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89章 那三年,过的狗都不如
    李淑梅并不认识方莲凤,她以为方莲凤只是一个认识楚千千的人,见状,跪着就爬到方莲凤身边,哭着说,“您认识她是吗,您有所不知啊,这个女人以前是我儿媳妇,两个人大学就在一起了,我儿子对她特好,可是这个女人前阵子认识了个有钱人,就跟我儿子离婚了,离婚就算了,居然怕我儿子影响她,现在要害我儿子坐牢!”

    李淑梅说的声泪俱下,方莲凤听的怒不可恕。

    “楚千千,我早就看出你是这样的女人,当年我不让霍司承娶你,你现在又用阴招勾/引上他,你说,你是不是骗他说你自己没结过婚!”方莲凤一边骂楚千千,一边拉起李淑梅,“你别怕,我不会让她得逞的,我也会救出你儿子的。”

    方莲凤拉着李淑梅起来。

    李淑梅也不傻,这一听,一下子就知道方莲凤肯定和楚千千新的老公有关系,她起来后,拽着方莲凤的衣服说“这个女人的老公可厉害了,你得罪的了吗?”

    方莲凤虽然是为了自己才跟李淑梅站在一条战线上,这会看见李淑梅刚才还在地上的手,现在抓着自己的豪华大衣,赶紧把衣服袖子从李淑梅手上抽出来,才说,“你放心,我当然得罪的了。”

    楚千千见这架势,想走,却被方莲凤喊住,“楚千千你别跑,我们三个人现在进去,给霍司承说,让他看看你到底是什么面目。”

    无奈之下,楚千千也只好跟着方莲凤和李淑梅两个人回了屋子。

    在路上,她也偷偷给霍司承发了短信,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也好让他有个准备。

    ——

    三个人到别墅门口时,门是开着的。

    楚千千走在最后面。

    其实连楚千千都不确定,霍司承这次会怎么做。

    而她也不想给霍司承添麻烦。

    李淑梅是跟在方莲凤身后进去的,她一进入房间,抬头看见穿着家居服,坐在单人沙发上的霍司承,愣了一下,开口问,“这位是……”

    “这位是我儿子,天辰集团总裁,当然也是被你这个前儿媳迷惑了的,她的现任老公。”

    方莲凤介绍时,前半句带着浓浓的骄傲,后半句则是对楚千千深深的厌恶。

    李淑梅看着霍司承,她一把年纪了,可是看见霍司承,还是忍不住感叹他的颜值,气场,甚至比电视上那些明星还要出彩。

    楚千千站在最后面,非常抱歉的说,“对不起,我……我没想到会这样……”

    “没事,你过来。”

    霍司承招手,把楚千千叫到自己的身边。

    楚千千想走,却被方莲凤拽住,愤怒的说,“儿子,你别傻了,别再被这个女人骗了,你知道我身边这个是谁吗?是她的前任婆婆!也就是说她是结过婚的!”

    方莲凤一边说着,一边拽了拽身边李淑梅的衣服。

    李淑梅也明白,连忙接着说,“是啊,我儿子沈昊和她大学就认识,对她可好了,捧在手心的宠,我也喜欢她,对她也好,可就有一天她突然说什么都要离婚,我儿子为此一蹶不振,夜夜买醉,就是前阵子才缓过来……”

    “听见了吗?儿子,这个楚千千我当年就给你说,她不是什么好东西!”

    听着方莲凤和李淑梅的一唱一和,霍司承也不着急,缓缓开口,“如果没记错,我再见楚千千时,是她在民政局门口和你儿子办离婚,当时是你儿子手里挽着一个女人。”

    听见这个,李淑梅就错愕了,她没想到霍司承居然看见了。

    自家儿子离婚再娶她能不知道?

    可李淑梅还是说,“我儿子就是被她们姐妹两给骗了!她和贺雅大学就是好姐妹,这次离婚,也是姐妹两策划好的仙人跳!先让贺雅勾/引我儿子,然后楚千千再出来抓奸,强迫我儿子和她离婚!”

    其实李淑梅这阵子别说多后悔让沈昊跟楚千千离婚了。

    这个贺雅真不时隔省油的灯,不能像楚千千以前那样伺候她就算了,还懒的要命,自己的衣服都不爱洗,沈昊娶了她后,一下从以前的一家之主,直接跌成佣人。

    李淑梅最心疼儿子,看见儿子每天还给贺雅洗衣服,她就一肚子气。

    “李淑梅!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楚千千在一旁忍无可忍,终于忍不住了!

    “你怎么叫我呢!”

    李淑梅还想反驳,楚千千就开始说了。

    “我在你们沈家,受的什么委屈,你不知道吗?你的房子和沈昊房子,从来不打扫卫生,我每天下了班先去给你做饭,再回家给沈昊做饭,周末也不能闲着,要去给你家和沈昊家打扫卫生,而你呢?连垃圾都不倒,在家里堆着都臭了,也会等着周末我去收拾我去倒。”

    听了这个,李淑梅的脸色不太自然,因为楚千千说的是实话。

    “这……”

    “还有!你说沈昊对我好?我怎么不知道,家里所有家务都我做就算了,他做项目经理,十几万的奖金也不会想到给我买任何一件东西,反而去给她的助理买首饰,我生气,你还在家里骂我胡搅蛮缠不懂事!结婚三年,无论任何纪念日,他都不曾送我一件像样的礼物。”

    楚千千听着李淑梅刚才那些没良心的话,她再也憋不住了。

    一说,就说个没玩,等说完了,自己都觉得自己那三年,真的是过的狗都不如,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霍司承听着,脸色也黑了下来,他站起身,将哭成泪人一样的楚千千搂在怀里,一语不发。

    李淑梅听着楚千千这么说,一时没憋住,说,“那也是你自愿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拿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来给我打扫卫生吗?我求你让你每天回家给我做饭了吗?”

    “你有没有良心?”

    楚千千听着李淑梅这些话,心真的凉了,感觉自己那三年的好心都是喂狗了。

    “滚出去!”

    霍司承也听不下去了,开口赶人。

    “你别听她的,其实……”

    李淑梅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膝盖一软,又想下跪……

    “你如果再在这屋子里呆超过一分钟,你就和你儿子去牢里做伴吧。”

    霍司承搂着楚千千的手有些发紧,他从来不曾想过,楚千千前三年的婚姻,居然过的是这样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