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29章 我前几天在会所见过她
    “可我的孩子生病了,等着用脐带血啊!”

    楚千千急了,作为一个妈妈,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就这样受折磨吧。

    她没想到,自己弄到的霍司承的米青子,却在自己这边出了差错。

    “我知道,楚小姐,你的情况林总他们都交代过了,如果能做,我们肯定会给你做的。”

    但是,他们只是负责做试管婴儿的,如果卵子畸形,其他的事情也是爱莫能助的。

    “那……”

    楚千千真的无助了。

    她站在那里,一时也想不出其他主意。

    “楚小姐,这条路断了,就尽快做一下骨髓相合程度的测试,想想其他办法吧。”

    医生只能建议这个方法。

    毕竟白血病的治疗只有那几条路。

    “我知道了。”

    楚千千的心很难受,之前医生说,最好的就是脐带血,接下来才是骨髓移植。

    她在回去的路上,绕道之前一家熟悉的蛋糕店,给恒恒买了个巧克力蛋糕,虽然她自己喜欢吃草莓蛋糕,但是恒恒从小就爱吃巧克力。

    楚千千想了想,还是没有给自己买。

    在楚千千排队买蛋糕时,霍司承的车正好路过那家蛋糕店。

    他也知道这里,当年楚千千很喜欢吃这家的草莓蛋糕,不禁往那个方向看了看,只是一眼,正好看见一个非常非常熟悉的身影。

    “停车!”

    霍司承大喊,在车还没有靠边停稳的时候,霍司承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飞奔出去。

    可当他几步跑过去时,才发现,这排队的人,来来往往的行人,哪有楚千千?

    这时,坐在车上一个黑色长发的女人也跟着下车,她就是之前电视上经常说的,和霍司承出双入对的商会会长女儿,江思妤。

    江思妤看着霍司承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站在那里,看着那个蛋糕店,忍不住问,“霍总,怎么了?”

    “没事,眼花了。”

    霍司承在说话时,还在看着周围的人。

    他觉得自己刚才似乎确实看见了一个像级楚千千背影的人。

    可,死人怎么会复活?难道是他前2天晚上做的梦太真实,以至于出现了幻觉?

    等霍司承上了车,江思妤才说,“霍总,明天有个拍卖会,我父亲比较喜欢里面一幅油画,想让我去拍一下,你有空的话,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江思妤看着霍司承,满眼期待。

    霍司承看着眼前的女人,沉默片刻才说,“好。”

    “谢谢。”

    江思妤浅浅一笑。

    江思妤并不在天辰上班,但是她公司离天辰很近,加上她家在霍司承回家的路上,也就理所应当每天来“麻烦”霍司承。

    等江思妤下了车,坐在副驾驶的林杰才开口,“霍总,江小姐的性格似乎和以前越来越不一样了。”

    “是吗?”

    霍司承看着窗外,并不在意。

    “是,她好像知道您的事情,可以在模仿……”

    林杰话说一半,从后视镜看见霍司承的脸色有些难看,马上闭嘴。

    但江思妤从出现,到现在的变化他身为特助都看在眼里。

    江思妤最开始是因为一个政府合作项目,认识霍司承的,开始她就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大小姐,某些方面和方莲凤有几分相似,那时候霍司承很讨厌她。

    可从某一天开始她就变的不一样了,霍司承对她的态度也不一样了。

    直到最近,江思妤的一言一行愈发像楚千千了,让林杰才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霍司承。

    “我和她的事情,不过就是因为项目需要,等项目结束了,就不会再送她回家了。”

    霍司承知道林杰在想什么,才多解释了一句。

    “霍总,斯人已逝。”

    “林杰,你现在是越来越多嘴了。”

    林杰说的话,霍司承能不懂?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走不出来。

    尤其是前天晚上,他甚至觉得自己梦见和楚千千在……那个梦那么真实,真实到霍司承甚至不觉得那是梦境。

    ——

    霍司承到了家,走进空空荡荡的房子,一路上了书房。

    三年前,为了楚千千买的那个桌子还在他书桌的对面放着,每周都有佣人仔细擦拭,一尘不染。

    “你就是我的唯一,两个世界都变形,回去谈何容易……”

    霍司承刚打开电脑,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看了下,是应天宇,才接了起来。

    “老大,你和我爸公司那项目的图纸,我爸前天让我带给你,我给忘了,你现在在哪,我给你拿过去。”

    电话接通,应天宇就赶紧说。

    “明天吧,我已经到家了。”

    “别别!我爸刚问我呢,我说我已经给你了,求求你,让我给你带过去吧,不然他一会发现东西还在家,肯定要干掉我。”

    应天宇知道霍司承想挂电话,赶紧说。

    霍司承没办法,只好说,“我在家,你自己过来吧。”

    “好嘞!”

    应天宇得令,赶紧拿着东西,开着车屁颠屁颠的跑到霍司承家里。

    前后也就用了半个多小时。

    等霍司承给他开门,应天宇把文件袋递给霍司承后,他看霍司承想关门,赶紧说,“哥,别啊,我大老远来一趟,你不请我进去喝杯咖啡?”

    “我让你来了?”

    霍司承虽然没关门,但是却还是往楼上走,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处理。

    “是是,那天我想着喝完酒给你的,结果你就住那里了,我有啥办法。”

    应天宇属于脸皮厚过城墙角,霍司承说啥他都无所谓。

    “咖啡机在厨房,要喝自己做,我还有工作。”

    霍司承说着,就自顾自的上了楼。

    应天宇跑去厨房,自己给自己煮了一杯咖啡,喝了两口,在客厅转了一圈,才跑到楼上书房去。

    看见霍司承在电脑前工作,他正想坐到原来楚千千那个位置上……

    “起来!”

    霍司承命令。

    吓得应天宇屁股都没沾,赶紧就起来了,他紧张的看着那位置,又看看霍司承,“老大,这还不让坐?”

    “那谁也不能坐。”

    霍司承虽然解释,可眼睛依然看着屏幕。

    应天宇撇撇嘴,在书房里乱走,他看见书柜上有一张照片,是个旧合影,上面的霍司承看上去非常的年轻,而当应天宇把目光转向霍司承旁边站的那个人时,随口说了句,“咦,这女的你认识啊?我前几天在会所还见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