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79章 一个纠缠她许久的噩梦
    “没事吧?”

    坐在他身边的祝瑾轩,一下握住阮月薇的胳膊,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阮月薇说着,一下就从桌子上站起来,头也不抬,就对大家说,“不好意思我出去整理下裙子。”

    一边说,一边压着惊慌的心情出门。

    等出了门,阮月薇一路狂奔到洗手间,躲在一个格子间里,把自己锁起来,脸色惨白,喃喃,“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楚千千的父亲就是楚家何?”

    楚家何,就是阮月薇当年出车祸撞死的那个人。

    当时阮月薇是喝了酒的,她还记得自己在撞到楚家何时,其实楚家何还没有死的。

    她当时先是下了车,看见楚家何睁着眼睛,向自己求救,阮月薇一下子就懵了,看见周围没人,又确定没有摄像头,她迅速上车,想开车逃跑,因为她是酒驾,不可能叫警察过来,不然她是要坐牢的!

    可刚发动车,阮月薇想到刚才楚家何看见自己了,万一这个人没死,指证自己怎么办?

    阮月薇一下子就下了杀心,她把车倒了一辆百米,再次向前,加速,整个车从楚家何的身上压了过去。

    感受到车轮下的颠簸,阮月薇的心都跟着颤抖。

    可既然已经做了,就不能回头了。

    阮月薇把车开走后已经懵了,她当时年纪不大,怕级了,不敢回去告诉父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找慕亦非,想让他帮帮自己。

    在国外留学时多少个夜里,阮月薇都能梦见楚家何向自己求救时的眼神,她有时甚至在睡觉时能感觉到床在颤抖,就像是车压过人的感觉一样。

    最近这个噩梦才刚刚好一点,这个名字却又再次出现。

    这让阮月薇一下子就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阮月薇在洗手间里呆了很久很久,直到隔间的门被敲,外面传来祝瑾轩的声音,“月薇,你在里面吗?”

    阮月薇,一听祝瑾轩的声音,连忙安慰自己,“没事,没事,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不会有人知道的,这一切都是巧合。”

    在一遍遍安慰过自己后,她才把门打开,看着外面的祝瑾轩,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不太失态,“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祝瑾轩低着头,看见阮月薇是坐在马桶盖上的,她身上的酒渍一点也没少,看来完全没有处理,而且脸色煞白,手还有点抖,关心的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我低血糖,刚才有点头晕。”

    阮月薇胡乱编了个谎话。

    “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阮月薇拼命摇头。

    祝瑾轩看她在这样,很不放心,“别逞强了,走吧,我送你回去,我回去给他们说一声。”

    说着,祝瑾轩就拉着阮月薇的手,把她扶着回了包厢。

    祝瑾轩对阮月薇的喜欢,可以说是毫不遮掩,而且他现在已经把阮月薇当作自己的未婚妻对待了。

    祝瑾轩带着阮月薇回了包厢,跟霍司承和霍乾简单说了一下后,就决定送阮月薇回家。

    看着祝瑾轩搂着阮月薇离开,霍乾脸色马上就不好了,“看看,让别人捷足先登了吧?”

    “我说过我不会娶。”

    霍司承在意的倒不是这件事情,而是祝瑾轩突然问楚千千父母的情况。

    加上之前慕亦非说祝瑾轩跟楚千千长得像,以及楚千千百天照上的祝家金锁,这似乎说明着什么……

    “叮咚。”

    霍司承正出在想着这件事情,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是慕亦非发来的。

    他把早上在加油站看见楚千千的时间,简单说了一下。

    ——

    祝瑾轩这次来A市,虽然不是开车来的,但是也租了车,当然也有司机。

    他和阮月薇一起坐在后座。

    阮月薇坐在车上,心情也渐渐从刚才的恐惧中缓解,在祝瑾轩的怀里,却也不挣脱,“谢谢你送我。”

    见阮月薇不躲,祝瑾轩也继续把她护在怀里,没有放开的意思。

    “你身体不好,以后就给我说,不用勉强跟我来的。”

    祝瑾轩说。

    其实今天是阮月薇自己要求要来的,是因为她知道祝瑾轩是见霍司承,本来是想让霍司承看见她和祝瑾轩这样,能够吃醋。

    却没想到霍司承完全没有反应。

    “你在A市也不认识什么人,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呢。”

    阮月薇很讨巧的说,把自己的私心藏的好好的,就好像她这次来,完全是为了祝瑾轩一样。

    “呵,那你以后跟我去B市,也没什么认识的人,我也会去哪都带着你。”

    祝瑾轩声音温和。

    车子本来是平稳行驶的,可,就在这时,路边突然窜出一条小猫,由于车速较快,一下子没刹住,直直撞上小猫,车轮压过去……

    咯噔,咯噔。

    就这种感觉,让阮月薇本来已经压下去的恐惧心里再次升起,她突然大喊,“停车!停车!撞上东西了!”

    司机本来看撞上个小猫也没当回事,没打算停下,可阮月薇一喊,把他吓一跳,赶紧把车停在路边。

    “撞上什么了?”

    祝瑾轩也感受到刚才压了东西,本来没在意,可阮月薇这么一喊,他才问司机。

    “祝总,是只野猫,突然从路边窜出来的,实在反应不过来。”

    司机解释。

    这个司机是祝瑾轩从B市带过来的,也是老司机了,跟了他很多年。

    阮月薇像发疯了一样的下车,看见小猫被压得血流了出来,一动不动,一看就是死了。

    祝瑾轩看着阮月薇这样,以为她是心疼小动物,就说,“拿塑料袋装好,找个地方埋了吧。”

    “不要……不要……”

    阮月薇看着小猫躺在地上,突然陷入极大的恐惧,大脑里一片空白,两只手不停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蜷缩在那里,喃喃自语,“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祝瑾轩看见阮月薇这样,一下子将她护住,安慰,“没事,没事,我们不是故意的,小猫肯定知道的,我们把它埋了,让它早早投胎好吗?”

    阮月薇在祝瑾轩的怀里,许久才缓过神来,似乎也分清现实和过去,才缓缓点头,“好,好,埋了,它,它不会怪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