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59章 楚千千,你的心机可真重
    “昨天?”

    这个时候,楚千千已经裹着浴巾,在擦头发了,听见霍司承问她这个问题,抬起头看着他,一连迷茫。

    果然,楚千千什么都不记得了。

    霍司承脸色阴了阴,转身离开。

    “我昨天说什么了?”

    楚千千看得出,在她露出不记得的表情时,霍司承的眼底明明闪过了一丝失望……

    她昨天到底说了什么?让霍司承这么希望她记起。

    听着楚千千在浴室里的追问,霍司承的心更沉了,他真的是非常佩服楚千千酒后断片这件事情。

    “不会是你花了钱,睡我是应该的之类的话吧?”

    楚千千从浴室出来,她真的不希望自己在喝醉酒时说这么低贱的话。

    毕竟在她心里,是多么渴望她和霍司承之间是平等的关系。

    这样也许,也许在霍司承的心里,会有她的那么一个小小的位置。

    霍司承回头,看着紧张盯着自己的楚千千,表情里甚至深深的怒意,“楚千千,你的心机可真重。”

    这个女人,总是能让他乱了心神,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也是这样!

    他穿衣出了门。

    ——

    霍司承在公司加了一天的班,到了晚上11点,却依然不肯回去。

    因为他怕一回去,脑袋里全是楚千千的那句,我喜欢你,霍司承。

    之前家里在让他去按照爷爷留下的生成八字娶媳妇时,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楚千千,可他内心对她满满都是恨,恨她当年无缘无故的消失,恨她一声不响的嫁给别人。

    可那天在民政局门口,看见她被男人甩了时,一时冲动,才给了她机会,让她再来扰乱自己的生活。

    忍不住拨通电话,约了人去酒吧喝酒。

    “承哥,以前喊你喝酒,天天加班拒绝出来,这次是怎么了,想通了?知道钱是赚不完的了?”

    酒吧的包厢里,应天宇翘着腿,看着自己对面闷头喝酒的霍司承。

    应天宇和霍司承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一个学校,大学的时候,由于应天宇高考分数太低,国内实在没学上,只好去国外镀了层金,前两年刚回来。

    这一回来,他就发现自己跟霍司承的差距拉开了不止一点点。

    “天宇,你没有想过结婚?”

    一直喝闷酒的霍司承突然抬头问应天宇。

    应天宇可以说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如果是长辈跟他说结婚这两个字,头都要炸了,不过今天是霍司承问,他才真正想了想,“想过啊!”

    “嗯?”

    “可是啊,我一想结婚以后,家里天天多个人管着,回家晚了会有夺命连环CALL,我就觉得还是一个人好。”

    应天宇喝了口酒回答他。

    “那你有没有明明特别恨一个女人,可想到他心里还堵得很?”

    连霍司承自己,都不值得自己为什么跟楚千千结婚,难道真的是一片孝心?为了给奶奶冲喜?

    还是……

    应天宇看他这样,马上对号入座的说,“哥,你不会是在为阮月薇出国的事情生气吧?她不是明年就回来了嘛?你的心情我理解,阮月薇那么好看,不过她对你的感情大家都知道,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他以为,霍司承在愁的是阮月薇的事情。

    “不是她。”

    霍司承现在的心思里,完全没有阮月薇这个人。

    从小,家里人就告诉他,他以后要娶阮月薇,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他也是默默接受这个设定,一直到大二那年,楚千千的出现……

    “哥,你不会是喜欢上别的女人了吧?我靠,这个世界上还有比阮月薇还优秀还漂亮的?”

    应天宇不相信。

    从小到大,阮月薇可以说是他们那个阶层孩子里的女神,多少男人仰望她,憧憬她!

    同时又有多少男人羡慕霍司承!

    “没有。”

    霍司承第一个否认,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楚千千,这个五年前甩了他的女人,他凭什么喜欢她?

    “哥,我给你说,你这就是缺女人了,来我把经理叫来,让他们给你叫几个漂亮的,让你晚上带走!”

    应天宇对这里可谓是轻车熟路。

    “叮咚。”

    应天宇按响包厢里特殊的服务铃,在给酒吧经理示意过以后,很快一群穿着暴/露的女人,从门口鱼贯而入。

    霍司承还没开口,她们就自来熟的坐在了他和应天宇的身边,手指游走在男人的衬衫上娇艳开口,“老板,让我来为你倒酒吧?”

    旁边的一个女人也说,“老板,有什么烦心事,绕过我们姐妹几个安慰你嘛。”

    霍司承坐在那里,闻着周围刺鼻的香水味,看着周围这些胭脂俗粉的女人,没由来的产生一阵反感,“滚开!”

    语毕,起身,离开。

    ——

    酒吧经理为霍司承叫了代驾,霍司承到家,明明已经晚上1点多了,可楚千千还没有睡。

    当他把家门打开时,楚千千第一时间开门。

    看着周身满满都是酒气和香水味的霍司承,心紧了一下,却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很自然的为他把拖鞋放在门口,才转身离开。

    霍司承换了拖鞋,放下衣服,面对默默上楼的楚千千,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不问我去哪了吗?”

    “那是你的事情。”

    楚千千也不傻,这浓浓的香水味,酒味,不用问都知道去哪了。

    再问,岂不是自讨没趣?

    “呵,没错,是我的事情。”

    霍司承把风衣随便扔到一旁,压下自己这没由来的满腔怒火上了楼。

    他以为自己这样回来,楚千千一定会问些什么,刚还在车上仔细想了一下如何解释,可现在看来,不过是自己想多了。

    楚千千根本没有功夫关心自己。

    只是,楚千千心里还是别扭,在看见霍司承也上了楼,还是忍不住酸了一句,“辛苦了,早点休息吧。”

    这句辛苦了,别有用意。

    然后先躺在床上,把脸藏在被子里。

    想到霍司承可能跟那些酒吧的女人发生的事情,忍不住咬住嘴唇,身体微微颤抖,明明就介意的要命,却又要不停的劝诫自己。

    劝诫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劝诫自己摆正自己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