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45章 自己辞职,还是公司开除你
    霍司承低头,居高临下的看着秦千雪,表情冷漠的可怕。

    “你是不是很希望她判刑?”

    他冷冷的问。

    现在他真的愈发觉得秦千雪这张脸,和楚千千完全不像,而且他看着甚至觉得有些恶心。

    “我?”秦千雪愣住了,她能感受到霍司承的目光里有厌恶,有冷漠,“不是,我当然不是的,只是这个不是事实嘛,就算我原谅她,警察也不会原谅她的,对吧?”

    秦千雪抬头,尽量装出可怜的样子,可事实证明,她并不擅长这个。

    这样的表演,让霍司承一眼就看破了,他现在缺的就是一个证据。

    证明秦千雪陷害楚千千。

    ——

    在公安局抓了李哲后,真相很快就出来了,是秦千雪收买了安保部的李哲,弄坏监控,这样一来,间接证明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事情。

    楚千千也因此被放了出来。

    她站在看守所门口,抬头,看见来接她的楚威,眼眶微微有些酸,“对不起,阿威,让你和妈担心了吧。”

    那天她直接被公安局带走,又由公安局的人直接通知家属,楚千千最怕的就是妈妈接受不了这个。

    “妈刚接到电话的时候,是吓坏了,不过还好,后来你们经理打了电话,说案件还在调查,说目前已已经有了线索证明人不是你推的了。”

    楚威安慰楚千千。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那里,霍司承坐在车上,看着楚千千和楚威离开,心也算定了下来。

    他拿起手机,拨通秦千雪的电话。

    秦千雪身体早就好了,这会已经回家休养了。

    “喂,司承……”

    秦千雪知道自己的事情败露了,本来心就静不下来,这会接到霍司承的电话,更是烦躁。

    “秦千雪,你自己辞职,还是等公司开你。”

    霍司承冷冷的说,就算这件事情不是发生在楚千千身上,他也开始意识到,秦千雪这个人根本留不得。

    能对自己下得了这种狠手的女人,留着也是祸端。

    “司承!”秦千雪吓坏了,“你听我解释,那天我是想关了监控教训一下她的,可是,真的是她推得我!我,我,我怎么可能有这个胆子往下跳!”

    秦千雪现在心里想的,切身做的,都是如何让霍司承相信她,相信真的是楚千千把她推下去的。

    她绝对不要失去霍司承这个大树。

    “既然你自己不愿辞职,就等着病假结束等公司通知吧。”

    霍司承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他知道再继续说下去,也不过是听秦千雪说那些,自己是被冤枉的鬼话。

    ——

    楚威下午还有课,就先去学校了。

    楚千千独自打车回家,这几天因为楚千千被关押的事情,景惠然一直休息的不太好,她也不放心把景惠然独自留在家里。

    只是,当楚千千坐出租刚刚停在小区门口时,就看见马路对面停着一辆豪车,周围围着一大圈人。

    是一辆红色的保时捷718。

    本来,楚千千也不想管闲事,只是路过那群人时,碰巧就听见一个中年妇女在骂人。

    “告诉你,你这种碰瓷的我见多了,怪不得你们穷,一天到晚不努力,就想着怎么不劳而获!”

    听见这个声音,楚千千本来已经迈开的脚步停了下来。

    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

    当年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对她说,“我们霍家不是你这种货色的女人可以进门的。”

    楚千千抬头,看着人群中的那个中年女人,火红色卷曲的短发,带着大篇幅的墨镜,涂着当红豆沙色的唇膏,一身花里胡哨的套裙,这么多年过去了,霍司承的妈妈一点都没有变。

    连品味都和当年一模一样。

    “快起来啊,别碰瓷了。”

    “没素质,还碰瓷,丢人。”

    “就是,我们都看见她没撞到你了。”

    周围的人,对着车前的人指责,楚千千也忍不住好奇向前看了一眼。

    却看见,妈妈景惠然就躺在方莲凤的车前,旁边还散落着一些蔬菜。

    “妈!”

    楚千千吓坏了,赶紧挤进人群,上前扶住景惠然。

    方莲凤看见楚千千,开始并没有认出来,她没好气的指着楚千千继续骂,“怎么?还有来搭戏的演员?我告诉你,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人了,垃圾,活该穷!”

    “你说够没有!我妈这是真的晕倒了,你们还不打120,碰瓷?谁稀罕碰瓷你!”

    方莲凤骂人从来不嘴下留德,楚千千双手扶着景惠然,掐着她的人中,抬头气愤的还了回去!

    “不是碰瓷?晕倒?”方莲凤并没有认出楚千千,“怎么就这么巧,就晕倒在我这豪车的旁边了?”

    “就是,说不是碰瓷谁信啊!”

    “没错!”

    周围都是一些好事的人,现在碰瓷事情又多,大家都喜欢不分青红皂白,先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指责别人。

    景惠然在晕倒一阵子后,也算是恢复了一点点意识,看着楚千千正抱着自己,心也算放了下来,“千千,你出来了。”

    方莲凤看见景惠然醒了,马上说,“哼,醒了吧,咋不继续装了?贱命,还想让我配你们钱?”

    “你说够了没有!我妈妈这几天是真的身体不好,你至于这样吗?”

    如果不是景惠然身体不好,楚千千真是多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呆,她从以前就非常讨厌方莲凤这个人。

    在她眼里,穷人都是下贱,没一个好的,做什么都是为了钱。

    如果不是上次妈妈和弟弟住院,就冲着方莲凤,楚千千也一辈子一想跟霍司承扯上关系。

    “身体不好还出来?身体不好家里躺着啊?”

    在方莲凤骂人的时候,一旁的保姆正在打电话,过了一会才把电话挂了,凑上来说,“太太,少爷说他一会就到。”

    少爷?

    霍司承?

    听见这个,楚千千的心揪了起来,如果霍司承来了,这个场面可能会变得非常尴尬。

    她不知道这件事情霍司承会怎么想,可她很担心景惠然知道自己嫁的老公,是现在骂她的这个女人的儿子,大概会气死吧?

    楚千千低头问,“妈,能站起来吗?我扶你回家。”

    可就在这时,方莲凤突然也蹲了下来,仔细的看着楚千千的脸,满脸怀疑的问,“你是不是大学时候勾/引我儿子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