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199章 霍司承,我同意离婚(月票加更
    楚千千在外面听了一会,大多都是林杰在劝霍司承,可霍司承却定了决心。

    她一直等霍司承他们离开,自己才回了包厢。

    宫羽见她去那么久,好心的问,“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楚千千摇了摇头,可她再看桌上时,刚才那份蛇肉已经被撤走了。

    “真是不好意思,我主要是没想到是蛇肉。”

    “没事,是我没想周到。”

    宫羽也自我反省。

    可因为刚才的事情,楚千千也吃不下了,只是干坐着,宫羽就很主动的提出结账走人。

    他们二人走出房间,也有另外一个包厢的客人走了出来。

    楚千千一出来就听见面前几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在讨论,“真是没想到,当年这么叱咤风云的天辰老总,也有今天。”

    “就给你说,生意场上风云变幻,哪有什么常胜将军。”

    “也是,这钱我可不敢投。”

    “哈哈哈,我也不敢,谁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以现在霍氏相关几个企业的情况,这钱扔出去多半就是打水漂了。”

    楚千千站在那里,知道他们在说霍司承,睫毛垂下,想着刚才霍司承的样子,真恨不得打这几个胖子几拳。

    宫羽在旁边看着,眼底闪过几不可闻的算计,却还是问,“怎么了?还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

    楚千千摆手,她埋着头走到那几个男人前面,回头把这些人的长相都记了个大概其。

    宫羽看楚千千走在前面,也抬起步子跟在他的后面。

    二人一前一后。

    这时霍司承在包厢里休息半天,才勉强从里面走了出来,脸色红的厉害,一抬头,却看见楚千千和宫羽两个人走着。

    “霍总,那不是夫人和……里奥吗?难道……”

    林杰也知道这次项目之所以丢掉,是因为里奥标书上的价格每一项都比自己低一点。

    他们一直怀疑有内鬼,可这会看见楚千千和宫羽在一起,自然也有猜测。

    “别猜了,这跟我没关系了。”

    霍司承靠着墙站着,胃里的酒不停翻涌,刚才在空腹的情况下喝了太多酒,在吐过之后又喝了一些,现在正难受着呢。

    可他看见楚千千和宫羽在一起后,比胃更难受的是心。

    他想相信楚千千,可他又必须跟楚千千离婚。

    “如果夫人真的和这个项目有关,真的和里奥串通好了,你还这么为她着想,这太不值得了!”

    林杰当然知道霍司承为什么要跟楚千千离婚。

    不是要娶阮月薇,更不是要娶别人。

    只是天辰现在的情况,一旦倒闭就会背上大量债务,如果霍司承和楚千千是夫妻,那么这些债务就会是他们两个人的。

    所以,霍司承说什么,都要和楚千千离婚。

    “别说了!”

    霍司承捂着胃部,把脸别过去,不去看宫羽和楚千千的背影。

    一直等人都走/光了,霍司承才跟林杰一起出去。

    ——

    楚千千在第二天,就直接联系霍司承。

    当电话接通,楚千千的第一句话就是,“霍司承,我同意离婚了。”

    她说这句话时,都没有在心里斟酌。

    她怕自己稍微一想,一犹豫就会不想跟霍司承离婚。

    霍司承在接了电话后愣了一下,但很快冷笑,“我就知道你会跟我离婚的,我让林杰把协议书打印好,联系你见面地点。”

    楚千千一听霍司承没有来的意思,马上就说,“你也来,我要见你,见不到你,我就不签!”

    “我不去。”

    “那这婚我就不离了。”

    “这事由不得你。”

    霍司承真是没想到楚千千会提出这个要求。

    “由不得我?那还不得我签字?我不签字不离婚,你谁都娶不了,重婚是犯法的!”

    说的这么绝情,是因为楚千千知道,如果这一次她见不到霍司承。

    这么大个城市,亦或者她以后会去B市,甚至会因为嫁给那个什么沃森集团的儿子,而去国外。

    下一次见面,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听见楚千千这么坚决,霍司承犹豫片刻,最终同意,“好,下午2点,我把地址发给你。”

    “好。”

    楚千千应下以后,电话就挂了,她坐在桌子前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发呆,她知道这次去了就代表着她和霍司承彻底结束了。

    霍司承订的地方是个咖啡厅,一个离民政局非常近的咖啡厅。

    而他的意思,楚千千也明白。

    签了协议直接去民政局办离婚。

    当楚千千到咖啡厅时,霍司承已经坐在订好的桌子上了。

    上面放了一个离婚协议,这次的协议很薄,也就两页纸,楚千千坐下,连咖啡都没点,就从包里拿出笔,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写下自己的名字。

    本来,她是想潇潇洒洒的,可是当她写到第三个字时,却觉得手里的笔重如千金。

    无论如何也写不下第三个千字,可楚千千还是坚持写完最后一个字。

    眼泪,啪啦啪啦就滴了下来,。

    一滴滴,落在协议上,阴湿了刚才她牵好的名字。

    “对不起,我我去一下洗手间。”

    楚千千签完字,知道自己的眼泪收不住了,迅速跑去洗手间,躲在一个隔间里,放声大哭。

    只要签下那个字,就算此时此刻,她不跟霍司承去民政局,这个协议也是生效的。

    他们已经算是没有关系的两个人了。

    楚千千多么想出去跟霍司承说,可以不可以不离婚,能不能有其他方法。

    可,她想到昨晚霍司承为了天辰那么辛苦,自己又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相比之下,她宁可嫁给那个从未谋面的沃森,也不希望霍司承为了天辰去娶阮月薇。

    如果一定有一个人要付出,要辛苦,那楚千千宁愿那个人是自己。

    楚千千坐在隔间里,哭了很久很久。

    终于,把所有的储存的眼泪都流完了,她才洗了一把脸,重新化了妆出去。

    此时,霍司承依然坐在那个位置上,动也没动,面前的咖啡还在刚才的那个液面。

    就连协议,也还是刚才的样子。

    楚千千走过去,勉强扯出一丝笑容,“走吧,去民政局,晚点要下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