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73章 阮月薇的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人
    “她注册的?”

    霍司承愣了愣。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和阮月薇有关,那么阮月薇手下的人也真的是太有本事了。

    她费劲心思针对楚千千,真的只是为自己?

    “对,但是这个邮箱很多年没有用了,后台登陆记录也只是在邮箱刚注册的时候,发过一份申请兼职的简单简历,之后就再没有用过。”

    “那个简历是楚千千的?”

    “是的。”

    霍司承听了这个表情更是凝重,“我知道了,我等一下过去。”

    说完就挂了电话。

    楚千千大学的时候因为家庭的原因经常出去找兼职,这个他是知道的,所以那时候注册个邮箱去发兼职的简历也是正常的事。

    等挂了电话,傅海青在一旁,“怎么了?对方不肯说吗?”

    他也知道霍司承抓了那个要强楚千千的男人。

    “嗯,我要亲自过去一趟。”

    霍司承一定要知道,到底是谁在害楚千千,或者说,他一定要证明是阮月薇背后主使,这种女人,他怎么可能娶?

    “你等我一下,我准备点东西跟你一起去。”傅海青拉住霍司承。

    “你去干什么?”

    “我是医生,去了也许能帮一点忙,你去车旁边等我吧。”

    傅海青看着斯斯文文的,带个银丝边框的眼镜,身为救人性命的医生,却不止是表面上的温善。

    他说着,就去准备东西,而霍司承也进入病房,看着躺在病房里休息的楚千千还在休息,就为她盖了盖被子,用手轻轻摸了摸她还未完全消肿的脸,小声说,“我离开一会,你先休息。”

    他认为楚千千还在睡觉,应该是没听见这句话的。

    所以说完拿起外套,就离开了。

    霍司承前脚刚走,楚千千就悄悄的睁开眼睛,其实她早就醒了,不止是霍司承跟傅海青的话,连霍司承跟霍乾说的话,她也听见了不少。

    她一直知道霍奶奶的身体不好,却没想到是肝癌晚期。

    想到之前霍奶奶对她那么好,楚千千心里就难过的不得了。

    而且霍乾的话也让她的心里有些担心。

    自己会不会真的变成霍司承的累赘?

    ——

    霍司承带着傅海青直接开车上山,等到了山上又走了一段路,才看见一个黑色简陋的小棚子。

    “你把人关这?”

    傅海青抬头看着这小破棚子,可以说一小半都在山崖外面了。

    “人在那呢。”

    霍司承一个眼神,傅海青顺着看过去,他这才看见,不算陡峭的山崖边,有一根绳子在那晃悠,而下面挂了个人。

    虽然山势不算陡,可如果掉下去也肯定必死无疑。

    等他们二人到了山上,那被挂着的男人在下面吊着脸都白了。

    霍司承从旁边的人那里接过刀在绳子旁边比划,问,“说吧,谁让你干的,我这个人的脾气不像他们那么好。”

    “我不知道……”

    那个男人被挂了2天,又饿又累,说话也没什么劲了,所以他说的话,霍司承是根本听不清的。

    霍司承想着傅海青在一旁,就对自己手下的人说,“提上来吧,什么也听不见。”

    就这样,手底下的人,才把那个男人提上来。

    在提他的同时,旁边一个抱着电脑的男人走过来汇报,“老总,我们调查过这个人了叫贾虎,就是一个小混混,之前在酒吧给人看场子,坏事确实没少做,但是都和阮小姐没什么关系。”

    “那邮箱登录地址呢?”

    霍司承问。

    “邮箱登陆地址是用服务器中转的,查不到真实的登录IP,对方还是很小心的。”

    抱着电脑的男人解答。

    “所以,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是吗?”听见之前的话,霍司承的脾气已经上来了,他花钱雇这些人,结果却是如此令人失望,“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

    那个抱着电脑的男人想了想,还是说,“不过我们仔细查了一下,确实查处阮小姐当年的一点事情。”

    “说。”

    “阮小姐当年本来不是交换生,可突然就被学校选为交换生出国,在这之前的几天,阮小姐名下有一辆车酒驾撞死了人,但是当时开车的被说不是阮小姐,虽然最后给出的结果是,这辆车一个月前就挂在车行出售,并卖给了这个酒驾司机,但我们做这行的都懂,这种东西只要简单操作一下就是可以改的。”

    抱着电脑的这个男人解答,虽然他没有找出阮月薇陷害楚千千的证据,可是却翻出这件事情,希望可以将功补过。

    “你是说她酒驾撞人,找人顶包然后出国?”

    霍司承看着那个男人,表情却没有什么波动,因为他觉得,就算这件事情是阮月薇做的,也是另外一件事情,和这件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时,那个一直被吊着的叫贾虎的混混,被提了上来。

    霍司承直接走了过去,想着前天楚千千受的那些伤回答委屈,一脚踢在贾虎的身上,问,“说,谁指示的?”

    “老总,我一共就拿了两万块钱,我他娘的怎么能为两万块钱受这罪?”

    贾虎都要哭死了,他本来以为是拿两万块还能白上一个妞的好事,谁知道现在被折磨成这样!

    “司承,这种人,只认钱,根本就不可能是什么忠心耿耿的主。我觉得阮月薇背后肯定有人,她不可能是一个人,这几年她在国外,接触过什么人我们都不知道。”

    傅海青在一旁说话,他看贾虎这么惨,都没力气说话了,生怕霍司承一冲动把人给杀了。

    “这位大哥,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只认钱,谁给我钱我给谁做事!我要是知道,我能不说吗?钱再重要能有命重要吗?”

    贾虎一看傅海青长的文质彬彬,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觉得总算遇见了个正常人。

    谁知,傅海青把自己的箱子放在一旁,从里面拿出个针,对贾虎说,“你既然什么什么也不知道,命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说着,拿着针就走到贾虎的身边蹲下来,拔掉针管上的帽,就要往贾虎静脉里注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