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32章 当玉镯的女人
    “霍司承?他来了?不会吧?我们这种小拍卖会,他可从来没来过。”

    林希皱着眉头。

    霍司承是A市大佬,按理来说根本不会来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拍卖会。

    “不会错的,一定是他。”

    楚千千想到自己和霍司承在同一个拍卖会里,心跳都不由加快。

    她很担心,霍司承会不会因为自己私自卖了霍奶奶的镯子生气?

    “那他拍了,也算物归原主了,我也省钱了。”

    林希挽着楚千千,她觉得这是好事。

    “我先回医院了,今天谢谢你。”

    楚千千看着身边的林希。

    虽然最后镯子被霍司承拍了,但是林希的出发点是好的。

    无论如何她都要谢谢林希。

    “不客气,反正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林希挽着楚千千往外走,开车送她回医院。

    ——

    刚才,霍司承在楼上的VIP间里,在包厢内的超大屏幕上,仔细看过玉镯,确认那是霍奶奶送给楚千千的那个。

    因为玉镯上带一小块糖皮,而这个镯子糖皮的形状,大小,位置,都和霍奶奶的那个一模一样。

    在他出价拍下玉镯后,当时下去交了钱,就拿走玉镯。

    然后在后台,找到拍卖行经理,“你们林总现在在哪,我要见他。”

    拍卖会经理看见是霍司承和江思妤,商政大佬,哪个都不好惹,赶紧毕恭毕敬的说,“霍总,您稍等,我这就帮您问。”

    江思妤看见霍司承的脸色非常不好,她大概猜出这个镯子和楚千千有关。

    她跟在霍司承身边这阵子,发现霍司承这个人从来都是处变不惊,喜怒不形于色,但他有个例外——

    就是楚千千。

    凡是涉及到楚千千的事情,他都会变得非常易怒。

    经理在那边打电话,再三确认后,才跑来跟霍司承说,“林总在希尔顿酒店参加一个商宴,需要我打电话……”

    “我现在过去。”

    不等经理把话说完,霍司承已经迈开腿离开他的办公室。

    江思妤也默默跟在后面。

    霍司承走到车旁边时,看着一旁的江思妤,才说,“你回去拍画吧,我有点事情。”

    江思妤摇头,脸上是担忧的表情,“霍总,那幅画是小事,让我跟着您吧,林总我熟悉的,也许能帮着说上话。”

    她的语气很温和,没有在逼霍司承,却恰到好处的提出自己的用处。

    霍司承和林希的爷爷林毅确实没怎么打过交道,听江思妤这么说,他才开了车锁,“抱歉,那幅画我回头买了给你。”

    “能给霍总帮忙,是我的荣幸。”

    江思妤浅笑,坐上车。

    她一直是这种温温柔柔的样子,和霍司承一起后也从不化浓妆,一直是淡妆示人。

    江思妤以为,这就是楚千千的样子。

    霍司承一路开着车,在路上,江思妤很聪明的打给希尔顿酒店,问清楚林毅在哪个宴会厅里。

    等霍司承和她去的时候,江思妤像向导一样,带着霍司承一路快速到了林毅所在的宴会厅。

    霍司承进去时,林毅正在和别人说话,霍司承也懒得管了,直接过去,拿出那玉镯问,“林总,请解释一下,拍卖的这个玉镯是从哪里来的?”

    林毅看见霍司承来,又看着他手上的玉镯有些惊讶。

    毕竟他不过是卖个东西,并没有想卷入霍司承,楚千千他们的事情中去。

    “是从一个当铺老板那里收的。”

    林毅端着一杯红酒,坦诚一笑。

    表情上看根本不像是在说谎。

    “哪家当铺?”

    霍司承倒要看看,这个玉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是楚千千落水后掉在了哪里,还是……她没死,可是生活遇见困难,不得不卖掉玉镯。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霍司承觉得自己更有必要快一些找到她。

    “盛德当铺,就在市立医院旁边。”

    林毅毫不隐瞒,顺便把地址也说的清清楚楚。

    “市立医院?”

    霍司承听见这四个字,第一反应就是楚千千出事了。

    一定是生病了,或者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卖掉玉镯。

    林毅,包括站在一旁的江思妤都看出霍司承脸上的慌乱。

    “是的。”

    林毅点头。

    霍司承看着玉镯,眉头紧锁,在向林毅说了句“打扰了”之后,迅速离开。

    跟在他身后的江思妤,反而客客气气的跟林毅说,“谢谢林总。”

    林毅看着霍司承匆匆忙忙离开的背影,抿了一口红酒,才拿起电话给当铺老总打电话,嘱咐他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才让他去给霍司承开门。

    确实如林毅所料想的,霍司承找完他,就去了当铺。

    当铺老板接到霍司承电话后,虽然已经快晚上8点了,还是老老实实的把门打开。

    他看见霍司承的车开过来时,就站在门口鞠躬,“霍总,林总让我在这等您。”

    等霍司承下了车,老板想把他们让进当铺会客厅。

    可霍司承没空跟他废这话,拿出镯子问,“是谁当的这个镯子?”

    他现在满心都是楚千千的事情,一分一秒都不想耽误。

    “咦,这不是我高价收的那个玉镯吗?”

    林毅之前告诉当铺老板,只要别说这个玉镯是他亲自收的,其他怎么演都可以。

    所以当铺老板就先装着惊讶了一下。

    “是谁当的?”

    霍司承不耐烦的又问了一遍。

    “是一个女的,可能不到30岁吧,那天挺着急的,说孩子病了要治病,就来当这个镯子。”

    老板也如实说。

    毕竟林毅说了,以霍司承的本事,查处事实是早晚的事情,如果撒谎他也管不了。

    女的,不到30岁,给孩子治病。

    这三点,在霍司承看来如果楚千千还活着,那么就都是可以对应上的。

    “肯定是她。”

    霍司承笃定,他说着就收起玉镯,车也没开,就向旁边的市立医院跑去。

    这两年多的时间,霍司承从来没有一天像今天这么激动。

    他甚至觉得,自己只要去了医院,就一定会见到楚千千。

    江思妤也跟在后面,“霍总,市立医院这么多病人,您知道哪个是当镯子的女士……”

    “就这么多病房,我一个一个找,总会找到的。”

    此时的霍司承,根本没有心情去思考其他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