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66章 我的太太,被我认可就可以
    “是什么?”

    霍司承问的时候,已经伸手去打开盒子。

    “其实我知道你什么也不缺,就是今天看见这个很好看,所以就买了,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不管喜欢不喜欢,反正我已经买了。”

    在霍司承开礼物的时候,楚千千比他紧张多了,低着头在那里碎碎念。

    与其是说给霍司承听,其实更是说给自己听。

    也许是自卑的心里,楚千千总担心自己的礼物会被不喜欢。

    霍司承看着盒子里放着的一对袖扣,设计简单大方,很适合他,才转身捧起女人的脸,轻轻吻了一下,回答,“我很喜欢,谢谢。”

    听见这个答案,楚千千的心才送了一口气。

    “其实,我是有点事情想跟你说的,不过我今天问了一下林希,又有点打退堂鼓。”

    楚千千被男人吻过之后,脸有些红,却还是决定先把重要的事情说了。

    毕竟之后可能会发生更暧昧的事情,再说就不合时宜了。

    “嗯,你说。”

    霍司承发动了车,向「金城世家」的方向开去。

    “其实你爸爸找过我,然后说想把我调到B市……”

    “拒绝他。”

    还不等楚千千说完,霍司承就强行打断。

    “你听我说完嘛。”楚千千给予解释,“司承,我们两个的事情,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努力,你爸爸说,如果几年后我能以更优秀的身份回归,说不定可以和阮月薇或者阮氏争夺一下……但是今天我问了林希,林希说短时间做到CFO是不可能的。”

    听了楚千千说的话,霍司承也了解自己父亲是怎么想的了。

    他开着车,表情有些无奈,“他当然知道从一个普通会计做到CFO需要的时间,他不过是想把你分开,毕竟他一直坚信时间会冲淡一切。”

    “时间会冲淡一切吗?”

    楚千千低头,手里拿着手机。

    其实楚千千对这句话不可否认,在她和霍司承分开的那几年里,他们变成了两个没有关系的人之后,霍司承在楚千千的心里,就成了最深处的回忆。

    不触碰,根本不会掀起波澜。

    “不会。”霍司承肯定的回答,“以前我以为会,可是在我去年在民政局门口看见你时,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是自欺欺人。”

    楚千千没有说话,霍司承接着说,“我已经跟你分开五年了,你还希望我跟你分开多久?”

    “不要了……”楚千千摇头,“我不是想与你分开,而是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做一个被人认可的霍太太……”

    “我的太太,只要被我认可就可以了。霍太太这个位置,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是你一个人的,过几天我要参加一个聚会,你跟我去。”

    “哦……”

    面对霍司承,楚千千总是会被他牵引着走。

    本来计划着去B市重新开始,最后以一个超级棒的身份回归,可现在呢?霍司承几句话,她就发现自己其实更想呆在他的身边。

    ——

    等车开到家门口。

    楚千千站在门前,看着指纹锁,想了想还是对霍司承说,“我的指纹被消了。”

    “被消了?”

    霍司承愣了一下,他之前就看见楚千千一直用门禁卡,以为她是不习惯用指纹锁。

    “嗯,在大概去年的这个时候。”

    “去年的这个时候?”

    霍司承蹙眉,去年他生日前,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阮月薇刚刚回国的时候,那天楚千千没有回来,他想了想,突然抓起楚千千的手问,“那天晚上,你回来过?”

    “那天晚上?”

    楚千千蹙眉,她并不确定霍司承跟她说的是不是同一天。

    “那天晚上,我给你打过电话后,我似乎听见了门禁响……”

    霍司承一边说着,一边帮楚千千设置指纹。

    “嗯,我来了,可是我发现门禁换了,我以为……”

    “没有以为。”

    霍司承在帮她设置好指纹后,开门,直接把女人抱了进去。

    屋里还是原来的样子,霍司承抱着女人一边轻咬着她的嘴唇,一边上楼。

    “你的伤,你的伤还没好吧,我自己上楼吧。”

    楚千千别开脸,找了个空隙说话,她心里挂念的满满都是霍司承的身体,上次伤的那么重,肯定是不能用力的。

    “你这么轻,怕什么?”

    霍司承完全不顾她的抗议,一步步上楼。

    楚千千也担心为他增加负担,只能乖乖蜷在霍司承的怀里,任他抱,任他吻。

    直到被放在床上,因为是冬天,刚才进来也没有脱大衣,所以只是褪去衣服就花了不少时间,地上满满都是衣服。

    两件大衣被扔到地上。

    霍司承的腰上还有纱布,他也不管不顾,俯身要去咬女人的丰唇时,楚千千故意撇脸,假装生气去问,“你和阮月薇当时也睡在这里,你们怎么睡的?”

    霍司承无辜的指了指旁边的沙发,“我都睡那里,放心她睡过的床单我都扔了。”

    听了男人的回答,楚千千的心落下。

    霍司承为她做到这一步,她还要要求什么?

    楚千千主动伸起胳膊,拦住男人的脖子,更加主动的去吻他,更加主动的去迎合。

    分离后的重聚,霍司承的吻若浅若深的落下,带着更加蛊惑的告白,“我爱你,只爱你一个人。”

    “我也爱你。”

    楚千千用腿去勾住男人的腰部,摆出一副少妇该有的样子……

    一夜旖旎。

    ——

    翌日早晨。

    昨天晚上也许是小别胜新婚,霍司承要了楚千千后几次,一直到后半夜战斗才停止。

    可当楚千千迷迷糊糊的,看见身边是霍司承时,一脸甜蜜的去拦住他的腰,却发现之前干爽的绷带变得有些潮……

    她睁眼,看见男人昨天雪白的绷带,此时此刻几乎全部被血给染红!

    楚千千吓懵了,“霍司承!”

    再看,男人的脸色有些发白,薄唇上也只带着一点血色,看见楚千千醒了,才说,“别怕,我已经给海青打电话了,你去穿衣服。”

    楚千千听见这个又气又心疼,“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伤口裂开了!”

    她刚穿好衣服,就听见下面传来救护车的声音,很快傅海青和两个医生进入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