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46章 霍司承,我们谈一谈吧
    楚千千没有搭理她,而是想继续扶起景惠然,她只想快点逃离这里,免得等一下霍司承再出现,这个闹剧将变得更加无法收场

    “我认出你了!”方莲凤看了又看,最终确定,“你就是那个大学时候趁我儿子什么都不懂,想骗他娶你的那个女人!”

    “阿姨,我从来没有骗你儿子娶我。”

    楚千千辩解,当着景惠然的面,她决不能让方莲凤把话说的太难看,免得景惠然又会担心。

    “没有骗?当年要不是我拦着,我儿子就鬼迷心窍要娶你了!”

    方莲凤费力的站起身来,斜着眼看她。

    “我女儿绝对不可能做那种事情,”

    景惠然也为楚千千说话,在她眼里楚千千一直都是好孩子。

    “不做?大学的时候,你女儿费经心思勾/引我儿子,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儿子都被你迷的神魂颠倒,回家给我说,毕业就娶你!”

    也就是因为楚千千,方莲凤才特别提防霍司承身边的女人。

    在她眼里,霍司承就是完美的化身,她最骄傲的儿子,一般人家的女儿是绝对配不上她的。

    不过在她心里还是有一个合适人选的,就是目前在国外留学,霍司承的青梅竹马阮月薇。

    “那也是两个人两情相悦。”

    景惠然在这方面倒是想的很开,只要对方人好,互相喜欢就好。

    “妈,我们走吧。”

    楚千千真的担心霍司承马上就来了,到时候更说不清了。

    “两情相悦?我那儿子能跟你这精于算计,就想嫁入豪门的女儿比?”

    在方莲凤指着她们鼻子骂人的时候,霍司承的车已经停在了方莲凤的车后面。

    当他走过人群中,看见楚千千扶着景惠然站在方莲凤车前时,也是一愣。

    “儿子!你可算来了,你看看,这就是你当年要娶的女人,现在倒好,串通她妈来碰我的瓷!”

    看见霍司承来,方莲凤的气焰马上更嚣张了,指着楚千千的鼻子就说。

    霍司承看着对面的两个人,“怕是有什么误会吧。”

    他也知道,楚千千是刚从监狱出来,怎么可能马上串通妈妈来碰瓷。

    “误会?儿子,你,你不会还对这个女人存在什么想法吧?”方莲凤一看霍司承这态度,马上开始哭弱,“儿子,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都无所谓的,可是这种当年利用你想嫁入豪门不成,现在让妈妈来碰瓷的女人,你真的不能娶啊。”

    那样子,就好像完全是为了霍司承好。

    霍司承看着楚千千的妈妈景惠然,脸色苍白,一看就是低血糖的表现,八成不是故意碰瓷,正想着怎么开口时……

    “你说够了没有?这就是你们这种家庭的人的教养吗?从头到尾我妈妈就没有想讹你,她只是晕倒了,碰巧晕在了你的车前你还想怎么样?我们问你要钱了吗?没有!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的妄想,麻烦你收一收你的妄想!别自以为是的以为,谁都稀罕跟你们攀上关系!”

    楚千千从刚才被骂了这么长时间,骂她,连着她母亲一起,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她们。

    她真的再也忍不了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霍司承的妈妈,这会楚千千可能真的要打人了。

    “你看看啊,儿子,她怎么跟妈妈说话呢,多么没教养,多么没素质,妈妈早就给你说了,这种小门小户的女人,都是看中我们家的钱,没一个好的。”

    一看楚千千反击,方莲凤更像抓住了证据,拽着霍司承的胳膊赶紧说。

    “要早知道霍司承有你这种奇葩的妈妈,当年在大学里,就算霍司承跪在我面前,我肯定看都不会看一眼,谁做你的儿媳妇,肯定是倒了八辈子霉。”

    楚千千一时没忍住,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有这样的婆婆,嫁给霍司承能有一天好日子?

    “你……你……”嫁给霍家后,方莲凤哪里听过有人这么跟她说话,这会,就觉得心突突突的跳,好像马上要从心口里跳出来,“药,药!”

    这时,方莲凤的脸憋得通红,好像是气喘不上来的样子。

    霍司承一看形势不对,马上对保姆说,“我妈的药呢!”

    保姆不敢怠慢,从车里拿出随身带的药,给方莲凤服下,霍司承把她放平。

    许久,方莲凤的脸色才缓过来。

    “少爷,我已经打了120了。”

    保姆好心的说。

    楚千千扶着景惠然站在旁边,一脸不知所措,她在想刚才难道真的是自己话说的太过分,刺激到方莲凤了。

    这可是霍司承的妈妈,如果有个三场两短……

    “对,对不起……”

    楚千千吓懵了,她扶着景惠然,看着躺在地上的方莲凤,不知所措。

    霍司承知道自己妈妈的问题,他也知道,在他来之前,方莲凤肯定还说更过分的话。

    “霍司承,我……”

    “行了。”

    霍司承马上打断她的话,这个时候,他的心也有点乱。

    很快,120来了。

    方莲凤意识是清醒的,她临上救护车前,还不忘抓着霍司承的手,“你看,妈妈说什么,她们不是好人。”

    霍司承听着方莲凤沙哑的声音说出的话,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而这时楚千千也伸手拦了个车,临上车前,她转头对霍司承说,“霍司承,找个时间,我们谈一谈吧。”

    说话的表情,满脸疲惫。

    经过今天的事情,楚千千已经知道,她和霍司承不可能在一起,这一年怕是撑不下去了。

    说着,她扶着景惠然上车,去了最近的医院。

    ——

    景惠然最后确证是低血糖,加上睡眠不足,多多休息就好了。

    楚千千这一颗心也算是放了下来。

    他们回到家里,景惠然拉着楚千千的手问,“闺女,你给妈说,你之前说嫁的老公是不是就是刚才那个人。”

    楚千千有些惊讶,却第一时间否认,“妈,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是他,我和他结婚,他妈能不知道吗?”

    “妈是过来人,刚才那个人看你的眼神,不像只是认识……”

    景惠然虽然觉得楚千千的话有道理,却还是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