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27章 我的女人轮不到别人骂(月票加
    那醉汉本来还想发火,一抬眼,看见那个男人,顿了顿,才说,“应少爷?”

    “认识我还不快滚?”

    来的人,是应天宇。

    楚千千和应天宇并没有见过,所以现在他们面对面站着,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谢谢你。”

    楚千千低着头,快步就离开了。

    应天宇看着楚千千的背影,勾唇不正经的一笑,“没想到这还有这种风格的服务员。”

    等楚千千窜去了洗手间,应天宇才回到包厢。

    此时霍司承已经喝的烂醉了,相反应天宇并没有喝多少酒,他每次陪霍司承来,都谨记自己的责任,就是安安全全的把霍司承送回去。

    “哥,别喝了。”

    应天宇看着眉姐新送来的那瓶酒,以为是霍司承点的,有点郁闷,“怎么又点了?”

    霍司承也不理他,继续喝酒。

    “哥,你上回都喝的胃出血了,你再这样,下次你妈得把我家闹翻天啊。”

    应天宇真是怕了方莲凤了。

    上次霍司承喝到胃出血,方莲凤知道那次应天宇也在,就跑去应天宇公司大闹,说他不够兄弟,不管霍司承的死活。

    也因为那次应天宇都怕了她了。

    “你走吧,我一会自己去后面休息。”

    这种会所后面都有房间,是为了客人休息用的。

    “别!我可不敢!”

    应天宇拼命摇头。

    “我自己心里有数,你走吧。”

    霍司承几乎是躺在沙发上的,嘴的说话都不清楚了,像是要睡着了。

    “哥,要不我送你回去吧,你别喝了,这两年你每周都这样喝,胃早晚得废了。”

    “没事,我心里有数。”

    霍司承闭着眼睛,他每一次喝醉,就会想起两年多前,因为项目失败他喝酒,最后被楚千千带回家的事情。

    他好几次喝醉了,都会梦见楚千千,他以为,这样是他和楚千千见面的唯一方式。

    可这个秘密,谁也不知道。

    “你有数个屁啊。”

    应天宇说着,就要扛着霍司承回家。

    “你走开!”

    霍司承看着应天宇要把他带走,也不爽了,挥起一拳就要打人,可一个踉跄扑了个空。

    “哥,你都这样了,快省省吧。”

    “你走吧,出了事我自己担着。”

    霍司承又自己强行躺回沙发上。

    应天宇看着霍司承左右都不走,也没办法,只好出去找眉姐。

    眉姐当然是痛痛快快的答应了。

    等应天宇走了,又让霍司承喝了一会,楚千千盯着一个眼镜片比酒瓶底还厚的黑框眼镜,跟着眉姐进了包厢。

    眉姐在一旁问,“霍总,我们扶您去休息吧?”

    “我自己去吧,你把房卡给我。”

    霍司承看着眉姐过来,一抬手甩开她。

    “好,我们送您过去。”眉姐说着,赶紧把房卡递给霍司承,然后说,“还是之前那间。”

    楚千千在一旁听着,看来霍司承是经常住在这里。

    他难道经常把自己喝成这样?

    楚千千有些心疼。

    虽然她很想质疑霍司承现在的那位女朋友,或者是妻子,可她根本没有资格。

    毕竟那是别人分内的事情。

    霍司承自己站了起来,强壮镇定的走去房间。

    楚千千跟在后面,看着男人的脚步很稳,并不像喝醉了,才去小声问眉姐,“眉姐,他这是喝醉了吗?怎么走路这么稳?”

    “放心,喝醉了,霍总在人前一直保持很良好的形象,我们都习惯了。”

    眉姐看楚千千担心,就给她解释。

    “是吗?”

    楚千千觉得,以前霍司承在她面前喝醉的时候,并不是这样,好像连上楼梯都不太稳。

    眉姐看楚千千不放心,又说,“不过你是要小心点,之前啊,霍总喝醉了我们也安排了姑娘去陪他,可居然被他直接从床上给踹了下来,所以你如果受伤了我们可不负责。”

    “我知道。”

    楚千千点头。

    她觉得,如果霍司承对她还有一点点的情谊,也许不会这样。

    不过他喝醉了,并不一定认得自己。

    楚千千一路跟着霍司承,一直到了房间里,等到了房间门口,眉姐才对霍司承说,“霍总,让我们小妹进去给你泡泡茶,醒醒酒,您看可以吗?”

    眉姐在说的时候,她和楚千千都捏了一把汗,生怕霍司承拒绝。

    霍司承听见眉姐的话,抬头看了一眼被眼镜挡住大半张脸的楚千千,眼神定了定,良久才说出了个“好”字。

    可他的声音,比起之前眉姐见他的所有时候,都要温柔。

    这让眉姐不由的吓了一跳,但还是装模作样的给楚千千训话,“进去有点颜色,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如果霍总休息了,就马上出来,知道吗?”

    本来,眉姐这话就是说给霍司承听的。

    可霍司承在听见眉姐厉声训楚千千时,突然抬手,把楚千千揽在怀里,呵道,“滚!我的女人轮不到别人骂。”

    他说完,眉姐和楚千千都愣住了。

    楚千千隔着厚厚的眼镜片看着霍司承,确认他有没有清醒。

    可霍司承的眼睛迷迷瞪瞪的,一看就是醉着的样子。

    眉姐愣了愣,马上乐呵呵的说,“是是,不骂不骂。”

    说完给楚千千使了个眼色,就离开了。

    “怎么样?”

    眉姐回到前台,林希就马上凑过来问。

    “你这朋友,真的跟霍总关系不一般啊?”

    眉姐看见林希,一脸佩服的表情。

    “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我刚在门口说了两句,结果霍总居然把我给训了,说什么他的女人什么的,我这几年也没见他这样过。”

    眉姐说着不住摇头。

    ——

    眉姐一走,霍司承就把楚千千拉进门里,灯都来不及开,就把楚千千推到墙上,随即而来的,是热烈的吻。

    楚千千也不敢说话,想移动却被男人控制住双手。

    霍司承以为楚千千要去开灯,厉声说,“别开灯,别动,我不想再看见你的脸。”

    他的声音很凶,很大,吓得楚千千一动也不敢动。

    也不敢说话。

    男人就这么压着她吻,熟悉的薄荷味,混着酒精的味道,一点点,沾满她的口腔。

    不知不觉中,楚千千已经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