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00章 从母婴室里传出的声音
    “完了被发现了,我们快走吧!”

    余菲菲看见贺雅转身,赶紧拉着楚千千走。

    楚千千也没有挣扎,和她向咖啡店的方向走去。

    毕竟沈昊当年做了那么多事情,现在贺雅这么快就出轨,楚千千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坐在咖啡厅里,余菲菲托着腮,说道,“唉,千千姐,这天底下好男人太少了啊,现在是不是都流行出轨啊,养小三什么的?”

    看着这个刚刚从大学校园走出来的小姑娘,天天就见这些事情,楚千千笑着安慰她,“好男人还是多的,不过只要不要什么时候,都想着靠男人,就不会悲剧啦。”

    楚千千现在想来,她不幸之中的万幸,就是当年沈昊曾经劝她辞职做全职太太,被她拒绝了吧。

    如果她做全职太太,手头一毛钱都没有,他再出轨,那才真是最可悲可怜的。

    “嗯,其实我觉得,公司霍总和薛总都是好男人。”余菲菲好奇的问楚千千,“千千姐,霍总和之前那个来公司的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大家都说他们是男女朋友来着,”

    余菲菲倒不是质疑楚千千,她就是说话比较直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

    “这个……目前不是吧,以后谁知道呢。”

    楚千千垂下睫毛,说到这个问题,她也觉得有些伤感。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霍司承现在对她这么好,可是楚千千心里却依然有着深深的不安全感。

    她总觉得,只要阮月薇回来,她就一定会出局。

    “怎么还有目前和以后?”余菲菲喝了一口咖啡,不解的问。

    楚千千没回答她,笑着说,“我先去下洗手间,你等我一下。”

    她说完,就离开咖啡厅,顺着标识向商场的洗手间走去。

    因为是工作日,又是上午,商场的人少的可怜。

    楚千千用完洗手间出来,正在洗手时,听见一旁的母婴哺乳室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仔细听,好像是有人在喊救命?

    这让楚千千的心紧了起来,不会是有人在这里抢劫吧?

    她壮着胆子走过去,轻轻推了一下母婴哺乳室的门,却推不开。

    按理来说,母婴哺乳室是没有门锁的,既然推不开肯定是有人把门堵上了。

    楚千千又用力推了下门,门被推开了个小缝。

    可就在这时,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

    “你,你慢点啊,是不是有人来了。”

    这个声音,楚千千能不清楚?

    当年她在家里撞见沈昊和贺雅时,贺雅就是这种娇媚的声音。

    这让楚千千意识到,这里面的人是贺雅……

    就在这时,男人的声音也响起,“还不是你太浪,叫的声音太大。”

    而这一次,这个声音不是沈昊的,当然也不可能是沈昊的,楚千千猜是刚才那个男人的。

    如果按照余菲菲说的,这个男人是有家室的话,贺雅还真是爱对已婚男人下手啊。

    “哎呦,我叫这么大声,那还不是好几个月没被你吃了,想的不得了嘛。”

    “我也想啊,就是家里老婆管得严,所以今天一放假,我这不就第一个约你了。”

    楚千千并没有偷听的癖好,而且这件事情也不关她的事,不过楚千千离开时,还是听见了上面两句话。

    看来贺雅在和沈昊纠缠的同时,应该已经和这个男人有关系了。

    想到沈昊头上绿帽一堆,甚至还有发展成青青大草原的可能性,楚千千心里反而有点幸灾乐祸。

    就是想想那个男人的老婆,真是可怜。

    ——

    “怎么去那么久?肚子不舒服嘛?”

    余菲菲看楚千千这么久才回来,关心的问。

    “没有,听了点限制级对话。”

    楚千千笑着说,她又不是圣母,怎么可能去同情沈昊?

    这所有的一切,不都是他自找的嘛?

    “什么限制级?给我说说啊。”

    “小孩子不要听这些。”

    楚千千故意打趣她。

    两个人在咖啡店坐了一个多小时,才接到那个店铺的电话,又匆匆赶回去换衣服,化妆。

    这家租衣服的店铺里有三个化妆师在。

    楚千千和余菲菲在换好衣服后,坐在化妆师的面前,这时候已经有另外一个女人正在化妆了。

    不过她穿着一身紫色的礼服,一看就非常好看了,质量也好,和楚千千和余菲菲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哇,樊女神,你今天太漂亮了,每年你都这么美!”

    余菲菲看见那个女人,就兴奋的打了招呼。

    那个女人看了一眼余菲菲,笑着说,“你也很可爱。”

    这个被余菲菲称为樊女神的人,很快就化完妆,早早的就走了。

    楚千千虽然自己在化妆,可是她一直从镜子里看着余菲菲说的这个樊女神,她的气质很好,身材也好,穿着礼服,加上精致的妆容,真的是配得上女神这两个字。

    等樊女神走了,楚千千才问,“你这个女神是谁啊?气质真好。”

    一听就楚千千夸自己的女神,余菲菲马上喜滋滋的说,“当然好了!樊女神叫樊一兰,每年公司年会都是她是主持,她是学舞蹈的,不但主持好,跳舞也好,每年她不单主持,还跳舞,超级厉害!”

    “嗯,从内而外的气质就不一样。”

    楚千千夸道。

    不得不说,虽然看脸可以感受到,樊一兰应该已经有30多岁了,不过她刚才坐在那里,那种淡定优雅的气质,可以说许多同龄女人是和她不能比的。

    等她们两个化好妆,披着外套打了个车赶到年会的会场时,那里已经有很多同事到了。

    整个宴会厅非常大,差不多有一千平米作于的样子,放着许多张桌子,大部分桌子已经坐上了人。

    余菲菲拉着楚千千找了个比较考前的两个空座坐下,“就坐这里,等一下好拍视频。”

    她们坐好,不多时,又陆陆续续有人进来。

    “段哥好!”

    在楚千千和余菲菲两个人都埋头看手机时,旁边有人打招呼。

    她们两个一抬头,正好看见刚才在商场里和贺雅挑首饰的那个男人,这会正好坐在和她们同一张桌子上。

    两个人面面相觑,气氛一度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