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80章 当年为什么和我分手
    她从以前就嫉妒楚千千,嫉妒楚千千长得漂亮有那么多人追,嫉妒她聪明,所以她才会在方莲凤出现的时候“苦口婆心”,劝楚千千和霍司承分手,然后又在楚千千和沈昊在一起,结婚后,勾/引沈昊。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努力了一圈,楚千千和沈昊离婚后,居然还是嫁给了霍司承!

    这让她如何接受?

    “贺雅,我什么时候劈腿了,我当年为什么和霍司承分手,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

    楚千千指着贺雅,气愤的说。

    她没想到,贺雅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居然这么污蔑她。

    听见楚千千这么说,霍司承的黑眸微微眯起,看着楚千千,他突然很想知道,当年分手的原因是什么。

    这是他一直解不开的一个疑惑。

    “我清楚啊,就是那天你喝醉了,然后和沈昊睡了,然后你说沈昊比霍司承器大活好,你跟沈昊比较爽啊。”

    贺雅知道,男人最讨厌的就是女人给自己戴绿帽了。

    之前贾安跑来给沈昊搬弄是非,说楚千千在给一个特有钱的人做小三,过的是富太太的生活,住着「金城世家」这种豪宅,让沈昊生气的不得了。

    连分开后,男人都不愿意自己以前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睡,更何况是在没有分开的时候。

    “你胡说!我和霍司承,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关系。”

    楚千千认为,她和霍司承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曾经的他们是最美好的柏拉图式爱情。

    别说上/床了,连接吻都少的可怜。

    “是吗?”

    贺雅有点僵住,虽然楚千千以前没说过,可是她也没想到楚千千和霍司承当年居然没有发生过关系。

    “是的。”

    霍司承想了一下,替楚千千回答。

    他一伸手,将楚千千揽入自己的怀里,看着贺雅的脸,满满都是危险。

    “你听见了吗?你满意了吗?贺雅,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亏我曾经拿你做闺蜜。”

    想想自己当年。

    其实楚千千大四的时候和林佳玉就比较好了,那时候林佳玉多次表示不喜欢贺雅。

    “如果你再不走,我要报警了,之前你老公就是被这样抓走的。”

    霍司承冷漠开口,声音自带威胁的气场。

    贺雅被吓到了,因为她知道沈昊被抓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来跟楚千千闹一闹。

    “我……等沈昊出来我会再来找你们的!楚千千,你和霍司承早就旧情复燃的事情,我们早就知道了。”

    贺雅一边放狠话,一边往回走。

    有些狼狈。

    楚千千看见她走,长出一口气。

    可这个时候霍司承突然转身,俯身看着楚千千,表情一脸认真的问,“所以,你当年为什么和我分手?”

    “啊?”

    楚千千没想到,霍司承问这个问题。

    “答案。”

    霍司承看着楚千千表情严肃。

    他一定要知道这个让他困扰许久的问题。

    楚千千看着霍司承,有点纠结,如果她说是方莲凤去找她,外加贺雅的怂恿,她才拉黑他的,这样会不会像是挑拨他们母子关系?

    “可以不说吗?”

    “可以。”

    听见这个答案,本来楚千千还惊讶了一下,她没想到霍司承这么轻易就放过她,可是霍司承紧接着又说,“现在不说,那就晚上说。”

    “晚上?”

    “对。”

    多余的话,霍司承也没有说,可楚千千那里不明白他的意思?

    ——

    吃过午饭,霍司承去上班,楚千千一个人在家务洗着刚才被她烧糊的锅,愁眉苦脸。

    看来这次她如果不说,霍司承是不会放过她了。

    收拾完厨房,楚千千回到沙发上,看见手机上有林佳玉给她发的道歉信息。

    「千千对不起,我听说沈昊去你家闹了对不对,我不知道我让贾安去接我后会发生那么多事情,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林佳玉虽然和楚千千大四才认识的,但是不得不说大四那年她们二人的关系真的很好。

    可是结婚后因为二人双双结婚,也就联系的少了。

    楚千千觉得林佳玉婚后也挺可怜的,也没有去责怪她,「你也别放在心上,你我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那些钱我会尽快还你的。」

    「不着急。」

    林佳玉还和她联系,还提还钱的事情,这就让楚千千决定,林佳玉人还是不错的。

    在晚上6点多的时候,霍司承准时回家。

    楚千千的心里超级紧张,她把饭菜乖乖的端到桌子上放好,然后到玄关处,一边拿出拖鞋,一边替霍司承拿外套,好言好语的说,“我已经做好饭了,洗一下手快来吃吧。”

    她只有一个目标,希望能通过好好表现,让霍司承忘记中午说过的那件事情。

    霍司承不动声色,吃饭的时候也没怎么说话。

    自从他回来以后,整个家里的气氛变的一场压抑。

    楚千千也不敢问,只是在他吃完一碗米饭后,小心翼翼的问,“要不要再加一点点米饭呀?”

    “不用。”

    霍司承把碗一推,上楼冲澡。

    楚千千也乖乖的吃饭,吃完饭收拾好桌子,她本来以为霍司承真的忘记了这件事情。

    直到晚上睡觉时,楚千千也洗了个澡,当她从浴室出来时,看见霍司承居然不像往常一样在书房里,而是早早的就换好睡衣,靠在床头上,拿着一本书在看。

    虽然屋里的灯是关着的,可霍司承床头的台灯却是亮着的。

    霍司承看她出来,放下书,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说道,“来,坐这。”

    眸光,讳莫如深。

    楚千千看着这一幕感觉非常诡异,她靠在浴室的门上,手里拿着吹风机,干笑,“我头发还没干呢,就先不过去了。”

    “来,我帮你吹头发。”

    霍司承说话时,想到那天楚千千喝醉了,把脑袋埋在他身上,撒娇让他吹头发的事情,眼底掠过一丝几不可闻的笑意。

    “不用不用,您的纤纤贵手是赚钱的手,给我吹头发岂不是大材小用了。”

    楚千千说着,真想把吹风机插到床头时,耳边响起霍司承带着威胁的声音……

    “我数到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