家少爷,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小区,破旧不堪,垃圾满地。

    中央破旧的花坛边,还有老鼠穿行。

    小区里的垃圾桶更是无人打理,臭气熏天。

    每栋楼虽然间距大,隔音却很差,他站在空旷的小区路面上,甚至可以听见旁边楼里的夫妻吵架,小孩子哭闹的声音。

    “喂,7号楼你确定是个娘们?”

    “确定,那天我砸了半天门,那破门我看也快被我砸破了,我今天还去看了一下,她家也没换门。”

    霍司承走在小区里,听见旁边有两个醉汉一边打着酒嗝,一边说话。

    7号楼?

    霍司承想了想,那天楚千千打电话向他求救的时候,说的好像就是她家住在7号楼。

    “你看,那家灯又亮了,那娘们又回来了。”

    “行动吧,反正她家顶楼,也不会被人发现。”

    “嘿嘿嘿。”

    两个醉汉说着话,满身酒气。

    7号楼,5层,那天被砸门,这所有的一切都和楚千千的遭遇吻合。

    他毫不犹豫的走到那讲个醉汉面前,一拳打到其中一个醉汉的脸上。

    “你他妈的是谁?敢打老子!”

    醉汉被他打的一脸懵逼,大晚上的,也看不清面前的人是谁,只觉得很高,穿着西服,不过不太胖。

    “臭小子,敢打老子!”

    “干他!”

    两个人群起而上,向着霍司承就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