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45章 不知道还能不能怀孕
    “她因为楚千千受伤了,治病没问题,赔偿没问题,要钱没问题,除了娶她,其他的都没问题。”

    霍司承拿着电话,脸色很黑。

    其实霍司承身为天辰总裁,庄娴下跪,阮月薇的逼迫,本来对他都不是威胁,而真正威胁到他的阮月薇的爸爸。

    阮氏的总裁。

    其实在阮月薇刚刚发现得了离开霍司承就自残的病时,阮月薇的爸爸就警告过霍司承。

    不过他的威胁也是简单粗暴,天辰动荡的话很可能会导致裁员,那么就会有人没有饭吃。

    身为天辰老总,他不可能不为自己的员工着想。

    “儿子,你怎么就为了个楚千千执迷不悟呢?她现在流产了,还能不能怀孕都不知道,而且你不想想,你娶了楚千千,你爸能同意吗?他现在是在国外,对你鞭长莫及,可是等他回来了肯定也会管啊。”

    方莲凤看自己儿子铁了心了,只好拿自己老公来压他。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用管,也希望你不要再插手这件事情了,如果你想买什么,你给我说,我会给你买的,或者你零花钱不够我会给你给,你不要因为一点点小恩小惠,就把我给卖了。”

    其实霍司承早就知道阮月薇给方莲凤送东西,他开始也没放在心上,因为阮月薇送礼他也会还,更多的时候他是直接还钱。

    却没想到方莲凤会为这点东西,答应了订婚日子。

    “儿子,你把妈当成什么人了,妈是真心觉得月薇合适你,你看月薇出生好,家世好,门当户对你懂不懂?古人的话是不会有错的。”

    方莲凤苦口婆心的遮掩着自己的私心。

    “妈,当初你也是小镇的,家里也不过是工人,我爸娶你的时候什么也没说,也没嫌弃你,你现在倒是嫌弃楚千千了?”

    霍司承忍无可忍,终于说出了这一句话。

    之前在方莲凤嫌弃楚千千时,霍司承就想说,可是没有说,现在方莲凤变本加厉,他也不得不说。

    “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霍司承也不耐烦了,“早点休息吧,晚安。”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这阵子,阮月薇因为订婚的事情,最近也暂时回家里住,说是要跟家里商量准备的东西。

    家里就霍司承一个人,他站在书房的窗前,看着窗外,手里拿着手机鬼使神差的就把电话拨给了楚千千。

    楚千千本来已经躺下还没睡,而是在用手机看新闻,看见霍司承的电话打过来,她自己吓了一条。

    她以为霍司承是要告诉她办离婚的事情,心里虽然有些堵,但还是接了起来。

    “喂。”

    “嘟嘟嘟……”

    楚千千刚接起电话,霍司承就赶紧挂了。

    他发现,现在的自己真的不知道要和楚千千说些什么好。

    他希望的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好,办妥当了,再去面对楚千千,再去把她接回来。

    而楚千千却以为霍司承是拨错号码了,虽然心里有着淡淡的失落,却也没有回拨。

    ——

    等到周一,离订婚还有一周的时间,霍司承在自己的公司开完早会,就赶到阮氏。

    刚到阮氏大厦门口,前台就把他拦住问,“先生,请问有预约吗?”

    “我是天辰老总。”

    霍司承拿出名片,放在前台面前。

    其实霍司承在A市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前台仔细一看,很快就认出了霍司承,赶紧道歉,“对不起霍总,我这就帮你联系老总。”

    “好。”

    前台联系了阮月薇的爸爸后,很快就允许霍司承上去了。

    霍司承坐着电梯到了顶层,直接进了总裁办公室。

    阮月薇的爸爸——阮海正坐在总裁办公桌里没有起身,看着他走进来,笑呵呵的说,“司承,来了啊。”

    “阮总,我今天来是有事要说。”

    “好好,坐着说,坐着说。”

    阮海正满脸笑容,让霍司承坐下,从表面上看去,是一个很和蔼的老人。

    可霍司承比谁都知道,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笑面虎。

    “阮总,关于阮月薇的病,我可以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也可以出钱,甚至可以配合治疗。”

    霍司承也不坐,而是开门见山的说道。

    听着霍司承这么说,阮海正刚刚还笑眯眯的脸,一下就扳了起来。

    “司承,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娶她这件事情恐怕是……”

    霍司承没把话说完,但是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阮海正坐在桌子前,把桌上的龙泉青瓷茶杯拿起来,用盖子瞥了瞥上面的茶叶,喝了一口才抬头对霍司承说,“我记得我半年前把话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们都是老总,手上掌握着员工的命运,我希望你明白这个道理,你一个冲动,手底下很多员工都可能失业,他们失业多少个家庭就会因此陷入困境。”

    他说的很慢,一字一句。

    其实这也正是做老板最重要的地方,他们赚钱更多的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自己的员工,一个公司只有正常运作,才能发的下工资,发的下工资手底下的员工才能吃的上饭。

    而阮海正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在知道阮月薇病的时候,拿自己手上的股权来威胁他。

    毕竟阮海正是阮氏老大,而天辰只是霍氏下面的一个公司,虽然做的比较大,但胳膊怎么也是拧不过大腿的。

    “阮总,我这次来是跟你好好谈的,我相信你也可以感受到我的诚意。”

    “司承,你还年轻,你不明白一个当父亲的心情,我就薇薇这一个女儿,而你又是我一直就看好的女婿人选。”

    阮海正说道。

    霍司承从小就是非常优秀,非常出众的,其实不止是阮海正,许多豪门贵族,也都很好看霍司承。

    那时候霍家跟阮家关系近,住的也近,也就促成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

    “阮总,这次阮月薇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我也希望您明白,其实今天我来是下定了决心的,如果您逼我,那我就不一定会做出什么断臂之事了。”

    霍司承坐在一旁宽大的黑色沙发上,黑色的眸子直直对上阮海正。

    代表着他决不妥协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