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54章 他连声线都变的柔和了
    “你就是我的唯一,两个世界都变形,回去谈何容易……”

    在车快开到家时,霍司承的电话响了。

    “这么晚了。”

    霍司承在听见电话响时,先是抱怨了一句,可当他看见电话屏幕上的名字时,略带烦躁的表情马上收敛,变得温和了起来。

    楚千千坐在他的身边,只是轻轻侧头就能看见霍司承的变化,同时,也猜到了是谁的电话。

    “喂。”

    “司承哥哥,睡觉了嘛?”

    “没有睡呢。”

    也许是夜晚太安静的缘故,楚千千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清清楚楚的听见电话里传出甜美的女声。

    而霍司承在回她的话时,连声线都变得柔和了。

    和与她说话时完全不一样。

    每一次霍司承跟楚千千说话,总是冷冰冰的,经常用的就是命令或者看低的口气。

    可他和阮月薇说话却全然不同,甚至带着一丝丝宠溺的感觉。

    “这样啊,我昨天给你发消息你都没有回我,我就猜你是太忙了。”

    “嗯,是太忙了。”

    “那我就原谅你了,你那边快11点了吧。”

    “是的,10点35了。”

    车内的空间小的可怜,楚千千多么不想听见他和阮月薇的声音,如果可以,楚千千好想躲起来。

    因为当霍司承那温和略带宠溺的声音传入她耳朵时,楚千千的心像是就抽一下,对男人的爱慕,对男人宠溺的渴望,都被自己因阮月薇而起的自卑,望尘莫及压了下来。

    她根本不可能,也没有资格,更不配和阮月薇去抢什么。

    「我本来就是冲喜的。」

    楚千千在脑海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让自己的心,自己的感情,自己的举动全部都不要越界。

    可是,越压抑,越是翻涌。

    “好啦,那你早点休息,不要太辛苦,不然我会心疼的。”

    当阮月薇说出这句话后,霍司承轻声说了句“晚安”才把电话挂了。

    每一句话,都那么温柔,都是楚千千只能仰望的宠爱。

    可,就是吃醋,明明没有立场,却还是吃醋,一切似乎都在往失控的方向发展……

    霍司承挂了电话,看着身边的女人把头埋的很低很低,肩膀微微颤抖,问了一句,“怎么了?”

    也许是还没有切换过来角色,他在询问楚千千的时候,声线依旧温和。

    可,楚千千的心却疼的厉害。

    “那个。”楚千千双手攥着,极力压抑住眼泪,“我刚才吃火锅好像吃的有点多,我想自己走回去可以嘛?”

    她需要冷静一下。

    “马上到家了,等进了小区吧。”

    霍司承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常,或许是说,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她的这边。

    车,开到小区门口停下来。

    “谢谢,我一会会自己回去的。”

    楚千千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就下了车,快步向远处走去,刚刚离开不到几米,眼泪就流了下来。

    现在已经近11月了,天气还是比较冷的,楚千千一个人走在小区里,找了个凉亭坐下,趴在桌子上,悄悄流泪。

    多么希望,她今天把眼泪流空了,以后就可以好好正视自己的身份,再也不妄想,再也不难过。

    当楚千千再外面呆了半个多小时,擦干眼睛进家门时,霍司承还在客厅看新闻。

    看见她回来,很自然的说了一句,“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是阮月薇。”

    好像是在解释什么。

    “其实你不用给我说,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没有权利干涉你这些的。”

    楚千千强压着情绪,装出平淡的语气说出这句话。她将外套挂在衣架上,“对不起,我今天有点累,想先去睡觉了,霍总晚安。”

    她要逃,她害怕霍司承再拉着她,给她说阮月薇的事情。

    这样她可能真的承受不住。

    霍司承本来是想说些什么的,可当他听见那句霍总时,神情一下冷了下来。

    ——

    不过霍司承还是没有骗楚千千的,霍奶奶果然在周末就来到他们家里。

    “奶奶我扶您坐下。”霍奶奶是由人推着轮椅过来的,一进屋,楚千千赶紧将她扶到沙发上坐下,“奶奶我去给你倒茶,您稍等。”

    “千千,不忙不忙。”

    霍奶奶看着楚千千确实和霍司承住在一起,心里也算踏实了。

    毕竟之前确实有传言说楚千千是霍司承娶来为她冲喜的,其实是假夫妻。

    “司承今天没在家?”

    “嗯,他去加班了。”

    其实在那天之后,霍司承基本上每天都很晚回家,今天是周末,他依然选择去了公司。

    不过这反而让楚千千毕竟放心,见的少了,她也能不胡思乱想了。

    “这孩子!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工作!”

    霍奶奶一直都是站在楚千千这边的。

    “没事的,公司的事情比较重要。”

    楚千千心里藏着十七,也只能这样来为霍司承开脱。

    她刚把水放好,门铃再一次响起。

    “司承这么早就回来了?”

    楚千千自言自语去开门,因为霍司承家里,可以说是几乎很少有人会来,她以为是霍司承家门回来了,也没多想就把门打开。

    门口站着的,是穿着一件紫红色大衣,提着黑色大鳄鱼皮包包的方莲凤。

    “司承,你……”

    方莲凤和楚千千一样,都没有想到会看见对方,在门打开时,她也默认开门的是霍司承,没看仔细就想往里冲。

    可当她看清门里站的人是谁时,本来喜气洋洋的脸上,马上换上狰狞的神情,“楚千千!你怎么在我儿子家!”

    嗓音高的可怕。

    “我……”

    楚千千想着霍奶奶在屋里,不想跟方莲凤闹,而且上一次因为妈妈低血糖晕倒在方莲凤车前那件事情,她和方莲凤的关系可以说已经降到冰点了。

    “你什么你?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又想来勾/引我儿子?”方莲凤指着楚千千毫不客气的说。

    “我没有。”

    楚千千的想法是,让方莲凤赶紧走,免得她等一下说错话,让霍奶奶发现自己和霍司承关系的实质性。

    “没有?我告诉你,楚千千,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贱,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方莲凤说着,就要进屋,边走边喊,“儿子!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