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80章 半夜打电话给祝瑾轩
    其实在此刻,阮月薇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心里有一个谁也不能说的秘密,一个亏心的秘密,简直太痛苦了。

    一旁司机拿过一个纸袋子,阮月薇亲自把小猫的尸体抱起来,放倒纸袋子里,也不怕身上染上血,而且在抱的时候,她嘴里反复喃喃,“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这话不是说给猫听的。

    可祝瑾轩却不知道。

    当猫被放进袋子里,司机又拉着他们到一个湖边,把猫的尸体埋在一颗柳树旁边,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阮月薇一直伏在祝瑾轩的身边,直到车开到她家门口,阮月薇才踉踉跄跄的进了家门。

    家里,庄娴和阮海正一起出门应酬了,阮月薇也没跟佣人说话,就自己回了屋子。

    她蜷在被子,想着今天的事情,似乎真的很巧,刚刚知道楚家何是楚千千的爸爸,就撞死了猫……

    都说猫是有灵性,不会是想提示些她什么吧?

    阮月薇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半夜一阵冷风突然从脖子后面吹来,她猛地睁眼,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也发不了声音,可头脑却一场清醒。

    阮月薇拼命挣扎,楚家何当年的神情再一次浮现在她脑海里,以及之前对楚千千做的事情,阮月薇不停不停挣扎。

    恐惧侵占了她所有的内心。

    不知过了多久,阮月薇发现自己可以动了,她吓的拿起手机,第一反应是给霍司承打电话,可当电话都拨出去了,她又迅速挂断。

    然后又拨给了祝瑾轩。

    “瑾轩,我,你,你来接我好不好?”

    此时阮月薇整个人像是被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是汗。

    祝瑾轩已经睡了,听见阮月薇的这个声音有些惊讶,但他还是说,“好,去你家吗?”

    “是。”

    阮月薇说完,只是换了个衣服,头发也束成马尾,也没化妆,套上外套就匆匆忙忙的出门了。

    因为是晚上,佣人,庄娴阮海正他们都睡了。

    阮月薇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就看见祝瑾轩的车开了过来。

    祝瑾轩因为着急来接她,也没有穿西装,而是睡衣外面套着大衣就来了,戴着眼镜,眼神温和。

    “对不起,瑾轩,这么晚叫你来。”

    阮月薇坐到车上,满脸歉意。

    她其实本身长得不错,所以就算不化妆也好看。

    “怎么了?和家人吵架了?”

    祝瑾轩说着就发动了车子。

    “我……我做噩梦了,梦见那个小猫……”

    阮月薇只能这么说,她当年做的那件事情,就只能是烂在肚子里的秘密。

    “呵,你啊,就是太善良了。”

    祝瑾轩开车时,腾出一只手摸了摸阮月薇的头发,满是宠溺。

    等车开到酒店,祝瑾轩到前台拿出卡,对前台服务员说,“再开一个房间。”

    听他这么说,阮月薇一把抓住祝瑾轩的卡,摇了摇头,说,“瑾轩,我们马上不就要成夫妻了吗……”

    其实,她是害怕,害怕自己再做噩梦。

    一句话,也表面了自己的意思。

    祝瑾轩今年30岁了,也是成年人,知道阮月薇的意思,他收回卡,将阮月薇揽住,点头,“嗯,你说的对。”

    说完,二人上楼。

    祝瑾轩住的是高级套房,仅次于总统套房,但是也很宽敞,有上百平米,里面有吧台客厅,步入式更衣室等等。

    到了房间里阮月薇把外套脱了,看见祝瑾轩也脱了外套,里面的睡衣领子朝下,露出男人的胸肌,让她沉寂许久的身体产生反应。

    其实,阮月薇在国外时,也并不是时时刻刻为霍司承守着自己的身体,而是养了2个小白脸,这回国半年多,她很久没有做了,也有些难耐。

    看见祝瑾轩这个颜值和身材都不错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虽然戴着眼镜有点让她失望,可阮月薇也不太挑了,毕竟祝瑾轩有钱。

    她心里想着,就把头上的皮筋摘掉,把头发披散下来,走过去将胳膊环在祝瑾轩的脖子上,双唇吻上男人的唇。

    祝瑾轩也不反对,见她自己送了上来,自己也迎了上去,两个人缠绵在一起,一步步退到床边,然后向床上倒去。

    一夜缠绵。

    ——

    第二天一早,阮月薇起来时,祝瑾轩已经替她叫了早餐。

    阮月薇吃早餐时,听见外面祝瑾轩在打电话,她才慢下手中的动作,小心翼翼的偷听。

    “爸,我问过了,那个楚千千的妈妈确实姓景,不出意外她可能就是你要找的人。”

    一听这个,阮月薇有些不解。

    祝瑾轩找楚千千?什么意思?

    她耐下性子继续听。

    “可是这个楚千千确实不怎么样,你确定要认这个女儿?据我了解,她为人可不怎么样,她养父去世了,家里很穷,她就去找有钱人,本来阮月薇是霍司承的未婚妻,我听说她为了阻止他们订婚,用了点手段让霍司承差点被冤枉坐牢,而且还害的阮月薇丢了跳腿,这样的女儿,你确定要认?”

    祝瑾轩说的这些,都是阮月薇旁敲侧击给他说的。

    因为他认定阮月薇是好的,在只是稍作调查后,就轻信了阮月薇的这些话。

    “就算你认,我也不会认这个妹妹的,她如果穷,但是善良,那我也不说什么了,可是她做了这么多亏心事,月薇被她害成什么样子了,你还要认?”

    祝瑾轩非常生气,声音大了一些。

    但他意识到屋里还有阮月薇时,又很快压下嗓子说,“这件事情我就帮你到这里了,如果你觉得对不起陈阿姨,要来认这个女儿,你就自己来吧。”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阮月薇这时才拿着一个抹了果酱的切片面包出来,一双眼睛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望向祝瑾轩,“瑾轩,你在跟谁打电话,这么生气?”

    她很心机,穿的是祝瑾轩放在里屋的衬衫,衬衫很长,遮住她的内裤,却把整条大白腿露在外面,嘴上还沾了果酱,整个人诱惑的不得了。

    她说话时,一步步走向祝瑾轩,一个侧身坐在祝瑾轩的腿上,用舌头俏皮的舔掉自己嘴唇上的果酱,开口,“你平时都这么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