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32章 把自己主动送给他(月票加更)
    咖啡厅里,庄娴依然穿着优雅的套装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子旁边。

    慕亦非走进去,坐在她对面,直接开口,“庄阿姨,你为什么这么做?”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庄娴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嘴唇保持优雅的弧度。

    “你安排我去找楚千千,然后又安排别人在门口偷拍我们,对吧?”

    慕亦非以前喜欢阮月薇,对庄娴他多少有点了解。

    这种手段绝对是她做的出来的。

    “亦非,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而且这件事情不是也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吗?”

    庄娴看着慕亦非,从容不迫。

    她做事很有分寸,虽然大家拍了,可是又P掉了楚千千的头部,所以除非非常熟悉的熟人,那种看身材也看得出是她的熟人,不然别人肯定是认不出她的。

    而这个人只有霍司承一个。

    也就是说,庄娴这件事情就是做给霍司承一个人看的。

    慕亦非看着庄娴,“真是没想到,堂堂阮家夫人,居然为了自己家女儿,去做这么让人不齿的事情,我也是服气了。”

    其实慕亦非也知道,自己这点本事怎么可能说的过庄娴?

    不过是咽不下这口气。

    他居然被人算计了,而且这件事情不是算计他,而是算计霍司承,算计楚千千,他只是个附带品,这才是更不爽的地方。

    “亦非,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你有什么权利说我?退一万步说,是我让你去找楚千千的,可我也没有说让你把她带去酒店啊?”

    一句话,慕亦非语塞了。

    他突然就后悔来找庄娴了。

    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真是这么回事。

    “她当时喝多了,睡着了,我连霍司承家在哪都不知道,不把她带到酒店,我难道把她带到我家?”

    慕亦非急了,他虽然有过不少女人,可是从来不会占这种便宜。

    庄娴这么说,在他看来绝对是侮辱他!

    气的就打算走。

    庄娴看慕亦非要走,才说,“亦非,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看出来了,你现在也不喜欢我家薇薇了,不如你想办法把楚千千睡了,然后把艳/照发给霍司承,只要霍司承和楚千千分开了,你不就有机会了?”

    慕亦非站在那,低头看着眼前的庄娴,年过50保养得当,表情很优雅,却没有想到如此歹毒,说出的话和这副皮相完全不符。

    “我和你女儿不一样,追女人,本少爷还不屑于用这么下三滥的招数。”

    慕亦非说完,起身就走。

    他现在突然觉得阮月薇这一家子都是算计的高手,当年阮月薇那么小就利用他。

    后来阮月薇出了车祸,第一时间居然是来找他顶包,被他拒绝后,阮月薇又哭哭啼啼说求求他别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为了让慕亦非心甘情愿的闭嘴,那天阮月薇把自己脱光主动送上门让他睡。

    也就是那一天,慕亦非对阮月薇恶心透了。

    ——

    楚千千在视频发出后的整整一个星期都坐立不安,甚至失眠,她知道霍司承肯定会认出照片里的她。

    会不会误会她?

    不会还因此而跟阮月薇好?

    到了晚上,楚千千无论如何也坐不住,干脆打车去了阮月薇在的医院,由于是晚上,虽然大门处没有人把手,可是病房外面都是24小时值班的保安,似乎是在保护阮月薇的安全。

    楚千千一个人徘徊在病房楼下,不知所措。

    她上不去,霍司承也不与她联系,这阵子,霍司承真的好像从她的世界蒸发了一样。

    楚千千很想他,连晚上睡觉都想,却没有任何办法。

    可这时,霍司承在阮月薇睡觉时,独自站在病房的床前,脑海里,满满引出的都是楚千千的影子。

    他也恨自己,这个女人背着自己去和别的男人睡觉,他还在想她。

    可就在这时,霍司承垂眸,看见楼下有一个小小的影子在晃动。

    他一眼就认出,那是楚千千。

    “千千?”

    霍司承眯起眼睛仔细看,楼下那个抱着手机徘徊着的人,确实是楚千千,一时乱了神。

    有一种冲动想下去,却又因为视频的事情,气上心头。

    可,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就在楼下,离他这么近……

    最终霍司承还是出了病房,跟保镖说过之后,下了楼。

    ——

    楚千千在楼下徘徊了一回,看着森严的安保制度,想着自己肯定是进不去了,正要死心,就看见明亮的病房大厅,有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一身深色的休闲服,头发没有打发胶,脚上还穿的是拖鞋……

    可她也一眼认出,那个男人就是霍司承。

    虽然只看见了一个轮廓,她也认得出。

    楚千千满怀激动,这次离上次见他已经有半个多月了,她好想告诉霍司承,自己好想他,想他想的睡不着。

    男人大步流星的到了楚千千面前,黑色的眸子打量着她,俊逸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的像有冰渣要掉下来一样。

    看见男人这副表情,楚千千本来满腹思念的情绪都到了嗓子眼,一下就被压了下去。

    她怯生生的说,“司承……我……”

    霍司承居高临下的看着楚千千,一只手按住她,大掌钳住她娇小的下巴,薄唇微启,“你想说什么?说你和别的男人睡了吗?”

    “我没有!”

    楚千千一听,她一直担心霍司承误会她,听了这句话才知道,自己的担心是真的。

    “没有?全A市都看见了,我霍司承的妻子衣冠不整的站在慕亦非身后的房间里,而他只/穿/着一件浴袍,你说,你们是事前还是事后?”

    霍司承看着楚千千,眼睛像是要迸发出愤怒的火光一般。

    捏着她下巴的手指也不住的用力,像是要把她那娇小的下巴捏碎。

    “我没有,那我承认我太难过,所以喝酒了,然后慕亦非来找了我,把喝醉的我……”

    “把喝醉的你带到酒店是吧?”霍司承冷冷的说,“楚千千,我对你的酒品还是非常了解的,你凭什么说你跟他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一喝酒就断片自己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