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54章 痛苦(大虐提示)(月票加更)
    霍司承在地上坐着,宫羽把霍司承的手绑在床尾,开始给他打针。

    等要开始前。

    “我这手可不太准。”

    宫羽一边说,就把针管戳进霍司承的手臂里,不过还好他的血管清晰,宫羽这半吊子也很轻松的把针戳进血管。

    一管药很快推完。

    霍司承坐在地上,等着药效发挥。

    在发挥前,他看着宫羽说,“三天后,我一定会带走她,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只要你赢,我当然说到做到。”宫羽说完,就做到远处的单人沙发上,看着霍司承。

    他在坐着的时候,不停把玩着手里的戒指。

    霍司承并不知道,那戒指控制着的,是旁边的一处摄像头,接下来的场景,将会全部被录下来。

    “你这几天,不能伤害她,这个针我已经打了,你不能再给她打了。”

    霍司承不知道这个针的药效发挥后,自己的神志会不会清楚,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所以在他还能思考时,把要说的话全部都说了。

    “好,我全答应你。”宫羽一面答应着,一面看表蹙眉,“怎么这药效这么慢啊。”

    已经过了一分钟了。

    在宫羽说完这句话时,霍司承开始渐渐发现身体开始发痒。

    他也不说话,去承受。

    开始的程度是他可以承受的。

    可是后面渐渐的,痛苦的感觉从里向外翻涌,他握紧床尾的栏杆,咬紧牙关,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留下来,落在地毯上。

    不到十几分钟的时间,霍司承的整个衬衫已经湿透了。

    可他依然没有说任何的话。

    宫羽有些惊讶,“呀,千小妹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求饶了,没想到你这么能忍。”

    霍司承不说话,他知道自己根本不能说话,只要一松口,说出来的恐怕也是求饶。

    只是,这百蛊蚀心的感觉,让霍司承的意志力,一点点的走向崩溃。

    可他默默承受,一语不发,只有身上不停冒着的汗珠,地毯上一片片扩大的湿,证明着霍司承正在受着非常痛苦的煎熬。

    “我建议你还是喊出来,比较好一些。”

    宫羽看着霍司承这样,非常不爽。

    他想听的就是霍司承求饶,霍司承后悔,这个抢了楚千千的男人,让他恨的要命。

    霍司承抬头,看着宫羽兴奋的表情,他已经确定宫羽绝对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绝对不能把楚千千留在这样的人身边。

    宫羽走到霍司承旁边,从他的腰带里,拿出他带的那把小刀,在弹出刀刃后,宫羽把那小刀晃了晃,之后在霍司承的胸口划了一下。

    明明是隔着衬衫,却也割破了,鲜血很快就渗了出来。

    “滚。”

    霍司承从牙缝里挤出这一个字。

    因为他发现,宫羽用刀划他的时候,他不觉得疼,只觉得非常痛快,似乎身体里泛着的痒得到了一丝丝控制,这个时候恐怕别人拿刀捅他,他也会快乐吧。

    “是不是觉得很舒服?”

    宫羽其实最知道这种感觉了,他也最熟悉这种药了,更知道霍司承现在每一分每一秒的痛苦。

    他说着,又在霍司承的身上划了一下。

    鲜血直流,但霍司承觉得自己得到了释放。

    “随便。”

    霍司承是想说,随便划,可他说了前两个字,就收住了,他知道自己不能说,以宫羽对自己的讨厌程度,他杀了自己也不足为奇。

    可如果那样的话楚千千就会知道。

    他还要明天好好的站在楚千千面前。

    “说实话,你们霍家还真是讨厌。”宫羽也坐在霍司承的面前,“我小时候第一次做生意,就被你爸坑了,导致全家都看不起我,然后我就给自己打了这种针,提醒自己记住这个恨。”

    宫羽自顾自的说着。

    霍司承根本听不进去他说什么。

    他看着宫羽手上拿的刀,甚至期盼他一刀捅向自己来个痛快。

    “不过我也挺感谢你爸的,不是他,也没有现在的我。”

    现在这个残忍,而可怕的宫羽。

    霍司承根本不搭理他,他闭着眼睛,忍着,不说话,胸口的伤口沙沙的,让他觉得兴奋。

    “对了,你不知道千小妹刚才听的什么吧,来我放给你听。”

    宫羽知道霍司承已经快到极限了,他拿出手机,找了个录音。

    当他按下播放键,里面迅速传出,楚千千的声音。

    是她求饶的声音。

    她在求宫羽杀了她,一遍一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录音,终于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实霍司承忍了已经一个小时了。

    可在听见这个录音,听见楚千千哭着求饶,求杀的声音,霍司承终于不行了。

    他心疼楚千千,更恨宫羽。

    看着男人的眼睛通红,满满都是恨意,宫羽赶紧躲开,“这是你自己要替她承受的,我没有逼你。”

    “啊啊啊啊啊!”

    霍司承拼命的喊,他只是喊,用喊的方式发泄,却什么也没有说。

    可看见霍司承这样,宫羽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

    他就这样坐着又欣赏了近两个小时,一直到霍司承的药效散去。

    霍司承感受到自己身上的药效散去,他许久才开口,“给我解开。”

    “霍总,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真的。”

    宫羽走过去,为霍司承解开。

    他这句话是发自内心说的。

    这种针他给许多人打过,可霍司承是只能忍的,而且此时此刻他是清醒的,也没有任何畏惧感。

    这样的霍司承,让宫羽很害怕,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败给这个男人了。

    只是不甘心。

    “你答应过我,不给楚千千再打这个针。”

    霍司承起身,整个人都站不稳了,嘴里念的却依然是楚千千。

    “肯定。”

    听了他的话,霍司承踉踉跄跄的回到自己的屋里,他明明已经累的不行,下一秒就要睡着了,可他不敢。

    霍司承知道,现在这样的他被楚千千看见肯定会吓到。

    霍司承回到房间,扔掉沾满血的衬衫,把伤口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才躺在床上,抱着楚千千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