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05章 他对楚千千百分之百的信任
    楚千千端着蛋糕正要吃,看见傅海青过来,正用探究的眼神看着自己跟宫羽。

    宫羽虽然在楚千千面前行为很像小孩子,但他实际年龄是比楚千千大2岁的。

    “是!”

    “是!”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异口同声。

    楚千千和宫羽都惊讶的看着对方。

    傅海青看向宫羽拿来的东西,都是些好东西,一看就很贵,加上他的穿着,虽然只是普通的一身西服,但从一些小细节看得出,出自老裁缝的手工定做。

    换句话说,宫羽身上这件衣服价值不菲,他肯定也不是普通人。

    “真没看出来,楚小姐男人缘这么好。”

    如果之前傅海青对楚千千肚子里的孩子还有所疑惑。

    可,在他看见宫羽后,就全明白了。

    现在的天辰有了投资有所好转,可在两个月前,刚刚丢了项目,不知道明天在哪里的天辰,和这个普通一件衣服就是是五位数不止的年轻富二代比,选谁这个问题,恐怕已经是一个送分题了。

    楚千千埋着头不说话。

    傅海青接着说,“那楚小姐这次应该可以付清我的住院费了吧?”

    在他看来,楚千千选宫羽不就是为了钱?

    傅海青是绝对了解霍司承的,霍司承对楚千千,肯定是百分之百的爱,可楚千千却在这种时候出轨,那除了钱还能为了什么?

    “没问题,我们要求换最好的病房。”

    宫羽站直,对傅海青提要求。

    傅海青现在对楚千千也是很厌恶,他看着楚千千,嘲讽一笑,“可以啊,当年司承奶奶的待遇怎么样?”

    “不用!我就住这里就可以了!”楚千千去拉住宫羽,劝他,“我就是小病,住两天就可以了。”

    “那怎么可以?”

    “真的可以。”

    楚千千最不会的就是占人便宜,万一傅海青把她调到特等病房,那费用就算宫羽垫付了,她肯定也要想办法还。

    傅海青本来还想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震了起来。

    他转身出了病房,拿起手机,居然是霍司承的电话。

    想着楚千千和自己的“情人”在自己这里,傅海青心情有些沉重的接通电话,“你个大忙人,怎么想起联系我了?”

    天辰出事,霍司承已经好一阵子没有给傅海青打电话了。

    “没事,就是想喊你出来喝个酒。”

    霍司承在电话那边说。

    “看来你那是情况好转啊,可以啊。”

    傅海青爽快答应。

    在跟霍司承约了地点后,他也没有心情回病房再看楚千千和宫羽,就径直去办公室换衣服了。

    等傅海青走了,楚千千才道歉,“对不起,我是离婚才发现自己怀孕的,所以刚才才拿你当挡箭牌。”

    “没事,随时欢迎你拿我当挡箭牌。”

    宫羽笑着说,他当然知道楚千千离婚了,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说的是。

    之后,虽然楚千千再三拒绝,宫羽还是请佣人送来了三菜一汤做晚餐。

    佣人把饭菜放下就离开了,楚千千看过去有些不解,“小羽毛,你家佣人怎么是外国人啊?”

    “这个菜是中国厨师做的。”

    宫羽多年生活在国外,他对佣人是外国人不以为然,楚千千这么问,他以为楚千千是担心菜做的不地道。

    “谢谢。”

    楚千千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觉得有些奇怪。

    ——

    当晚9点多,傅海青跟霍司承约在之前常聚的一个酒吧。

    傅海青一进去,看见只有霍司承一个人,才问,“你没叫天宇?”

    “他家有点事,说不来了。”

    应天宇,傅海青和霍司承属于铁三角三人组。

    “你这点的酒都不错啊,看来你生意有起色啊。”

    傅海青看着桌子上的红酒,打趣霍司承。

    不过那红酒没有开。

    霍司承指着红酒说,“那是给你的,这是我的。”

    他用手指的另一个是一杯薄荷苏打。

    “怎么,戒酒了?”

    傅海青看着那杯薄荷苏打,有些不敢相信。

    霍司承虽然不是很爱喝酒的人,但哪次来酒吧也没见他点过苏打水。

    “前阵子喝太多了,劝我少喝点。”

    霍司承说的这句话,没头没尾,而且他在说的时候,目光没有任何焦点,似乎有些失神。

    “谁劝你少喝点?”

    “千千。”

    霍司承面对傅海青,倒是也没打算隐瞒。

    一听就这个名字,傅海青的心里真的替霍司承不值,“你们不都离婚了,还想着她干嘛?”

    “我给你说过我们离婚了?我都不记得了。”

    霍司承以为自己说过但是忘记了,却不知道傅海青这句话是从楚千千那里听去的。

    “呵,你现在想着她,可能人家早就把你忘到九霄云外,吃香的喝辣的去了。”

    “她不会。”

    霍司承的声音是笃定。

    可他越是这样,傅海青越替他不值,想着医院里,宫羽特地给楚千千买蛋糕的样子,而且楚千千还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

    “如果她跟别的男人上/床了,还怀孕了,你还要她吗?”

    “她不会。”

    霍司承喝着苏打水,摇了摇头,他对楚千千百分之百的信任。

    “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

    “如果!”

    傅海青极力忍着自己的情绪。

    “我说了,没有如果,她绝对不会。”

    霍司承在说到楚千千时,表情里除了笃定的信任再无其他。

    可,傅海青看着兄弟这样,满腔怒火再也压不住了,他拿起桌子上的冰桶向霍司承倒过去,愤怒的说,“你这么信任的女人,早他妈在别人床上承欢了,你还在这说不会?”

    霍司承完全没想到傅海青会拿冰桶倒他,“不可能,你干什么?”

    “你的楚千千都跟别的男人……”傅海青本来想把生孩子的事情说出来,可霍司承已经为天辰的事情心力憔悴了,他的话都到嗓子眼了,又咽了回去。

    “你看见了?”

    霍司承以为他要说楚千千跟别的男人好了。

    “我何止看见了,我本来也以为楚千千是那种好女人,谁曾想到,不是我们傻,是她演技太好,你跟她离婚真是离对了。”

    “我和她离婚,不是因为那些事情。”

    说起离婚,霍司承突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