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72章 她是肝癌晚期(月票加更)
    阮月薇似乎没想到祝瑾轩会这么说,迅速低下头,似乎十分害羞,小声说,“我,我腿都这样了,其实已经没打算再嫁人了,这次是我父亲一定坚持让我来见你,我也是推脱不过才……”

    “我不介意。”

    祝瑾轩看着阮月薇这样,心里也是很心疼她。

    “可是我介意,祝总你这么优秀,到时候让你别人说娶个妻子是瘸子,你不介意,我也会过意不去的。”

    阮月薇低着头,装出一副十分不情愿的样子。

    其实这是她的惯用套路,从以前她就是这样,明明知道这个男人对她已经死心塌地了,却还总是表现的善解人意,然后与他若即若离,才能让对方更加对自己着迷。

    “嫁给我,你跟我到B市,看谁敢说你半句?”

    祝瑾轩虽然带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可说话时却很霸气。

    他半蹲下,看着阮月薇的脸,表情十分认真。

    见祝瑾轩这么坚持,阮月薇决定使出杀手锏,“其实我心里还是放不下司承哥哥,毕竟我喜欢他那么多年,就算他不爱我,我其实也愿意为他默默付出,只要他能在空闲的时候回头看我一眼,我就满足了。”

    阮月薇说着话,脸上尽是一脸苦涩的甜蜜,看的祝瑾轩很是心疼。

    他却不知道,阮月薇的目的从来都是让他对自己死心塌地,可她又不愿意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在阮月薇心里,霍司承早晚有一天会是她的。

    她现在不过是希望用祝瑾轩来刺激一下霍司承。

    ——

    虽然,那天的慈善晚宴霍乾没有去,可是那天晚上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霍乾的耳朵里。

    他第二天就赶到医院。

    他到的时候,楚千千正在休息,霍司承看见他后放下手中的平板电脑后从病房里出来。

    “儿子,你要为这个女人耽误多少事?”

    一听霍乾的这个话,霍司承不解,“我做什么了?她做什么了?”

    在他看来,自己现在是受伤期间正常休息,加上公司由霍乾管理,根本就不需要他管,这一切哪里跟楚千千扯得上关系?

    霍乾见霍司承不承认,又提醒,“我听说本来昨天你跟祝瑾轩相谈甚欢,可后来因为楚千千失踪了,却突然和祝瑾轩吵了起来。”

    一听他说,霍司承就明白了。

    他昨天在楚千千失踪后是着急了,但是他们根本没有到吵架的地步。

    “我和他没有任何争吵。”

    霍司承淡淡的说,却没有多解释。

    “我不管别的,我希望你明白,霍氏这种稳定的假象维持不了多久了,如果你再不想办法,大鱼吃小鱼,你就要成为那个被吃的,到时候别怪我也保不住你。”

    霍乾看得出,霍司承处处偏袒楚千千,而且他从始至终,从来就没有想做决定,可霍乾的出发点永远是商人的出发点,考虑的永远是利益。

    “奶奶的身体明明就还可以,你这未雨绸缪的也太早了。”

    “早?等你奶奶去世,你哭都来不及。”

    霍乾就一直给霍司承会所,霍奶奶的时日不多了,等霍奶奶去世了,霍家肯定大动荡,会发生不少问题。

    所以在出现这些问题之前,先娶了阮月薇,借阮家的势保住自己,免得等霍奶奶去世了,阮家还愿不愿意让阮月薇嫁给霍司承还两说。

    “爸,你是不是每天盼着奶奶去世?”

    霍司承站在那里,终于没忍住说出这句话。

    他每天都听着霍乾在他耳边念到,奶奶很快就要去世了,你要赶紧去阮月薇。

    可之前明明医院种种检查都表明,霍奶奶不过是因为年纪大了,身体抵抗力不行了。

    “司承,你知道吗?你奶奶是肝癌晚期,她是花重金买通医院不让说的,这件事情目前家里只有我知道。”

    霍乾看霍司承不见黄河不掉泪,终于说出实情。

    “什么?”

    “那个傅海青不是你朋友吗?你可以问他。”

    担心霍司承不相信,霍乾还找了人证。

    “不可能……”

    霍司承还是不相信,他一直相信霍奶奶是没有病的,人老了不舒服都是正常的。

    可现在霍乾说了,还愿意让他去问傅海青,霍司承觉得不信也不行了。

    “确实一个月的寿命太夸张了,但是那天我去看过你奶奶,以她现在的精神状态,确实时日不多了。”

    在霍乾眼里,奶奶的去世就代表霍氏的不稳定,他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损失降到最小。

    “天辰的问题为自己会解决的,娶阮月薇我做不到。”

    “你现在嘴硬?等过阵子,如果阮月薇嫁给祝瑾轩了,那你就必须得娶别的家族的女儿,到时候你可就没得选了,后悔都来不及。”

    霍乾说完,扭头就走离开了。

    而此时,在一旁站了许久的傅海青,才缓缓走了出来,白色的大褂,扣子是敞开的。

    看见霍司承站在走廊,过去那位,“司承,人老了都会……”

    “所以,你也知道我奶奶得的是肝癌,而且已经是晚期,没有治疗的必要了,可也瞒着我对吗?”

    不等傅海青把话说完,霍司承就打断他问。

    傅海青沉默了一会,才点头,“对,我们签了协议的,谁也不许说。”

    “连我也不行?”

    “司承,你那么爱你奶奶,我怕你知道这件事情受不了,而且是霍奶奶对我千叮咛万嘱咐,尤其不要告诉你真相的。”

    傅海青好言相劝。

    “你就是我的唯一,两个世界都变形,回去谈何容易……”

    在霍司承还想继续去跟傅海青说,关于瞒着他奶奶病情这件事情时,他的手机响了。

    霍司承看了一眼屏幕,接了起来。

    “霍总,那个人基本上把能招的全招了,不过他估计是真的没见过交易人,目前对方留下来的所有信息,能查到源头的就只有一个邮箱,而且这个邮箱的注册人是……”

    电话那头的人,说到这里时似乎有些由于,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下说。

    “说。”

    霍司承命令。

    电话那头的人听见霍司承这么说,才开口,“那个邮箱是六七年前注册的,而我们查了原始IP,注册者本人很可能就是楚小姐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