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62章 楚千千,你有没有心?
    楚千千在家里吃过晚饭,主动收拾了碗筷,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睡觉。

    可辗转反侧,怎么睡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霍司承,霍司承的过去,霍司承的现在,可她此时此刻却已经真真切切的认为,这个男人已经不属于她了。

    或者,从来都不曾的她的。

    终于到了后半夜,在楚千千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时……手机铃声响起。

    “喂……”

    楚千千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略带沙哑,愤怒的声音,“楚千千,你今天是不打算回来了吗?”

    楚千千瞬间清醒,看着手机屏幕上写着霍司承的号码,这才想起来,她虽然响起来跟景惠然说今天回家吃饭,却没有给霍司承说今天不回去了。

    她以为,他不会在意。

    “今天不是阮月薇回来吗?我以为她会去住……”

    “你希望她过来住?”

    “我……”

    “我知道了!”

    不等楚千千说完,霍司承二话不说就把电话挂了。

    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看着屏幕上些的3:03分这个时间,楚千千的心,再一次揪到一起,她突然决定正面一次自己的内心!

    楚千千穿好衣服,她要去告诉霍司承,她不愿意阮月薇过去住!

    她出门,大半夜的,路上根本就没有出租车,她只好向霍司承家的方向跑去!

    可「金城世家」太远了,她跑了一个小时,终于有一辆私家车的主人心好,载了她一段,将她在离「金城世家」只有两个路口的地方放了下来。

    楚千千千恩万谢之后,继续一路狂奔。

    这个时候,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当面,亲口告诉霍司承她的想法。

    告诉他,她喜欢他!

    哪怕被拒绝,也无怨无悔了。

    可她的心里还是存在一丝侥幸心里的,霍司承半夜3点给她打电话,也许,也是在想她。

    楚千千到霍司承别墅门口时,已经是早上4点半了,因为是10月份,天还是完全黑的。

    她站在门口,努力调匀气息,伸出右手食指放在门口的指纹版上时……

    “嘀嘀嘀。”

    声音和以前不一样。

    楚千千低头,看见门锁上的指示灯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变成绿色,而是成了红色。

    她愣了愣,再一次将手指放在上面。

    “嘀嘀嘀。”

    又传来一样的声音。

    楚千千看着指纹板下面的红色指示灯,又看了看周围,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房子时……

    之前所有的妄想,突然就醒了。

    换了指纹,这不就说明房间的女主人换人了。

    楚千千慢慢退后,看着自己的指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居然还妄想着霍司承会对自己有所留恋,想想也是,自己有什么地方只得他留恋呢?

    那天和她发生关系之后,转天就去了酒吧找女人,恐怕就是因为自己的活太差了,没有满足他吧。

    她悄悄的,悄悄的转身离开。

    可就在她离开没有多久,听见门口有异动的霍司承,从卧室下来,打开了门,看着空空荡荡的门口也是一阵失神……

    ——

    从那天后,楚千千约了林希,把他和霍司承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就再也没有说起过霍司承这个名字。

    在家里楚威似乎也了解到了什么在家里对霍司承的事情只字不提。

    楚千千每天按时上下班,就好像生命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

    直到11月19日那天。

    那天是周五,在下午2点的时候,大家刚看完会,楚千千从会议室出来,就看见霍司承站在走廊里。

    心没有来的酸涩了一下。

    却像没有看见他一样,低着头,快步从他身边走过。

    可就在她快步路过霍司承的身边时,胳膊被猛地拽住,男人低沉,愠怒的声音传入耳中,“楚千千,你有没有心!”

    一句话,把楚千千说的有些懵。

    “我不懂霍总在说什么。”

    她低着头,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到底是谁没有心?

    就算要拒绝她,就算要告诉她什么都不是,用不用阮月薇前脚回来,后脚就把她的指纹从门禁锁上清除?

    如果霍司承这么做,她还死缠烂打,还继续像狗皮膏药一样的粘着他,那才是真的不要脸!

    “不懂?楚千千,你告诉我,身为妻子,将近一个月不回家,你想干什么!”

    他们就在走廊里吵架。

    周围的同事因为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以为是夫妻吵架,都早早回避。

    “难不成霍总忘记了,我和你不过是契约关系,我们的契约还有10个月不到就到期了。”

    楚千千在告诉霍司承,同时也是在告诉自己。

    霍司承听见她这么说,英俊的面部彻底冷了,他抓着楚千千的胳膊,狠狠的说,“既然你明白我们还有契约在身,现在就跟我去换衣服,晚上去尽好一个妻子的义务!”

    “什么意思?”

    楚千千抬头,看着霍司承。

    “晚上是我的生日晚宴,作为霍太太,难道你不该出席吗?”霍司承一双黑眸死死的盯着她,满满都是恨意,“还是霍太太,你连我的生日都忘记了?”

    公司里明明开着暖风,可在霍司承说这句话的时候,楚千千依然觉得周围温度骤降,仿佛置身冰窖之中。

    她当然记得霍司承的生日。

    从大学时霍司承第一次告诉她,她就记得,从来没有一刻忘记。

    在霍司承认识楚千千后,大学里的个生日,都是楚千千陪他过的,她现在还记得,那时霍司承许的愿望,都与她有关。

    可楚千千从来没有认为,现在的自己还有资格给霍司承过生日。

    她看着他,收敛所有的难过,装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霍总不说,我还真的忘记了。”

    明明是为了刺伤他,可楚千千不明白,自己的心为什么这么痛。

    男人握着楚千千胳膊的手,慢慢收紧,眼神真的是恨极了,“楚千千,我巴不得这辈子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正好,我也这么想。”

    楚千千毫不示弱。

    任由胳膊被霍司承捏的的生疼,也没有不喊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