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15章 他从监狱里出来不会放过你的
    “这……这也太多了吧?”

    楚千千虽然心里很高兴,可是她第一次见这么多口红。

    送礼物的霍司承反而有点不知道怎么解释,“主要导购当时给我推荐了好多色号,我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区别,而且每支也不贵,就三四十美金,我就多买了一些。”

    想着东西都已经买了,楚千千将手提袋放下,胳膊环住霍司承的脖子,把脸凑上去,亲了他的脸颊一下,“谢谢,我很喜欢。”

    她本来只是想轻轻点一下,可就在亲过之后,楚千千刚想退开,却被男人的手掌压住后脑勺,不让她逃开,随即男人的吻跟了上来,吻在唇上,尝尽滋味,似乎是要将这一周多的思念全部融入这个吻里,传递给楚千千。

    直到女人被吻的脸颊滚烫,才肯放开。

    楚千千坐回副驾驶,用手不停地抚/摸着自己的脸,明明是冬天,可是半天这热度却依然褪不下去。

    “去哪?”

    霍司承反而更加容易冷静下来,他发动了车。

    “都可以。”

    楚千千现在脑袋还在刚才那个吻里,一时也想不到去哪。

    霍司承对于约会这件事情,想法还停留在五六年前,他们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楚千千也属于文艺少女,喜欢看看电影什么的,偶尔还去看过几场话剧。

    “那去看电影吧。”

    霍司承说着,转动方向盘,将车开出小区。

    ——

    当霍司承带着楚千千到电影院。

    楚千千看着玲琅满目的电影,有些无措,想想看自己上一次进入电影院,恐怕也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还是和霍司承在一起。

    那时候楚千千一直觉得沈昊是个不懂浪漫的人,可后来她才知道,不是沈昊不懂浪漫,而是他可能一直没有在自己身上用过心。

    是电影的贺岁档,可以选的电影还是比较多的,不过都是国产的电影。

    “选一个吧。”

    霍司承平时看电影也只挑一些经典的看,他很少来电影院看电影。

    和楚千千一样,上次来电影院,也是五六年前的事情。

    楚千千选了一个时间最近的电影,是一部讲80年代爱情的片子,两个人像情侣一样,买了爆米花,可乐,才进了影院。

    只是,霍司承走在影院时,楚千千可以听见周围有女生在说,“这个男人好帅啊。”

    “是啊,是明星吗?”

    而相比之下,楚千千却暗淡不少,她抱着可乐,跟上男人的脚步。

    电影很感人,却有个虽然圆满,却不完美的结局,男女主角,因为女主角去乡村支教,二人分开了许多年,后来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孩子,在二人都步入老年的时候,在世博会上看见彼此,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

    电影结束。

    那一眼,就好像是给过去几十年的感情一个交代。

    出来之后,虽然电影院里的人都哭的稀里哗啦,可楚千千却没有哭,霍司承有些意外,“你看电影倒是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说话时,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不自觉捏了捏口袋里的纸巾。

    听他这么一说,楚千千反而有些不好意思,“长大了,成熟了,也不能总哭了。”

    以前楚千千看电影都喜欢哭,霍司承都要为她专门准备一包纸。

    ——

    看过电影后,也差不多到了吃完饭的时候。

    由于是过年期间,店铺都没有开门,两个人就找家火锅店。

    也许是过节最后一天,加上其他店铺又没开门,火锅店的人不少。

    服务员为二人带了座位,当楚千千和霍司承坐定位置时,邻桌的人马上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说了一句,“霍总。”

    楚千千一片头,发现果然不是冤家不聚头,旁边坐这的人居然是段衡和贺雅。

    旁边的这两个人他都认识,随意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贺雅看着楚千千跟霍司承一起来吃饭,两眼都快冒火了,“楚千千,你可太有本事了。”

    虽然贺雅跟霍司承没有上下级关系,可是段衡有啊,段衡一听贺雅这么冲撞楚千千,气的脸都绿了,“闭嘴,这是我们老总夫人,你胡说什么呢!”

    贺雅看着段衡,十分不满,“老总夫人怎么了,她还是我老公前妻呢!”

    听你了贺雅的话,段衡愣了一下,他怎么可能相信霍太太是个二手货?他赶紧说,“你别乱说。”

    “我怎么乱说了?你去问问她。”

    贺雅指着楚千千,丝毫没有示弱的样子。

    段衡看了看霍司承的脸色并不太好,也不敢确认,只是抬手说,“服务员,结账!”

    “我们为什么要走?我还没吃呢!”

    贺雅不服气,为什么是他们走而不是楚千千和霍司承走?

    “赶紧结账走人!”等服务员过来后,段衡也没问多少钱,从钱包里抽出七八张百元大钞扔给服务员说,“不用找了。”

    然后拉着贺雅就要走。

    霍司承和楚千千都没有说话,可这时周围的人都注意到这里的情况,纷纷看了过来。

    可贺雅却不要走,她站在楚千千和霍司承的桌子前,“楚千千,你是不是想去告诉沈昊我出轨了?我告诉你我才不怕,有本事你就去说,我也不怕你。”

    贺雅这么说是因为她心虚,她虽然跟段衡是情人关系,可是她也明白,段衡是永远不可能娶她的。

    像沈昊这种会傻乎乎跟老婆离婚的男人,其实并不多。

    “你是不是搞错了,贺雅,我为什么要去告诉沈昊?他和我有什么关系?”

    面对贺雅的心虚,她的无理取闹,楚千千再也无法闭嘴不搭理。

    而且大家都看着,她也不可能去等霍司承去跟贺雅理论什么,只好站了出来。

    “哼,他和你没关系?你们结过婚就别想像没结过婚一样,我之前去看他,他说了,从狱里出来不会放过你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反正他工作也没了,就跟你耗着。”

    贺雅指着楚千千说,完全是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势。

    她和沈昊都一样,虽然霍司承就在旁边,也根本不敢去找霍司承的麻烦,只敢拿楚千千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