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33章 明天就是合约到期(月票加更)
    “我……”

    “你什么你?没话说了?”霍司承看着楚千千,“你可真贱,你难道就这么寂寞?只不过分开几个月,就要去找别的男人了?”

    他为了让阮月薇不自残,为了让阮家不用这件事情来限制自己和楚千千的事情,所以尽心尽力的陪着阮月薇,而楚千千在做什么?

    在和别的男人睡觉?

    “我没有!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我!我那天真的是喝醉了。”

    “贱”这个词,霍司承是多久没有对她说了?

    猛然一听就,楚千千甚至有点接受不了。

    可是她不想霍司承误会她。

    “没有?照片在那摆着?你让我怎么相信你?”霍司承捏着女人的下巴,“我看我短时间内和阮月薇是分不开,既然你没男人活不了,就自己滚吧。”

    听了男人的话,楚千千愣住了。

    她不明白霍司承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是自己滚吧?司承?你不要我了是吗?”楚千千说着话,眼泪啪啦啪啦就流了下来,“我和慕亦非真的什么都发生,我可以发誓,你也可以去问慕亦非。”

    不知道为什么,楚千千听见霍司承说让她滚,她的心那么疼,连呼吸都变得苦难了。

    楚千千一边哭,一边问,“是不是这阵子,你开始讨厌我了,如果你喜欢阮月薇了,你就给我说,我让开也没有关系,可是我不希望我和你之间是因为这种误会结束。”

    她不怕分手,她怕霍司承误会她,误会她和别的男人有一腿,误会她对他不忠。

    霍司承看着眼前,自己的女人眼泪落个不停,心一阵抽疼。

    这阵子之前对楚千千所有的想念,都涌了上来,看着女人这么哭,他没忍住俯身吻了下去,吻在楚千千的眼泪上,然后才去吻那久别的软唇,吮/吸着,强烈而浓郁,疯狂的表达着这许久不见的思念。

    楚千千也回应,她踮起前脚,揽住男人的脖子,回应着这个吻,回应着这份思念。

    可,在这个绵长的吻只进行到一半时,霍司承突然把楚千千推开,黑色的眸子带着些许厌恶,“你滚吧,我说过,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既然你已经跟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就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说完,转身就向病房内走去。

    楚千千没反应过来,等她再想去喊霍司承时,男人已经进了住院部,门口的保安也拦住她。

    “为什么会这样。”

    楚千千气急了,她真的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如果看见他和阮月薇亲密吃醋有错,那她就真的不知道做什么是对的了。

    楚千千晃着回家。

    她回的是「金城世家」,看着这每个角落,都是霍司承的影子,楚千千只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苦难,心脏疼的要命。

    想着霍司承日日夜夜陪着阮月薇,而她却还要被霍司承误会。

    楚千千就觉得不甘心。

    可不甘心又有什么用?至少现在看来的事实就是,阮月薇为了救她,少了一条小腿。

    她和阮月薇这样的关系,在外人看来,楚千千做什么都是微不足道的,就算把霍司承让给阮月薇也是应该的。

    ——

    楚千千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舍得搬离「金城世家」的别墅,不舍得搬离这个和霍司承有关系的地方。

    直两个月后的一天,她下班回来,看见别墅门口停着一辆卡车,几个工人在从车上往下搬东西。

    楚千千纳闷,跑过去问,“这是什么东西?谁让搬的。”

    话音未落,里面就传来轮椅的声音,楚千千转头,看见阮月薇坐在轮椅上,一脸无辜的看着楚千千说,“楚小姐,对不起,由于我的病情还不稳定,晚上不能跟司承分开,可司承总在医院陪我住着终究我不太方便,所以我就搬来这里住了。”

    楚千千站在门口,愣住了。

    她再傻,也听得懂这是什么意思。

    可阮月薇现在坐着轮椅,就让楚千千根本没有办法说什么,她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本来楚千千心里还有一点点的希望,也许,也许阮月薇是住一阵子就走,她和霍司承还有希望。

    可就在楚千千提着包向里走时,却发现阮月薇的东西被工人搬到二楼后,里面的几个佣人整理出来后直接放到了主卧里。

    “这是什么意思?”

    楚千千看着佣人把东西往主卧里搬,马上有了不好的预感。

    身后的阮月薇操控着轮椅过来,说,“楚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的病如果和司承住不是同一间房子也会……所以麻烦你暂时住去客房好吗?”

    “这……这是霍司承同意的?”

    此时此刻,楚千千的心都冷了。

    理智告诉她,这是应该的,阮月薇是为了救她才成这个样子的,可楚千千内心却是拒绝的,她觉得那个房间,那张床,是霍司承一起睡的,现在却要让别的女人睡在上面……

    “司承哥哥没给你说吗?”阮月薇捂着嘴,“我以为他给你说了,要不我让他给你打个电话。”

    “不用了。”

    楚千千寒着心,在那天晚上在医院见过面后,霍司承再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没有跟她有过任何联系。

    即便如此,楚千千还抱着希望,觉得是阮月薇限制了霍司承。

    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是她想多了。

    楚千千想去主卧把自己东西拿出来,却发现里面的更衣间里,浴室里,自己的东西一个都没有了。

    阮月薇在楼下,从轮椅上站起来,一瘸一拐的扶着扶手上了楼,跟楚千千解释,“楚小姐,你也别怪我擅作主张,主要地方小东西放不下,我就让佣人先把你的东西拿到客房去了。”

    楚千千一看,是离主卧最远的那间客房。

    “你还真是周到。”

    楚千千冷笑,去客房,看见她的东西上,还有一沓文件。

    当她拿起来,脸色却微微变了变,那是一份复印件,是她和霍司承一年契约的复印件。

    而楚千千看着复印件上写的合约到期时间,再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讽刺一笑。

    这恐怕是天底下最大的巧合了吧,明天就是合约的到期时间。

    她和霍司承约定的这一年,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