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53章 替她承受(月票加更)
    霍司承拿起耳机放在耳朵上,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

    他走进浴室,看见楚千千就跪在浴室的角落里,身体在不住的发抖:“不要,不要,不要。”

    楚千千就这么一直颤抖着,说着不要,不要。

    “千千。”

    霍司承不知道楚千千听见了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大的反应。

    他想从背后抱住楚千千,让她不要害怕,可在霍司承的手指刚刚触碰到楚千千时,她就缩的更厉害,整个人都恨不得缩在一起。

    “杀了我,杀了我。”

    楚千千就那么缩着,整个人陷入魔障,刚才的录音激起了她那晚的恐惧,有些分不清状况了。

    霍司承把她强行转过来时,楚千千的眼泪不停的在流,两只手放在头上,一直发抖。

    他心疼的抱住楚千千,安慰她,“不怕,不怕,有我在。”

    “不要,不要给我打针,求求你了。”

    “好,不打。”

    霍司承回答楚千千,他怀里的女人就这么发抖的靠着他,求他。

    他也只能这么安慰她。

    心却疼的不得了。

    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针,会让楚千千怕成这样。

    “真的?”

    楚千千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了,她听见不打两个字,眼睛都放光。

    “真的不打,不会有人再伤害你了。”

    霍司承抱着楚千千,把她抱回床上,就这么让她依偎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千千才渐渐好起来,才渐渐不抖了。

    “司承,对不起。”

    楚千千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了,自己说了不得了的话。

    可霍司承却不多问,只是笑着说,“别怕,我三天后就带你走,我们回去,你再也不用害怕了。”

    他用手拨开女人的头发,吻落在她的额头,轻轻柔柔,呵护备至。

    和宫羽那蛮横的吻完全不一样。

    “嗯,司承,我和他没有发生过任何,这些都是他故意做给你看的。”

    楚千千被霍司承吻着,给他解释。

    “我知道。”

    霍司承继续吻,他的吻代表着想念。

    他们分开两年,刚刚见面,还没有来得及一解相思之苦,楚千千就被宫羽带走。

    其实霍司承并不想做别的,可她只是这么抱着楚千千,轻轻吻她的额头,身体就起了反映,腰部下方的裤子鼓了起来。

    他为了不让楚千千感受到,把身体微微支起。

    “我帮你。”

    虽然他躲,可楚千千知道他难受,作为一个成年男人,这么长时间都忍着,她也舍不得。

    带着脚镣非常不方便,霍司承也不想强迫她,“没事,我们以后还有时间。”

    “我也很久没做一个妻子的义务了。”

    楚千千说着,主动去帮助他。

    ——

    作完之后,楚千千躺在床上,很快睡着了。

    其实她之前每天都活的提心吊胆,虽然宫羽和她不住一个房间,但她也怕他会突然过来,睡觉也不踏实。

    可今天霍司承在身边,楚千千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她就这么靠着霍司承睡。

    霍司承看着身边女人睡的安稳,不忍心打扰,一直等她睡的香沉,才再次起身去了宫羽的房间。

    在霍司承到宫羽的房间时,门是虚掩着的。

    宫羽在等他。

    “春/宵一刻值千金,怎么样啊?霍总。”

    霍司承一推门,宫羽的声音就传来。

    他坐在卧室的沙发上,衣服也没有脱,似乎是这么坐了一晚上,就在等霍司承来。

    “那个针是什么。”

    霍司承懒得和他寒暄,开门见山直接问。

    让楚千千怕成那样的针,到底是什么?

    “呵,就是以前找到的一点小东西,给不听话的人一些惩罚。”

    宫羽站起来,走到霍司承面前。

    面对着他,宫羽连假笑都笑不出来,他真的非常讨厌霍司承。

    “不管是什么针,我替她打了。”

    霍司承来,就是这么打算的。

    他亲眼看见楚千千对那个针的恐惧,就知道不管是什么针,一定是非常恐怖的。

    他怎么舍得最爱的女人受这种苦?

    “你?”宫羽眼睛睁大,似乎根本没有想到霍司承会这句话,他嘴巴上扬,笑的夸张,“是吗?真的吗?”

    “是。”

    也许是不知道的缘故,霍司承一点也不畏惧。

    “哈哈哈,那太好了。”宫羽笑的非常恐怖,他走到霍司承的面前,看着男人的脸,阴阳怪气的说,“我非常讨厌你这张脸,讨厌你这个人,其实我也舍不得给她打,既然你愿意替她,那可真好,我可做梦都想给你打这个针。”

    宫羽开心的要命。

    他迫不及待的跑去里屋,拿出一个极细的针筒,在霍司承面前晃悠。

    “到底是什么针,你先给我说清楚,不是毒/品我都打。”

    霍司承又问。

    如果是毒/品,他肯定不打。

    “不是毒/品,就是有那么一丁点痒。”

    宫羽笑说。

    他说那一丁点,霍司承就明白了,肯定是很痒,很痛苦。

    国内有一种毛毛虫的容貌,也有类似的效果,但这个既然是打到血液里,应该是抓破都没用的。

    “天亮前效果可以消吧?”

    “怎么?你这是要做好事不留名?”

    宫羽歪着脑袋看着霍司承,转着手上的针。

    “不要告诉她,至于那针我打了,也希望你遵守承诺不要给她打。”

    “当然了,其实我也舍不得。”宫羽笑着说,“嗯,需要我把你绑着再打吗?”

    “不用。”

    “那太好了。”

    一听霍司承说不用,宫羽乐的不得了。

    可当霍司承把手臂伸到他面前时,宫羽又反悔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我还是把你的手绑起来吧,免得你攻击我。”

    中毒的人,一般会力气奇大,宫羽为了自身安全,给霍司承建议。

    “好。”

    霍司承也没有再多说,只是同意。

    他现在想的就是快点打针,快点结束,等早上楚千千醒来,睁开眼睛时,他还完完整整的站在她身边,能对她说一声,“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