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48章 那一晚,原来只是他一个人知道的
    看见发件人,楚千千的手微微颤了一下。

    她现在看见这霍司承三个字都会紧张。

    思考片刻,还是回了一个「好」字。

    ——

    下班的时候,楚千千刚出公司的门,就看见霍司承,比他以前等秦千雪时候的位置稍微靠前一些。

    “久等了。”

    楚千千手伸进包里,摸了摸里面放着的户口本,结婚证和银行卡。

    “嗯。”

    霍司承的表情并不太好。

    楚千千认为,他肯定还在生自己的气,毕竟那一天她正面怼了霍司承的妈妈,说了很过分的话。

    虽然楚千千认为是方莲凤有错在先,可她也知道,一般男人都会无条件站在自己妈妈那边。

    比如沈昊,当年就是如此。

    沈昊的妈妈说楚千千一周做了两次同样的菜,认为她偷懒,楚千千只是跟沈昊抱怨了一下,沈昊却义无反顾的站在妈妈那边,说她没有尽到媳妇的责任。

    -

    霍司承带着楚千千到一家日式餐厅。

    他们所在的包厢是榻榻米式的。

    “让你破费了。”

    楚千千一进餐厅,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这间餐厅并不是在某个商场楼上,或者是写字楼底商,而是一家独立店铺,从里到外的装修都充满了日式风格。

    到达包厢前要先经过别具一格的日式庭院,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肯浪费这么多地方做庭院,说明定价是肯定可以收回成本的。

    霍司承听见她这句话,挑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转头跟服务员点菜,“我之前预定好了,你们老板知道,除此之外,再来两壶你们老板自制的梅子酒。”

    楚千千坐在那里,看着霍司承彬彬有礼的和服务员说话,举手投足尽显教养,一时忘记移开双目。

    等待霍司承点好菜,转过脸时,看见的是楚千千一双漂亮的水眸看着他怔怔,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那眸光里似是欣赏,似是沉迷。

    在大学时,她就曾是用这个眼神再看他,已经好多年不曾见到了。

    “你要看到什么时候?”

    霍司承表情淡淡的提醒她。

    楚千千这才回过神来,眼神有些窘迫,连连道歉,“对不起。”

    面对女人的局促,从一开始的距离感,霍司承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楚千千,你一定要和我这么客气嘛?”

    “我……”

    楚千千正纠结,包厢的推拉门外,传来服务员的声音,“客人您好,为您上菜了。”紧接着,推拉门打开,服务员跪着进来,为他们一道道上菜,

    因为菜是之前霍司承订好的,上的很快,这一次就全部上齐了。

    服务员又跪在一旁问,“请问需要帮您倒酒吗?”

    霍司承大手一挥,“不用,出去吧,不叫你们不要再进来了。”

    随着服务员的离开,整个房间再一次只剩下了楚千千和霍司承两个人,而且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有人进来。

    虽然是推拉门,其实隔音做的非常好,在包厢里完全听不见门外服务员走动的声音。

    “放心吧,这里的食材都是从日本当天空运过来的,这个海胆豆腐,是这里的特色。”

    霍司承看楚千千迟迟不下筷子,就拿了一份海胆豆腐放在楚千千面前。

    “谢谢,你不用管我,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的。”

    楚千千客客气气的回答,拿起面前的小勺,学着霍司承的样子去吃着放在海胆壳里的海胆豆腐。

    “怎么样?”

    霍司承看见她吃了,才去询问。

    “很新鲜的口感。”楚千千如实回答,可她能说出的只有这些,又很不好意思的补充,“对不起啊,我吃这个好像有些暴殄天物,因为我连不好的都没有吃过,所以不知道这个好在哪里。”

    “是吗?可是如果你一旦吃过最好的,那么以后你再也吃不了不好的,哪怕是很接近,你可能也不愿下咽。”霍司承说话时看着他,眸光深邃而犀利,俊逸脸颊上的表情却是那么的讳莫如深。

    他在说吃的,却又好像没在说吃的。

    “我……我再好好尝尝。”

    这句话,让楚千千根本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得埋头去吃,去逃避霍司承的目光。

    包厢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变得非常尴尬。

    “喝酒吗?”霍司承端起温热的梅子酒壶去问楚千千,看她有点犹豫,又说,“这个酒是甜的,也没有度数,是不会醉的。”

    “可……我酒量不好,你知道的,我在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喝醉了,都不省人事了,听说还是你把我送去酒店的吧。”楚千千还是想拒绝。

    提到那一晚的事情,霍司承看着楚千千如此平常的表情,问,“那晚的事情,你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楚千千摇了摇头,“我就记得那天正好来大姨妈,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弄脏了别人酒店的床,还被服务员骂了,赔了床单清洗费。

    说到这里时,她忍不住笑了笑,像是在回忆很好笑的事情。

    可,坐在对面的霍司承的脸色却有些发青,“来大姨妈?”

    “对啊,我也没想到,开始以为是鼻血,后来发现是来大姨妈了。”

    楚千千现在还记得,那天她刚进宿舍,就被室友提醒说裤子上红了一片,她才知道,早上宾馆床上那个是大姨妈。

    霍司承一语不发,这和他的记忆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想到,楚千千完全不记得那天晚上的事情。

    那天晚上他和楚千千初尝男欢女爱,霍司承一直以为这是他和楚千千两个人的秘密,可现在他才知道,原来只是他一个人的秘密。

    而楚千千根本就不记得了。

    “你别生气,我喝就是了,这么多年我的酒量不能一点也不长进吧。”

    楚千千看着霍司承冷着脸,以为他是生气了,拿起酒壶正想往自己的酒杯里倒酒时,却被霍司承拦住,“算了。”

    等到饭吃的差不多时,楚千千看准时机,将户口本,结婚证,还有霍司承给她的银行卡全部拿出来,摆在桌子上。

    “那天我骂了你妈妈,我很抱歉,我也知道她不会原谅我的,所以我们还是提前离婚吧,这个卡里还有472万,其他的我会慢慢还你的。”

    楚千千语速很快,说话时连头也敢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