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38章 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
    这个称呼,着实让楚千千的心一紧。

    她不知道,霍司承此时此刻是在叫谁。

    是她?还是秦千雪。

    楚千千多么希望,这个千千是在叫她,可她不敢奢求。

    “乖,我去拿个水,你烧太久了,至少先把水补上。”

    楚千千拍着霍司承的手,像是哄小孩一样去哄他。

    许久,男人像是想通了,才缓缓将她的手放开。

    楚千千下楼,在厨房里用保温壶接了温开水,却没有马上上楼,而是想先做点粥。

    可,偌大的米桶里,只有角落里有少的可怜的一点点米,需要把米桶反过来才能倒出,似乎是用的时候没有用干净才会剩下。

    不过还好有这点米,加上冰箱里她上次买的鸡蛋和火腿,楚千千用电饭煲熬上粥,才拿着水壶,和药箱里的退烧药,以及体温表上了楼。

    她站在霍司承的旁边,看着男人憔悴发黄的脸,忍不住想,他到底在厨房的地下躺了多久了?

    是一天?还是两天?

    想到,内心忍不住有一点点心疼,这么大人,居然连照顾自己都不会。

    “来,把药吃了。”

    楚千千把霍司承再次扶了起来,把药送到他的嘴边。

    霍司承乖乖张嘴,楚千千把药放在他的舌头上,然后把杯子送到他嘴边,将药送了下去。

    “千千,你来了。”

    霍司承的眼睛半睁着,很迷蒙,可楚千千听的出,他在叫千千两个字的时候,格外幸福。

    他平时,就是这么叫秦千雪的吗?

    想到这个,楚千千的心有些苦涩,好像是羡慕甚至嫉妒的感觉。

    “嗯,我来了。”

    楚千千知道霍司承肯定是认错人了,她虽然生气,但还是劝解自己,不要跟一个病人生气。

    “上次你……”

    “你先别说话了,先躺着吧。”

    霍司承的声音沙哑的厉害,听他说起话来十分费劲,楚千千只好将他劝住。

    “那你不要走,我还有好多好多话跟你说。”

    霍司承的大掌握着她纤细的胳膊,明明很虚弱,手上的力气却很大,似乎全身所有的力气都用在这里了,就是怕她走。

    此时的他和平日里很是不一样,更像是一个小孩子,还有些撒娇。

    想到之前霍司承总是冷着脸,高高在上,看着她时表情甚至满满的看轻。

    “好,我不走。”

    楚千千任由霍司承握着,看着他由浅眠直至沉沉睡去,自己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霍司承的身上很烫,即使隔着睡衣,楚千千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热,便从床头拿来体温表,戳进他的腋窝。

    本来睡着的霍司承,感受到有冰凉的东西进入身体,忍不住有些蹙眉,楚千千又像哄小孩一样,轻轻地,轻轻地拍着他的身体,小声说,“睡吧,睡吧。”

    仿佛魔力,霍司承的眉头真的舒展开来,安心的继续睡去。

    楚千千看着男人的睡颜,安心,沉稳,好像没有任何烦恼,也不觉得病痛难受。

    过了一会,她拿出温度计,39.1度。

    真的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打算明天早上如果再不退烧,说什么也要把他送去医院。

    楚千千的手,被霍司承拽的死死的,她也无处可去,干脆就在床边用手机看看新闻。

    直到听到楼下粥好了,才小心翼翼试着将手从他的掌心挣脱,边挣脱边说,“乖,我下去拿个粥,你吃点东西就可以好好睡了。”

    男人虽然睡着,却好像听懂了话一样,将她的手放开。

    楚千千下楼,那点米只做出一碗粥,她端着粥上楼,一点点喂给霍司承。

    霍司承看着是睡着了,可楚千千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做。

    等粥吃完,楚千千又坐在他身边,陪着他睡觉,自己也睡着了,时间一转,就到了傍晚。

    楚千千醒来时,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此时手已经被松开。

    楚千千才蹑手蹑脚的端着空的粥碗下了楼,看着玄关处的门卡,思来想去还是拿了起来,出门去了小区里的超市,买了一堆食材。

    刚进家门,就看见霍司承穿着睡衣,站在楼梯口,正一步步向她走来。

    楚千千吓坏了,“你怎么起来了?”

    她随手把东西放到地上,想去扶他。

    不料,男人三两步就走到她面前,狠狠把她抵到门上,大掌将她两只手控制住,低头,黑色的眸子满是戾气,“你去哪了?”

    一字一句,因为发烧的缘故,炙热的气息飘散,喷洒在楚千千的鼻息之间。

    “我,家里没有米了,什么都没有了,我就出去买了一点。”

    楚千千解释,她不知道霍司承为什么会突然起来,为什么会生气。

    一切都这么莫名其妙。

    “你骗人,你是想走,你是想再次消失,对不对?”

    “我没有,我这不是回来了。”

    “你是想放下东西就走。”

    霍司承此时此刻的思维可以说是一团乱,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他做了多么美的梦,梦见大学时候,梦见楚千千在他毕业的时候没有离开。

    梦见好多。

    最好的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楚千千居然真的在身边,真的陪着他,喂他喝水,喂他吃药。

    霍司承当时一直觉得自己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后来他又睡着了,梦见楚千千离开了,他怎么找也找不到。

    然后再睁眼,身边的床单还是凌乱的,证明刚才有人坐在这里,可现在已经没有了。

    他找遍整个二楼,没有看见楚千千的身影,下楼时正好看见她在门口……

    此时此刻的霍司承,已经有点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

    “我没有说我要走。”

    楚千千被他可怕的眸光吓坏了,男人的眼神,真的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事实就是,他确实想这么说。

    霍司承一只手抓着她的两只手,另一只手开始疯狂撕扯她身上的衬衫,只是稍稍用力,几个可怜的扣子就崩开好几米远。

    衣服敞开,白色的里衣露了出来,还有心口的柔软,随着楚千千的反抗,以及急促的呼吸一下下起伏,更是勾起男人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