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18章 以他亡妻身份葬衣冠冢(月票加
    林杰不敢走开,一直在门口站着。

    他刚才看见霍司承看见信时,表情十分奇怪。

    生怕他做出过激的行为。

    霍司承看了许久,才小心翼翼的剪开信封,然后,一个黑色的银行卡从信封里被倒出来。

    他看着那张银行卡。

    背后本来应该签名的地方,有楚千千写的三个字,「对不起」。

    他不知道楚千千这三个对不起是什么意思,却似乎包含了无数层意思。

    霍司承拿着卡,握紧,只是两秒,卡片就弯成了L型。

    “谁他妈要你的对不起!”

    霍司承狠狠把卡片扔到地上,把电脑,所有的一切,都扫到地上,然后一脚踹在老板桌上,巨大的实木老板桌,被他这么一踹,一下挪动了几十厘米。

    林杰站在门口,不敢吭声。

    他打电话给傅海青,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希望傅海青能开导一下霍司承。

    傅海青叫上应天宇,两个人一起来到天辰集团。

    等他们到总裁办公室门外时,里面的动静已经减弱了许多。

    应天宇看着这动静,看见林杰站在门口候着,才问,“啥情况?”

    “唉,应该是里面能砸的东西砸的差不多了。”

    林杰默默解释。

    “一个女人,至于嘛?”

    应天宇从来都是玩世不恭的类型,在他看来,女人就跟衣服一样,坏了就换件新的。

    “行了,你少说两句,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傅海青一看他这态度,就知道他不知道事态严重性,“我第一次见霍司承带楚千千来我们医院,就知道霍司承对她不一般。”

    又过了一会,应天宇和傅海青还没进去,霍司承却出来了,他拿着刚才那个信封,对林杰说,“林杰,你去查查这封信是从哪里寄出来的。”

    霍司承的神态,一切如常。

    可傅海青和应天宇看向他背后的办公室,整个办公室里的书,文件,电脑,花瓶,柜子,所有东西,都被弄个稀烂。

    可惜办公室里没有斧头,不然霍司承估计也能把那办公桌劈了烧火。

    “是。”

    林杰说完,就走了。

    “司承,你也别太难过。”

    傅海青身为医生,知道霍司承看起来越正常,才越不正常。

    霍司承看见傅海青,把之前的事情时间线计算了一下,黑眸一寒,问他,“你是不是也知道楚千千怀玉的事情?”

    当初楚千千住院,如果怀孕了,肯定会知道的。

    听见霍司承问这个,傅海青也是一愣,“是,她说孩子不是你的,不让我告诉你。”

    “你他妈猪脑子?她说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她说不让你告诉我就不告诉我?”

    霍司承一听这个,本来藏下去的怒火再次点燃,他一把揪起傅海青的领子,把他狠狠摔在地上。

    傅海青就一医生,霍司承这么猛地一推,他也没架住。

    “孩子是你的?”

    “是我的,她的孩子除了是我的,还能是谁的?”

    霍司承最气的就是,他本来可以知道楚千千怀孕的事情,他说不定有机会挽回这一切,可,这些可能性都因为傅海青没有告诉他楚千千怀孕的事情,而变成了空想。

    傅海青起身,抖了抖衣服上的土,“司承,节哀顺变。”

    “我节哀顺变?死老婆的是我,不是你,你当然会说节哀顺变了!”

    霍司承怒吼。

    应天宇在一旁,赶紧拦住霍司承,“哥,霍哥,你淡定,海青肯定是不知道,他要知道能不告诉你,对不?你们几十年的好兄弟不能因为一个女人闹翻吧。”

    “我女人都死了,你让我淡定?”

    霍司承看着应天宇。

    “老大,我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有事好商量,人都死了,我们在这置气也不是事,要不然咱们去喝一杯?”

    本来他们三人的消遣方式就是喝酒。

    “不去,没空。”

    霍司承拿起手机,看见本地新闻弹出一条,《连降暴雨,今晚本市几大水库将同时泄洪》。

    这条信息,他起初看没觉得有什么。

    “算了,我们走吧。”

    傅海青知道霍司承这会在气头上,要等过一阵子看开了,才行。

    他叫着应天宇走,林杰在一旁不住道歉。

    ——

    第二天,霍司承拿着林杰查到的楚千千寄信的地址,到了那个邮筒旁边,却接到了宫羽的电话。

    “霍司承,昨天晚上泄洪的新闻你看见了吗?”

    “是。”

    霍司承本来对宫羽真的是无话可说,他突然提到泄洪的事情,本来霍司承也没有什么反应。

    可宫羽却突然说,“霍司承,我们都输了,楚千千的尸体如果在那个水库里,那这次泄洪,尸体就已经进入大海,就再也找不见了。”

    听着宫羽的话,霍司承拿着手机的手,骨节有些发白,他看着那个信筒,许久才说,“你他妈胡说。”

    “霍司承,你应该明白吧,你爱她,我也爱她。”

    “你爱她?你配说这个几个字吗?”

    “不配的是你,霍司承我和楚千千是青梅竹马,我从小和她就住邻居,我爱她爱了二十年以上,你呢?你拿什么和我比?”

    宫羽终于说出了这些话。

    在他看来,楚千千已经死了,这些话,他就要说给霍司承听。

    “你说什么?”

    “还有,楚千千已经跟我签了婚前协议,我会把这份协议交给法院让它生效,而楚千千也将以我亡妻的身份,葬衣冠冢。”

    宫羽喃喃,他其实和霍司承一样,接受不了楚千千自杀这件事情。

    可他却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

    在他看来自己只是让楚千千打掉孩子,并没有做过分的事情,可楚千千为什么要自杀?

    “你休想!她生是我霍司承的人,就算现在死了,也不可能属于你。”

    霍司承真的没想到,宫羽打电话,居然是要给他说这些。

    “霍司承,这是法治社会,你那些都没用的,如果没错,你手上有的只是你跟楚千千的离婚证吧?”

    宫羽笃定,他虽然没有和楚千千的结婚证,可他有楚千千亲手签字的婚前协议。

    “婚前协议永远只是婚前协议。”

    霍司承不想跟宫羽废话,挂了电话,发现雨停下,

    他抬头看向天空时,却看见不远处的老楼的二楼,有一个窗户的阳台上挂着一个蓝色的裙子,而楚千千也有一条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