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46章 警察走向总裁办公室(月票加)
    阮海正身为阮氏老总,和霍司承肯定不是一个级别的,也不可能因为霍司承的几句话就被吓退。

    他也不吭声,而是问,“司承,霍家和阮家一向交好,你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破了关系吧?”

    “这对阮总是小事,对我是大事,我不喜欢阮月薇,娶了她反而对她是一种伤害。”

    “司承,你也不小了,我平时看你挺成熟的,怎么这种时候还犯糊涂了,生在我们这种家庭里,娶妻生子和喜欢不喜欢有什么关系?”

    其实阮海正说的没错。

    霍司承的父亲也是这个态度。

    生在这种豪门里,看起来衣食无忧,但其实不过是豪门的筹码而已,等到需要的时候就作为两个公司交好的纽带。

    这和古代和亲也没什么区别。

    “那阮总的意思是,我娶了阮月薇,然后不理她不回家可以,想在外面包几个女人也可以,甚至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生孩子结婚都可以是吗?”

    霍司承靠着沙发的椅背,看着阮海正。

    虽然霍司承是晚辈,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的态度明确。

    “司承,我也说了,阮家和霍家一直交好,如果你这么做,我肯定有我自己方法。”

    阮月薇是阮海正唯一的女儿,他也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受欺负。

    “阮总,那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司承,年轻人,做事不要太冲动,天辰下面几千个员工,加上工厂的工人,都是要吃饭的,你一个月发不下工资,就可能有人还不上房贷,而导致无家可归。”

    看着霍司承要走,阮海正最后还拿总裁的责任来威胁了他一把。

    可霍司承主意已定。

    ——

    当晚,霍司承约了应天宇,傅海青三人砸酒吧喝酒。

    包厢里,霍司承独自坐一个坐在一个双人沙发上,而应天宇和傅海青坐在一个沙发上。

    刚坐下,霍司承就先点了大摩62这个天价酒,吓得应天宇都不敢喝。

    “哥,这不会是鸿门宴吧,这酒里没毒吧?”

    大摩62这种天价酒,以前应天宇光是见过,根本没有喝过。

    “这是我专门买了老板的珍藏。”

    霍司承的说法,证明了这瓶酒是真货。

    傅海青坐在旁边,他和应天宇不一样,而是倒了一杯先品为敬。

    应天宇一看傅海青喝,赶紧说,“你还真喝啊,他请我们喝这个酒,让我们办的事肯定得连本带利讨回来。”

    “今天都来了,你还能不答应?”

    “也对。”

    傅海青的话,一下就点醒了应天宇,他早就迫不及待了,这会也自顾自的倒了一杯先喝上了。

    他们两个都是霍司承的好兄弟,兄弟有难肯定要帮忙。

    霍司承看他们喝酒,才说,“我要让你们给我想个办法,让我身败名裂。”

    “噗!咳咳咳。”应天宇喝另一半的酒差点吐出来,他看着傅海青一副上贼船的样子,“我没听错吧?”

    “没有。”

    傅海青严肃的看着霍司承。

    他知道,霍司承是认真的。

    “老大,身败名裂还不容易,吸/毒,强/奸,杀人放火,随便哪个都能让你身败名裂。”

    应天宇有点想不明白,一般人都想洗白,怎么还有人想身败名裂的?

    “我不是要真的身败名裂,而是被怀疑,比如某件事情,让别人以为是我做的,然后让阮家急于跟我划清界限,取消我和阮月薇的婚约,就可以了。”

    其实今天阮海正说的对,身为天辰的老总,他也不可能不顾公司员工的死活。

    所以他只需要某个怀疑的事情,就可以了。

    “藏毒啊。”

    应天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

    这个别说是身败名裂了,搞不好要终身监禁。

    “不行。”霍司承马上反对,“藏毒,那么就真的要有毒/品,既然真的有毒/品,肯定就会被追究来源,这个太有风险。”

    除非他藏的是面粉,但是面粉很快就会被查出来。

    但是这种很擦边的事情,又要让阮家主动跟他划清界限,难度太高了。

    傅海青身为医生,倒是想到了一个……

    “司承,我倒是有个方法。”

    “说。”

    霍司承一直觉得傅海青比应天宇靠谱多了,所以他的提议,霍司承听的比较认真。

    “之前海关查了一起从泰国走/私婴儿尸体的案件,说是养小鬼赚邪钱。”

    “然后呢。”

    “你也可以效仿,但是我们不可能做这种走/私尸体这种缺德事情,但是猴子的骨骼和人类的差不多,我们找几个猴子的完整尸体,镀上金,然后让这件事情千丝万缕的和你挂上点边,做生意的人都迷信,大家都很怕这个,只要这个事情可能和你有关系……”

    “我知道怎么做了。”

    傅海青的话还没说完,霍司承心里就有了主意。

    “其实这个和藏/毒差不多,如果你用假的,早晚会被发现,这个只是会稍微晚一点,而且还镀金,等警察发现的时候,阮家应该已经和你退婚了。”

    傅海青说完,霍司承觉得这个事情的可行性极高,连应天宇都连声称赞,“海青,你可以啊,这么邪门歪道的办法都能被你想到。”

    “因为我是医生,前阵子看见走/私小孩尸体这个,感觉非常愤怒,就难免印象深刻。”

    傅海青解释。

    作为医生,就是救死扶伤的,所以他每每看见这种杀人之类的新闻,都会很有感触。

    “我找人去准备一下,今天晚上的事情谁也不许说。”霍司承说着,眼睛看向应天宇,“尤其是你。”

    “是是是,这关乎大哥你的终身幸福,我当然不会大嘴巴了。”

    应天宇连连点头。

    ——

    等三天后,霍司承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为了不让奶奶担心,霍司承专门给霍奶奶打了电话,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

    霍奶奶听了后,沉默了许久才说,“你确定那是猴子的尸体吧,千万不能是小孩子的尸体啊。”

    “放心,奶奶,不是的。”

    霍司承一再保证了,霍奶奶才放心。

    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计划进行。

    就在10月28日那天,霍司承还在公司上班,阮月薇在外面秘书办公室坐着,就看见5个警察从电梯里出来,径直走向总裁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