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39章 霍司承让她躺在自己身边
    “你也不许走。”

    霍司承用身体紧紧的抵着她,他在发烧,身上的热量多的可怕,蔓延出来,透过布料传达给楚千千,带着狂热。

    男人低下头,薄唇带着强烈的热气,用嘴传递给楚千千。

    炙热的气息,很快充满她的整个口腔,表达着属于自己的特殊情感。

    楚千千被他吻的有些惊心动魄,找了个间隙别过脸说,“我不走,你还在生病,病好前我哪里都不走,你放心。”

    这也是她的打算,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见霍司承发烧晕倒在厨房时,心里疼的难受,即便他之前那样对自己,可她也没有办法放任霍司承不管。

    想来,自己也许真的是挺贱的。

    “好。”

    霍司承虽然控制着她的手,手里的力气却稍稍放缓,吻却还是落了下去。

    只是,比刚才要温和许多,却从耳根开始,似乎是想一路向下,他腾出一只手,想去环住女人的蛮腰,让她的身体更贴近自己。

    明明,动作变得温柔,不如之前迅猛,可这让楚千千却变得更加害怕,身体有些颤抖。

    她求饶,“你在生病,能不能不要……”

    这样的他,把她温柔对待,却更像要进行下一步。

    “呵,你在关心我?”

    男人停下动作,低头看着她。

    楚千千抬头,透过男人的睫毛,看着那双黑色犀利的星眸,似乎在期盼着什么。

    今天的霍司承,收起戾气,却更让楚千千触动,她柔声说,“对,我关心你,所以你能不能先去楼上休息。”

    他可是发烧39度的人,在楚千千看来,他根本就不该下床。

    “好,我听你的。”

    在楚千千表示自己不走,并且说了自己在关心霍司承后。

    霍司承的态度似乎边的不一样了,他上楼,可手还是一直拽着楚千千,不肯放开。

    “那个,我想做一下粥,你先上去可以吗?我马上就来。”

    楚千千询问。

    其实她刚才感受得到,霍司承的身体虚弱的可怕,刚才他贴着自己的时候,似乎真的是没有力气了,才贴过来。

    “我在这里等你。”

    霍司承放开楚千千的手,自己在餐桌前坐下,一双眸子,一刻不离的盯着楚千千。

    “好吧,我很快就好。”

    做粥还是很快的,她把东西做好,切好,然后放进电饭煲里。

    “很快就好了,我和你上去,一会好了我再下来端。”

    楚千千说话。

    其实现在的她真的很会照顾人,说起来也是托了那几年婚姻的福,那时候的沈昊,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什么都不爱做,下班回来也就是玩。

    生了病就更是对她胡来换取。

    那时候楚千千还相信他们之间有爱,做所有的一切都无怨无悔,希望做个好老婆,把一切做到最好。

    “在这里等吧。”

    霍司承开口。

    “大约要半个小时的。”

    “没事。”

    男人虽然生病了,却依然倔强的要命,坐在那里,完全没有打算动。

    楚千千只好走到霍司承的身边,默默他的脑袋,说,“我也不知道你家有没有冰贴,刚才在超市就买了一些。”

    她把门口的塑料袋拿进来,从里面找出一盒退热贴,打开一包为霍司承贴上。

    “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凉。”

    霍司承看着清醒,其实还是迷迷糊糊的,突然脑门上被贴个东西,想反抗,却被楚千千的手先按住。

    他的大掌落下时,只是按在楚千千柔软的手指上。

    “别揭,有这个好得快。”

    楚千千的手按着,好言相劝。

    “那你在这里待着,不许走。”

    霍司承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撑着脑袋,可以看出他还是很难受,脸色有些发黄,躺着明明是最好的选择,可他却选择在这里看着楚千千。

    楚千千也只好坐在餐桌的椅子上,和他四目相对。

    空气很安静,只能听见电饭煲做粥的声音。

    过了很久,楚千千看着霍司承,问了一句,“你知道我是谁吗?”

    她看得见,霍司承的眼神一直有些恍惚,脑袋就是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至少之前明显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

    毕竟清醒时候的霍司承,怎么可能会听她的话?

    怎么会跟她这么好言相对?清醒时候的霍司承,只会说:你是我花钱雇来冲喜的。

    “千千。”

    霍司承看着她,毫不犹豫的回答。

    “哪个千千?”

    “滴——”

    楚千千刚问出这一句,电饭煲里的粥做好了,电饭煲的声音很大,迅速遮盖掉了楚千千那个问题的后面几个字。

    “你问的什么?”

    霍司承没有听清。

    “没什么,我端粥上去,你躺在床上我好喂你。”

    她一直习惯这样照顾病人。

    而且她也不想再深究那个问题。

    楚千千知道,自己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只是一直不肯承认罢了,霍司承对她,和对秦千雪的态度,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她认为,此时此刻的霍司承是真的烧糊涂了,把自己当成了秦千雪。

    盛好粥,楚千千和霍司承一起上楼,又喂他把粥喝光,再补了退烧药。

    “你躺在这里。”

    霍司承的床,是个两米宽的大床,两个人睡绰绰有余。

    这时,他喝完粥,突然将另外一边的被子拉开,说话时,顺势将楚千千往前一拽,直接拽到自己的床上。

    “哎,我……我睡去客房吧。”

    楚千千吓坏了,想走,可霍司承的胳膊却死死的控制着她,也不嫌弃她没有换睡衣,直接把被子盖在她身上,一只手环着她。

    “我……”

    “闭嘴。”

    楚千千刚要说话,却被男人命令。

    他明明在生病,可有的时候虚弱的厉害,可又的时候却力气大的吓人。

    躺在霍司承的身边,感受着他均匀的鼻息,闭着眼睛,那副俊逸的侧颜,一切的一切,楚千千的看在眼里,心跳漏了一拍。

    明明已经不是小姑娘的年龄,却还会心跳加快,楚千千都觉得自己很可笑。

    可,想到这样男人刚才的温柔,依赖,很可能是因为把自己当成另一个女人时,满满的失落,涌上心头。

    她就是静静地躺着,身边的男人也许是吃了退烧药的缘故,很快就睡熟了,胳膊也收了回来。

    楚千千长出一口气,掀开被子,翻身下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