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16章 你可以尽情的反抗我
    “段衡,如果你的女人再多说一个字,你明天就不用来公司上班了。”

    霍司承坐在那里没有动,也没搭理楚千千,而是对段衡说。

    “你闭嘴,别说了!”段衡本来是管不住贺雅的,可是霍司承下死命令了,他只好一边拽着贺雅,一边给霍司承他们道歉,“对不起霍总,打扰你们吃饭了。”

    楚千千蹙眉,看着贺雅由于说的太激动,口水可见的喷洒在桌子上。

    等他们走了,楚千千才抬头小心翼翼的问,“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还是我回家给你做吧。”

    和楚千千一样,霍司承也看见这整张桌子包括餐具,都因为刚才贺雅的口水横飞而导致被污染,就算还在这里吃,也不可能再坐在这个桌子上了。

    “好吧。”

    霍司承点头同意,由于还没点菜,所以他们直接起身离开。

    ——

    一路,楚千千都是沉默。

    到了家里,霍司承才说,“别担心,等沈昊出狱我会派人跟着他的,不会让他有机会伤害你。”

    他也只有这个办法能保护楚千千。

    毕竟大家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霍司承也不可能把楚千千24小时绑在身边,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监视沈昊的举动,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再报警把他抓进去。

    “谢谢,要不我去学学跆拳道啥的?”

    楚千千歪头,想着自己也不能太弱了,天天只能被人保护。

    “其实你们女人力气比较小,如果一个成年男人想制服你,根本就不会给你还手的余地,单是力气上的压制就足够了。”

    霍司承解释。

    像霍家这种大家族,对子女进行基础防身教育是必须的,霍司承也是从小一直在学各种防身术,防止自己被绑架,或者是在特别恶劣的环境下如何生存下来。

    “别小看我,我前些年在家里搬东西挪柜子什么的,也攒了不少力气。”

    以前沈昊很懒,楚千千在家里就是大拿,什么都会做,也什么都做,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女汉子。

    “是吗?要试一试吗?”霍司承一抬手,将楚千千邸在墙上,薄唇贴着女人的耳朵,声音带着蛊惑,“你可以尽情反抗我。”

    然后吻落在她的脖颈处,轻咬。

    “我……”

    楚千千想抬手,可是这一次她发现,男人的力气是真的大,任她想如何挣扎,可是两只手都抬不动。

    霍司承只是吻她,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不过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男人的身体抵着她,腿也抵着她的双腿,楚千千感觉自己连抬脚都费劲。

    她这一次才知道,霍司承说的力量的差距是什么。

    以前霍司承虽然把她邸在墙上,可是力量却很温和,她想抬手,还是可以动摇的,而这次男人是动真格的,大掌握着她的手腕,紧紧的贴在墙上。

    楚千千只能被男人压在墙上,承受着他的吻,他的动作。

    “现在知道了吗?”

    霍司承微微抬头,他刚才足足吻了女人五分钟,楚千千也足足挣扎五分钟,却依然发现自己纹丝不动,只能被动的被男人吻。

    “知道了。”

    脸色爆红的楚千千,撅着嘴,头发垂在肩膀上。

    “不过,我不会让别的男人有机会欺负你的。”

    他,怎么舍得?

    霍司承说着,直起身来,给楚千千一定的空间让她站住,然后俯下身,将她一个公主抱。

    “额,你不吃饭了?”

    “我决定先吃你。”男人说着,就将她抱着想向楼上走,可是路过厨房的时候,却微微停下步子,黑色的眸子里满是蛊惑,“或者老婆喜欢在厨房?”

    “我,我不喜欢厨房……”

    楚千千脸色再一次红透,以前为什么她没有发现霍司承是一个这么污的人?

    他总是能找到奇奇怪怪的地方,来欺负她,还记得上一次是梳妆台……

    “既然夫人不喜欢,那就去楼上吧。”

    霍司承抱着女人,快速上了楼。

    等楚千千被放在床上,因为是抱着她上来的,这一次霍司承没有开灯,周围一片黑暗,只有月亮挂在窗外,借着窗外微弱的光线,楚千千只能看见霍司承的轮廓。

    “为什么不开灯?”

    霍司承伸手,轻抚女人的小脸,声音略带沙哑的说道,“听说,如果眼睛看不见,身体就会更加诚实。”

    “你到底是哪里听来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楚千千的脸都红透了,可是霍司承看不见。

    他的手抚过,诉说,“老婆,我好想你,在国外的每一天我都在想你。”

    霍司承发现,自己在离楚千千越远,自己就回越想她,尤其是最后一天上飞机前为她买礼物时,想着回去就可以见到她了,霍司承才会一开心,买下导购推荐的所有口红。

    “我……我也想你。”

    楚千千对思念,对情感的表达并不如霍司承那么行云流水,尤其是在男人身下,她更加害羞。

    霍司承的身体游走在她的身上,欺负她,一直到楚千千渐渐进入状态,霍司承才进行下一步动作。

    与楚千千一样,霍司承能看见的,也只有楚千千的轮廓,窗外的月光洒进来,女人暗着的身体却像被勾勒出一条银色的描线,显得更加迷人。

    ——

    翌日,楚千千裹着蚕丝被,在满身酸痛中醒来。

    昨夜那种看不见,只能用身体去感受,却带来了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霍司承也变得更加不一样,而代价就是现在楚千千满身的酸疼。

    她是披着被子去浴室的,站在镜子前,果不其然身上满满都是欢爱的记号,这一次甚至连耳后都有,楚千千先洗了澡,然后化妆,穿好高领毛衣。

    又拿出来遮瑕霜把耳后那个吻痕勉强遮住,却也不敢扎头发,只能披着,这样可以尽可能多的遮住耳朵后的痕迹。

    而霍司承也起床了。

    “你怎么把痕迹留在这里了,万一被同事看见了。”

    在吃早饭的时候,楚千千一低头,长发就会落下来,有点麻烦,可是她却不敢把头发别在耳后,所以才忍不住抱怨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