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94章 楚千千,不许睡觉!
    楚千千在公交车站的旁边,想走却又不敢,她担心万一自己前脚走了,后脚公交车来了怎么办?

    更何况,这里离下山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如果下这么大的雪,如果一路都没有车,她不确定自己能坚持多久,突然有点后悔没有穿靴子出门。

    只是,这时候雪已经开始下了,而且山里的雪下的比城市的大,楚千千只是在公交车站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旁边的雪就积了不少,这让她更加确定,公交车很可能是被困在哪里。

    无奈之下,她只好选择向身下走。

    毕竟向山下走,还可能车多,如果往山上走,看起来离姚村不远,可山上的雪很可能要比这里大,比较之下,楚千千决定向山下走。

    她走的飞快,以加快身体的热身,只是这个时候天全部都黑了,前路也是一片黑暗。

    “恐怕这个天气会出来乱走的,只有我了吧。”

    楚千千边走边自嘲。

    走了一会,她听见包里“叮叮咚咚”传来手机的声音,知道这里应该是有信号了。

    她拿出手机,上面一堆来电提醒,几乎都是来自一个人——霍司承。

    这让楚千千的心里暖了一下,她一边搓着手,想给霍司承拨回去,可是手太冷了,经过多次努力,才把密码解开,然后点击霍司承的电话。

    这时霍司承正在开车赶往山上。

    当电话响起,看见屏幕上是“楚千千”三个字时,他悬着的心,似乎突然放下来了一些。

    “你在哪?”

    霍司承接起电话,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

    “我……我在下山的路上,没有公交车了,我没有办法……”

    楚千千的声音哆嗦的厉害,她的手太冷了不足以支持她一直把电话拿在耳边,无奈之下,只好将电话调成公放,两只手举着。

    “你发个位置给我,然后站在那里不要动,我现在开车过去。”霍司承说完,又觉得这么冷的天,如果一直站着不动只会让身体更容易冻僵,又问,“你面前是一条直路吗?”

    “是……”

    “你先把位置发给我,然后再给我打电话,同时顺着路走,听见了吗?”

    霍司承嘱咐,首先他要保证自己没有走错,雪越下越大,如果楚千千全副武装,他可能还不那么担心。

    可是出去的时候楚千千穿的什么,他是很清楚的,那么少的衣服,那么单的鞋子,在这样的天气可以说是非常危险。

    “好,我知道了,我给你发,发完你打给我好不好,我,我手冻僵了。”

    楚千千勉强的说,她的手虽然一直在口袋里面,可是因为天气太冷,整个人都有点冻透了的感觉,所以手的灵活度也很差。

    “好。”

    霍司承听了这句话,整个心都被捏住,忍不住又踩下油门。

    不多时,楚千千把位置发给霍司承,霍司承在确认之后,再一次给楚千千打电话。

    “你冷吗?冷的话要不……”

    霍司承担心楚千千失去意识,可是又担心她的手冻坏了。

    “我刚才发现包里有耳机。”

    楚千千边走边说,听见这个,霍司承的心才放了下来。

    霍司承离楚千千那里有二十几公里的直线距离,开过去至少要一个多小时,甚至两个小时,加上是山路,他也不可能开的太快,就无形之中增加了到达的时间。

    “楚千千,你要一直跟我说话,听见了吗?自少每一分钟都跟我说一次话。”

    在这样的天气,天这么黑,这么冷,楚千千一个人在山路上走,可以说是最危险的事情了。

    “好,好。”

    楚千千答应。

    霍司承集中精力开车,过了一会听见楚千千那边没有声音,他赶紧说,“楚千千,你说话!”

    “好。”电话那边,是楚千千的声音,但是很轻,有些沙哑,“霍司承,你给我说说话吧,唱个歌也行,不然,不然我好像有点困。”

    “困?”霍司承蹙着眉头,他已经开的尽量快了,可是还是离那里有十几公里,“你不要睡觉,楚千千,我陪你聊天,我跟你说话。”

    “好,那,那你说一下第一次见我的感觉吧。”

    “第一次见你,是在大学门口,你拉着皮箱进学校,我骑自行车撞上了你。”

    一说第一次见她,霍司承就马上想了起来。

    那是楚千千第一次到学校,她一个人瘦瘦弱弱的,提了那么大一个皮箱在学校的林荫路上走,霍司承着急去学生会,自行车骑得太快,拐弯时会没注意看,撞上了楚千千,还把她的连衣裙弄脏了。

    “对,没错。”楚千千也想起来,笑了起来……

    “然后就是你去学生会报道的时候……”

    霍司承一边开车,一边滔滔不绝的给楚千千说大学时候的事情,一刻都不停,如果楚千千那边没有反应了,霍司承就会不停的喊她,一直到她有反应位置。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电话那边,楚千千的声音越来越虚弱,越来越小,霍司承要很用力听,才能听清她说的什么。

    “我好困啊,我睡一会……”

    楚千千喃喃。

    霍司承在听见这句话后,整个人全部的神经都紧张起来,他在电话那边拼命的喊,“楚千千!不要睡觉,不许睡觉!”

    可是,无论怎么喊,电话那边都没有任何回答。

    霍司承看着自己离楚千千那边的距离,并不太远了,可是是山路,也不好说,更何况他也不知道楚千千这个情况能不能撑到他到达。

    车一边开,霍司承一边在电话那边喊,“楚千千,你醒过来,你不要睡。”

    可是电话那边依然只有背景的风雪声,没有任何应答,霍司承第一次觉得自己会失去楚千千,彻彻底底的失去。

    一种患得患失的心里,让他的心缩成一团,甚至连呼吸都困难,他根本不敢想自己等一下过去,如果楚千千已经没有了脉搏怎么办。

    车又开了半个多小时,当霍司承刚刚转了一个弯时,看见路的正中间,有人躺在那里。

    “楚千千!”

    霍司承知道,那是楚千千,他下车飞奔过去,将女人抱起,抱到副驾驶上,然后将副驾驶放倒,开着最足的暖气,才去摸她的鼻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