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07章 她只会心甘情愿嫁给霍司承
    “什么?”楚千千看着宫羽,有些不理解。

    她对宫羽虽然多年没见,这么热络不过是因为她对他的感情还停留在小时候,他们一起玩的时候。

    宫羽本来刚才是想告诉楚千千,自己就是里奥·沃森,可话到一半就压了下去。

    楚千千是因为要帮霍司承才同意和她结婚,如果他们因为这个在一起,那一切就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了。

    “千小妹,你现在单身,有没有考虑过做我女朋友?”

    宫羽扬起嘴角,笑着问她。

    他在楚千千面前一直是露出很阳光的一面。

    楚千千看他这样,完全以为他在开玩笑,笑着说,“别拿我这个离过两次婚的女人开玩笑啦。”

    “你离过两次婚?”

    这个,宫羽是不知道的。

    “对啊,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你还是就当不知道好了。”

    说起这件事情,楚千千的脸上还是有些难堪。

    有的人一辈子只结一次婚,而楚千千还不到27岁,就离了两次了。

    在外人看来,如果一次可能是男方的问题,两次的话肯定是楚千千有问题。

    “没关系,我不介意。”

    “我介意好不好,你别拿我开玩笑了,小羽毛,我就是一个普通家庭的普通人,跟你们那种家庭八字不合。”

    在嫁给霍司承的这两年,她也算明白,为什么古人要求门当户对了。

    “没事,你嫁给我,没人敢对你怎么样。”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觉得我刚跟老公离婚想安慰我,我可以自我疗伤,真的。”

    楚千千并不觉得宫羽是真的喜欢她。

    毕竟他现在是高富帅,而自己是离过两次婚的女人。

    更重要的是,她也是有婚约的人了。

    宫羽看她坚持,但依然说,“好,如果有一天你想嫁人就通知我。”

    “没想到你长大了还挺安慰人。”

    楚千千低头。

    只是,如果再让她心甘情愿的嫁人,除非那个人还是霍司承。

    ——

    宫羽送楚千千回家,到了楼下楚千千邀请他上楼喝杯茶。

    家里,景惠然是在家的。

    她听见门响就听见楚千千的声音,以为她出差回来了,就从厨房出来,“千千,你出差回来了?累不累?”

    话刚说完,却看见客厅站着两个人,而且楚千千的脸上还有些伤口未长好。

    景惠然看着这一幕吓坏了,赶紧拉着楚千千问,“女儿你这是怎么了?”

    “前几天在机场太急,摔了一跤,正好磕到了前面的行李车上,就成这样了。”

    楚千千一边揉脸一边撒谎。

    宫羽看着楚千千,她小时候也是这样,自己在外面摔伤了,也不会像其他小朋友那样哭,回去都拿衣服裤子盖着。

    也就是这样的楚千千,给小时候那个胆小的他,带来了十足的安全感。

    “你啊,还和小时候一样,冒冒失失的。”景惠然看着楚千千受伤叹气,又把目光转向宫羽,“这位是……”

    “景阿姨,您不记得我了?我是……”

    “等等!让我妈先猜猜!”宫羽要自我介绍前,被楚千千拦住,她把宫羽推到景惠然面前,“妈,你猜他是谁?我觉得你肯定猜不到。”

    景惠然摇头,表示不知道。

    楚千千看她也没打算猜只能说出答案,“他是宫羽!小羽毛!是不是没想到?”

    一听就宫羽两个字,景惠然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毕竟她从小就不喜欢宫羽这个孩子。

    明明年纪不大,却觉得心思不少,和楚千千完全就是两种孩子。

    “阿姨您好,好久不见,这次送千小妹回来也没给您带什么东西。”

    宫羽客客气气的说。

    脸上干干净净,从外表看确实是个好孩子。

    “没事没事。”

    景惠然劝自己,小孩子嘛,小时候那样,长大说不定就变了。

    “小羽毛你坐,我给你倒水去。”

    楚千千把宫羽让到沙发上,让他坐下,然后去厨房。

    景惠然也把果盘端过来让宫羽吃。

    宫羽看着景惠然,笑着说,“阿姨,这么多年没见,您还跟我小时候回忆里是一个样子,几乎没怎么变。”

    景惠然知道他在撒谎,而且这么明显的谎,让她听着都不舒服。

    这些年因为操劳,景惠然老的很快,怎么可能几乎没怎么变?

    景惠然还没说话,从厨房里倒了茶水出来的楚千千就揭穿了他,“你不要骗人了,我妈我还不知道吗?你这话也太假了。”

    宫羽被出去一说,尴尬的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这时,楚威从外面回来,因为是周末,他上午去自习室,很早就回来了。

    回来看见楚千千在家,又看见她脸上的伤,把刚才景惠然的话又问了一遍。

    楚千千看见楚威回来,摸了摸他脑袋翘着的头发说,“你啊,是去图书馆自习,还是去图书馆睡觉了?头发都压翘了。”

    “就睡了一会。”

    楚威摸了摸头发,嘿嘿一笑。

    楚千千和楚威的关系很好,在楚威进门后,楚千千就帮他拿包,又摸头,两个人看着很亲密。

    宫羽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茶杯看着这一幕,本来怀着笑意的眸子,变的冷了下来,带着嫉妒,愤怒的盯着楚威。

    寒意渗人。

    “对了,阿威,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宫羽,小时候经常来家里玩,不过那时候你还小。”

    楚千千说完楚威头发的事情,就给他介绍宫羽。

    她转头时,宫羽已经完全收敛了刚才恐怖的眼神,笑着跟宫羽打招呼,“嘿,我记得我以前来你家你才一两岁,结果现在都跟我一样高了。”

    楚威一听,就知道宫羽和楚千千是好朋友,也不跟他客气,“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姐?可惜我姐名花有主了。”

    “哎呀,你别说这些,快去洗个澡吧。”

    听他说这个,楚千千都觉得尴尬,毕竟离婚这件事,她还瞒着家里。

    宫羽也没多说话,坐了一会,就离开了。

    看着宫羽离开,景惠然才把楚千千拉到一边说,“千千,你可离这个人远一点。”

    她刚才虽然离得远,宫羽那个渗人的眼神他可看的清清楚楚。

    “妈,他是小时候那个小羽毛,你不记得了?”

    楚千千不明白景惠然为什么会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