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41章 她只是想控制你(月票加更)
    “嗯,不是挺好的。”

    楚千千觉得,他也算是打起精神赚钱了,对家庭多多少少也算有了责任。

    “可是最近他跟一个女主播关系挺好的,玩游戏不是可以组队,他们就经常一起组队。”

    “你没问他?”

    “我问了,他说这是公会安排的,因为那个女主播人气高,让女主播带带他,他经常说那女主播看不上他,说女主播一个月好几万收入,那么多土豪追,怎么可能看得上他。”

    林佳玉说着,还是满满的担心。

    楚千千却听出了问题,“你有没有问过他,如果女主播看上他了怎么办?”

    “我……”

    其实林佳玉不用问,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

    两个人陷入沉默。

    因为是晚上,林佳玉的宝宝自己在前面后,楚千千和林佳玉在后面聊天,也算是安全。

    林佳玉看着宝宝说,“他多少会看在宝宝的份上,克制一下自己吧。”

    其实如果是以前,楚千千说不定真的会觉得男会克制。

    可在经历了沈昊出轨,加上之前贾安的种种行为,楚千千真的不觉得贾安会克制。

    而且在楚千千看来,所有的迹象表明,贾安出轨绝对是时间的问题。

    她劝林佳玉,“佳玉,也不是我自己的婚姻出了问题,就搅合你和贾安,是我真的觉得你多多少少该留个心眼,就算不为你自己,也要为了你的宝宝,他再过一年就上幼儿园了,所有都是钱啊。”

    “是,我知道。”

    林佳玉和贾安过日子,绝对是冷暖自知,贾安的品性,在这阵子已经暴露无遗了,可是林佳玉就是舍不得,看不开,希望他玩归玩,但是还是会和她好好过日子。

    “妈咪,我困了。”

    林佳玉的儿子在前面玩了一会,又走回林佳玉的身边,张开胳膊来讨抱抱。

    “好,我们回家睡觉觉。”

    林佳玉弯腰把儿子抱起来,满脸都是母爱。

    楚千千在一旁看着,想着自己前阵子流产的孩子,心中升起淡淡的失落。

    “好的妈咪。”

    林佳玉的儿子伸出小肉手,抱住林佳玉的脖子。

    “千千,我们回去了。”林佳玉跟楚千千说完再见,又对自己的儿子说,“跟阿姨说再见了。”

    “阿姨再见!”

    林佳玉的儿子冲着楚千千挥挥手。

    “拜拜,晚安。”

    楚千千分开后,才独自回家。

    ——

    其实霍司承在家里,虽然两个人都睡主卧,可这段时间霍司承都一直睡的主卧里的沙发。

    他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和阮月薇睡在同一张床上。

    好多次阮月薇穿了很性感的睡衣在他面前晃悠,可霍司承居然一点点反应都没有。

    其实阮月薇的身材是不错的,长相更是不错。

    可霍司承对她就是没有一点点的感觉。

    “司承哥哥,那我睡觉了,你,你真的以后都打算睡沙发吗?我们都要订婚了……”

    按照当地的风俗,其实订婚和结婚就差不多了,只是有证没证的区别。

    “睡吧,晚安。”

    霍司承翻了个身,把自己的脸朝着沙发的靠背。

    “晚安。”

    阮月薇说过晚安,坐在床上,穿着一身性/感的的丝绸睡衣,抓着被子的手慢慢缩紧。

    她在霍司承这里真是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尤其是在今天看见霍司承看楚千千的表情,她就知道,自己在霍司承心里的地位恐怕连楚千千的一丝一毫都没有。

    所以她必须要跟霍司承赶紧结婚,免得夜长梦多。

    霍司承躺在沙发上,也是心事重重,他趟了一会,听见身后传来阮月薇均匀的呼吸声后,才起身,去了书房。

    拨通傅海青的电话。

    “喂,司承,怎么了?”

    傅海青在值夜班,这个点并没有睡。

    “你能不能帮我找最好的心理医生,给阮月薇治病。”

    “给她治病啊……”傅海青一听这个有些为难,“不是我说,司承,她这个病真的属于比较深层次的,而且没有固定的特发性,我之前也问过几个专家,都表示她这个情况太特殊了。”

    “不能治?”

    “也不是不能,之前不是在付药了,不过之前我们做的各种测试,她都区域正常了,可是上次突然又自杀,实在有点……”

    傅海青欲言又止,他觉得接下来的话作为一个医生说,似乎不太合适。

    “怎么?”

    “她的病可能早就好了,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控制你。”

    以傅海青对阮月薇的了解,他觉得阮月薇很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这也能装?”

    面对傅海青下的结论,霍司承的眉头深深的拧在一起。

    “也不一定啊,就是我瞎猜的,你看我也不是心理医生。”傅海青马上又说,“也可能她真的有病,毕竟一个小姑娘,能用这么多极端的手段伤害自己,如果心理没有问题,应该也很难下手。”

    “……”

    傅海青虽然开了口,但是很快又推/翻了自己的理论。

    等挂了电话。

    霍司承坐在座椅上,看着对面那张空空的桌子,半年前,小女人坐在那里,假装看书其实偷看他的情景,再次浮现在霍司承的脑海里。

    男人忍不住勾起唇角。

    而听见里面电话的声音没了,阮月薇才蹑手蹑脚的离开。

    不过她因为带着假肢,是硬的,在碰到地面时会发出很轻微的响声,刚才霍司承在打电话没有注意,可这会电话挂断了。

    他清清楚楚的听见了阮月薇回卧室的声音。

    眉头更是拧在一起,刚才傅海青的话又浮上心头。

    等他回了房间,看着阮月薇躺在床上,霍司承也没说什么。

    不过他刚刚躺好,阮月薇突然开口,“对不起,司承哥哥,我刚才偷听你讲电话了。”

    其实,她刚才意识到自己假肢的声音有一点点大,由于不是很确定霍司承有没有听见,阮月薇决定自己先道歉。

    免得霍司承起疑心。

    “没事,也没说什么,就是问问傅海青你的病情。”

    看阮月薇并没有隐瞒他偷听电话的事情,霍司承刚才的一些疑虑,似乎也渐渐消失,他更趋向于相信阮月薇是真的存在心理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