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26章 卖身我也买
    “不知道?把恒恒怎么办?”林希看了一眼病房里,专心玩玩具的恒恒,“说实话,你儿子真的挺乖的,我亲戚家的孩子这么大的时候,又调皮又霸道,一点不顺着他心意就躺地下大哭大闹,我真算是不喜欢小孩的人了,也很喜欢你儿子。”

    林希刚才陪恒恒玩了一会,开始他没见过林希,对她有些抗拒。

    在她反复表示自己是楚千千的朋友后,恒恒才有一点接受,拿到玩具后,并且再三道谢。

    “看看能不能……有其他方法,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让我跟他发生关系,试着能不能怀孕。”

    楚千千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办法了。

    “他不知道的情况下?那只能把他打晕了,不过打晕那玩意能立起来吗?”林希一脸疑惑的看着楚千千,忍不住吐槽,“你家恒恒都这样了,你还为他着想呢?”

    “毕竟他现在很好,不是吗?我只是想要怀孕,并不是需要他做其他的什么。”

    “可你想让你的两个孩子都没有爸爸?”

    林希看着楚千千,很是生气。

    “……”

    “恒恒虽然嘴上不说,你进去问问他想不想要爸爸?他肯定是想的!”

    楚千千听着林希的话,一时说不出什么。

    毕竟确实恒恒从来没有问过爸爸的事情,那是他现在可能不懂,可长大了,就一定会懂的。

    “可,我总不能现在回去告诉霍司承,我没死,让他来给我的孩子当爸爸吧?”

    “那有什么不可以的,孩子是他的,他本来就该负责,再说了,你当年本来就是为了他啊。”

    林希也对楚千千的事情知道一些。

    她身为林氏千金,想的事情一向简单,就不像楚千千,她想的总是很多。

    “其实霍氏一点也不欢迎我,我嫁给霍司承那段时间,也算受尽白眼,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也这样……”

    楚千千都可以想到,如果她带着恒恒去找霍司承,让他认的话,方莲凤甚至霍乾,会以什么态度对她。

    “你嫁给的是霍司承,又不是他妈他爸,你怕什么。”

    “我……”

    “你啊,你就死皮赖脸呆霍家了,只要霍司承对你好了,不就好了?”

    听着林希的话,楚千千才认真的看着她,“如果霍司承已经喜欢别人了呢?我那天看见霍司承和那个市长的女儿,似乎关系很好,两个人……”

    听了这个林希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她的所有假设,都是在霍司承还爱楚千千的基础上。

    可,如果不爱了呢?

    “我帮你想想办法,我家旗下有个会所,之前我听说霍司承总去,他要是能喝醉,我们就派你上。”

    林希是真的喜欢恒恒,也心疼楚千千。

    她作为唯一一个知道楚千千还活着的人,也很愿意帮她。

    ——

    一天后,楚千千得到林希的消息,霍司承确实每周都会去会所喝酒,有时候一个人有时候两三个人。

    林希和楚千千商量对策,因为楚千千的排卵期不是很正常,她们就决定让楚千千在和霍司承发生完关系后,把TT拿出来,等她排卵了,再做试管婴儿。

    做了决定后。

    第二天晚上林希就通知她,霍司承去了那家会所。

    楚千千再一次把恒恒托付给护士,提着包去了那家会所。

    会所的主管眉姐,看着楚千千,一头黑发扎着,皮肤很白,五官很正,虽然没有化妆,却有一种清水出芙蓉的气质,这种气质在这种会所很少见。

    眉姐忍不住调侃楚千千,“这位美女,如果以后缺钱,可以来我这卖卖酒,来钱快,我们这就缺少你这种清纯型的美少妇。”

    林希瞪了眉姐一眼,“你都快成妈妈桑了。”

    眉姐一笑,“我就是妈妈桑啊。”

    她说着,拿了一套衣服扔给楚千千,去换上吧。

    过了一会,等楚千千换了眉姐给的那套衣服出来后,林希看的眼睛都快直了,“妈呀,我突然觉得眉姐说的有道理。”

    眉姐给楚千千拿的是一套小西装,不过裙子略短。

    楚千千虽然瘦,但上围依旧傲人,穿起这种西装,再加上她脸上独特的干净气质,对男人更是致命诱惑。

    “来来,今天眉姐我亲自上阵,给你化个妆。”

    眉姐说着,就从总台下面拿出了个化妆包,简单几笔,一个漂亮的裸装就完成了,其实她只是简单的遮住楚千千脸上的暗沉,化了眉毛和一点点眼线,整个人的气质就完全提了起来。

    看起来很精神。

    “千千,我觉得你是需要化化妆,一化妆真的不一样。”

    林希在一旁赞不绝口。

    眉姐也对自己的神来之笔满意,“美女我是说真的,如果以后你缺钱,我这随时欢迎你。”

    楚千千因为很紧张,只是笑着说谢谢。

    为了让霍司承喝醉,林希让眉姐的人去给他送了一大瓶烈酒。

    “不是我说,霍总每次来,不用送酒都喝的挺多的,好几次都睡我这,不过他今天是两个人来,我们只能见机行事了。”

    眉姐送完酒才说。

    “他现在总喝这么多酒?”

    楚千千听了这个,忍不住蹙眉,有些心疼。

    她知道霍司承的胃一直不好,喝多酒是最伤胃的。

    眉姐一眼就看出楚千千心疼他,乐呵呵的说,“是啊,男人嘛,职场压力大,总是要有地方发泄发泄的,加上家里有个商会会长千金要供着,只能出来喝酒发泄。”

    霍司承和江思妤的事情,可以说是人人皆知。

    “我,我去一下洗手间。”

    楚千千听眉姐说霍司承跟江思妤的事情,心里有些难过,只好找借口走开。

    她刚走到半路,一个喝的烂醉的男人,一只手过来揽住楚千千的腰,大舌头的说,“呦,你是新来的?来来,我们包厢,我要点酒。”

    说着,就把楚千千往一个包厢里拓。

    “我不卖酒,你放手!”

    楚千千有些没反应过来,她没想到会在半路遇见有人这样,就拼命挣扎。

    “嘿,你都穿成这样了,还不卖酒?不卖酒你卖什么?卖身吗?卖身我也买啊!”

    醉汉说着,继续拉楚千千,眼看着她就快被拖进包厢。

    “住手。”

    一个男人闪身,站在楚千千和醉汉中间,强行将两人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