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37章 千千,别走
    楚千千完全没有搭理霍司承的意思,而是手里抱着自己的包继续前行。

    霍司承倒也不催她,只是车慢慢的开在她的后面,跟着。

    许久,楚千千终于沉不住气了,转身走到汽车主驾驶的车窗边,“霍司承,你这样有意思吗?”

    “生气了?”

    霍司承看着眼前的女人,刚才的红晕已经褪去,此时此刻大约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小脸反而有些惨白。

    “霍司承,我知道,我是你花钱买来的妻子,可是,你能不能不要捉弄我?让我出丑好玩吗?”

    “不然,你希望我做什么?”

    他看着女人,眼神扑朔迷离。

    “我……”楚千千咬着嘴唇,想了又想,“反正我们的关系是假的,对吧,既然如此,请你不要告诉除了你家人之外的任何人,不然一年之后,你潇潇洒洒的,我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

    霍司承坐在车里,并没有要下车的打算。

    “我就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等到一年之后,我们平平安安的离婚,反正户口本上只会写离异,并不会写离异一次,离异两次。”

    “也就是说,你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们曾经存在过这段关系?”

    霍司承微微抬眸,看着离他近在咫尺的楚千千,质问,声音有点冷。

    他接触的女人,都是巴不得和他攀上关系,恨不得被全世界知道,毕竟霍太太这个名号太好用了。

    可楚千千,只有楚千千,每一次都对他这么不屑。

    “是的。”楚千千点头,“希望霍总理解。”

    说完,转身就向前走。

    霍司承坐在车里,只有他自己知道,楚千千刚才那句霍总有多么刺耳。

    明明就是一个天天被叫的称呼,换做楚千千叫,就是这么别扭。

    他看着前面女人的身影,一脚油门,汽车带着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前行,在走到楚千千侧面时,微微停顿后,再次加速扬长而去。

    楚千千站在原地,看着豪车的背影,心里也有点烦躁。

    她想着今天晚宴上的事情,霍司承虽然纵容秦千雪欺负她,最后却又帮她挡住了秦千雪的酒。

    一碗水端的好平。

    真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恐怕这才是霍司承想要的吧。

    可不多久,霍司承的车又转了回来。

    楚千千正纳闷,霍司承主动把脑袋从车里伸出了,“我家的门卡,是不是在你那有一张?”

    霍司承一说,楚千千才想起来,她住霍司承那家的那天晚上,霍司承是给她一张门卡。

    当时,他说的是,“你放包里,以后用得着。”楚千千就傻傻的把它放到了包里。

    这会霍司承提到这个,楚千千下意识摸了摸包,才想到,“对,不在我这个包里,下次我见到你的时候再给你吧。”

    “下次?你找时间赶紧给我送过来,我还要给别人。”

    说完,豪车再一次离去,这一次,楚千千确定他不会再回来了。

    可,刚才那句还要给别人,楚千千只能想到一个人,就是秦千雪。

    这似乎是霍司承最终的选择。

    楚千千打算着今天周五,下次再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如就周末找个时间给他送去,这样周一霍司承接秦千雪下班时,就可以直接把门卡给她了。

    想归想,楚千千还是觉得心情有些难受。

    ——

    整个周末,楚千千都陪着妈妈和楚威,直到周日下午,才空下时间。

    她拿着卡,直接去了「金城世家」。

    楚千千在此之前并没有问霍司承有没有在家,她的想法是,进门放下卡直接就走。

    如果霍司承不在家,就发个消息告诉他,这样避免见面,也避免了尴尬。

    到了霍司承家门口,楚千千抬头,看见霍司承家的窗帘都是拉着的,也不知道他在不在家。

    “不管了,在也无所谓,放下东西我就走。”

    楚千千拿出卡,毫不犹豫的刷开门进去。

    刚进门,看见门口有一双黑色的男士皮鞋放在那里,门口并没有拖鞋。

    他在家?

    楚千千放下卡,本想出门,却忍不住回了下头,玄关正对着的是客厅,电视是关着的,沙发上放着昨天霍司承穿的黑色风衣,不过没有人。

    整个别墅非常安静,只能听见旁边落地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

    “果然没有人。”

    楚千千嘲笑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

    明明就是打算来送个卡,划清界限的。

    “咳咳咳。”

    当楚千千在门外,清楚的听见门里传来很轻很轻的咳嗽声。

    正准备关门的手顿住,纠结片刻,还是决定重新回别墅里看一下。

    当她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又在阳台上转了一圈,最后到达餐厅时,看见厨房的推拉门是开着的,里面很惊悚的伸出一条人腿。

    楚千千惊呆了,跑过去,看见霍司承整个人倒在厨房里。

    “霍司承?霍司承?”她拍了拍霍司承的脸,十分烫手,“霍司承,你醒醒。”

    “水……”

    霍司承一感受到周围有人,就下意识的求助。

    “好,稍等。”楚千千站起身来,找到被子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温开水,递到他的嘴边,“来,张嘴。”

    楚千千把杯子一点点的倾斜,把水送进男人的嘴里。

    喝了一杯,楚千千又贴心的问,“还要喝吗?”

    “要。”

    男人的声音比起刚才,稍微好了一点点。

    “我先扶你去卧室,然后再给你倒水。”

    现在是10月,天气已经开始变冷,又还没有来暖气,房间里本来就冷,尤其是这种大别墅,一楼更是格外的冷。

    二楼才能相对好一些。

    霍司承一米八几的大高个,楚千千只有一米六几,她很勉强很勉强才将霍司承扶起来,人在生病的时候,身体没有力气,楚千千扶起他后,霍司承的整个体重都压在她身上。

    楚千千一步一步,非常艰难的将霍司承从一楼,扶到二楼卧室,扶到床上躺下。

    这会全身已经快累虚脱了,可也不敢耽搁,对霍司承小声说,“我去给你再倒杯水。”

    说完,起身正准备下楼,胳膊却被人拽住,伴随而来的,是男人虚弱的声音,“别走,千千,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