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57章 这位是我的妻子
    楚千千是在两周后出院,因为霍司承的那一枪,她的右手几乎是不能动的,也不能拿重物,如果以后想正常使用也只能坚持做康复训练,才有可能再次使用。

    一直以右手为惯性手的楚千千非常的苦恼,她吃饭也不得不用左手,写字,用手机拿东西,就必须都用左手。

    在楚千千出院后,宫羽也去了她的脚镣,带着她去见了自己的家人。

    楚千千跟着宫羽,再一次进入沃森家族的大宅里,可这一次她却那么压抑,仿佛这次进入,就注定永远不会再离开了一样。

    宫羽牵着她的手,一路走到一楼最里面的一间屋子,当复古的双扇木门打开,屋内的一切都显露出来。

    楚千千看见屋里一共坐着三个人,有两个她知道,一个是宫羽的继父,沃森先生,还有一个是宫羽的母亲云兰。

    “爸妈,哥,这位是我的妻子,楚千千。”

    宫羽拉着楚千千进去,跟里面的人打招呼。

    这个介绍,这个称呼,让楚千千的心紧了一下,她多么希望现在拉着她的手,介绍她的人是霍司承。

    只可惜永远不可能了。

    云兰穿着一身中式旗袍,雍容典雅,她一看见楚千千,马上笑着站起来,拉着楚千千说,“千千,好多年不见,你都这么大了,越来越漂亮了。”

    “云阿姨,您才是和以前几乎没有变。”

    楚千千也回应云兰,脸上带着笑,笑意却达不到眼底。

    云兰拉着楚千千的手,把她拉到宫羽继父面前说,“老公,这个女孩里奥小时候就很喜欢。”

    “嗯。”

    宫羽的继父抬眼看了一眼楚千千,他和楚千千一样,虽然脸上带着笑,眼神却十分冷漠。

    似乎完全不关心宫羽会娶什么样的人。

    不过楚千千也理解,比较是继子,毕竟不如亲生的儿子。

    “哥。”

    宫羽走到房间里坐着的另外一个男人身边,对楚千千说,“这是我大哥,杜克。”

    “你好。”

    杜克起身跟楚千千打招呼,可他的脸上和宫羽继父一样,没有什么笑意。

    以他发色来看,杜克应该是沃森先生的亲儿子。

    “你好,杜克先生。”

    楚千千也客客气气的打招呼。

    她是留在宫羽身边,却不代表她要跟宫羽家的人搞好关系。

    一家人里对楚千千最热情的,到头来还是云兰,她看宫羽的继父和哥哥对楚千千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就赶紧站起来拉着楚千千说,“千千,你住这有什么事情就给我说,我在这也一直一个人,你来了可太好了。”

    云兰笑眯眯的,楚千千也回以笑容。

    毕竟经过这么多事情,楚千千现在根本笑不出来,一切都是表面的应酬。

    “走吧。”

    只是一个简单的介绍,宫羽就拉着楚千千离开了那个房间。

    “我刚看见墙上有个画,你有两个哥哥是吗?”

    楚千千只是随口找话问的。

    她刚才在房间里,看见屋子里有一副油画,她一眼就认出画上的人都在那房间里坐着,不过少了一个男孩,从画上的年级看,那男孩应该比杜克和宫羽都大。

    “对。”

    “哦。”

    “不过他死了。”

    楚千千明明没有直接问,可宫羽却直截了当的说出那个消失的男孩去哪了。

    他说的很随意,楚千千以为是什么悲伤的事情,也就没有再多问。

    ——

    楚千千正式被宫羽要求融入沃森家族,第一件事情就是学习礼仪,在S国,对贵族的要求颇多,楚千千身为来人,虽然不用穿束腰,可她的一言一行都被要求要符合贵族的标准。

    宫羽给楚千千请了老师,让她每天至少学习8个小时的礼仪,从举止,吃饭,语言,走路,甚至连打招呼,微笑这种细节都不放过。

    本来楚千千就是生在普通的家庭,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就是煎熬。

    其中有一门课,是下午茶,楚千千被要求顶着书喝咖啡,书不能掉,咖啡要喝完。

    而楚千千因为右手不好使,左手又不习惯,连续一星期书还是会从头上掉下来,每一次掉下来,她就会被老师用很细的教鞭抽打小臂,每天结束后,小臂都是又青又肿。

    楚千千在S国的这段时间,除了陪云兰,陪宫羽,就是学习。

    转眼过了一眼。

    这一年里,宫羽大部分时间是在A国,只有几个月在S国。

    楚千千并不觉得自己跟宫羽像是夫妻,他们之间最多也只是接吻,宫羽没有做过更过分的事情。

    而且宫羽在和楚千千的这段时间,大概因为楚千千已经不会再逃走了,他对楚千千放松警惕,很多时候表现的就像小时候一样。

    楚千千在学习完当天的课程后,刚刚离开房间,就看见穿着一身灰色西服的宫羽站在门口。

    “你回来了。”

    楚千千看见他,很自然的打招呼。

    没有和丈夫小别胜新婚的感觉。

    “嗯。”宫羽笑的开心,他伸手拉着楚千千说,“明天是我哥的忌日,所以他们叫我回来了。”

    “哦。”

    楚千千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宫羽拉着她,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撅着嘴,苦恼的说,“唉,最讨厌扫墓了,我都不想去,我只想在家里睡觉。”

    最近半年多,宫羽和楚千千在一起的说话状态更多的就是这样,他喜欢给楚千千撒娇。

    “要不我给云姨说一下,让你别去了,我替你去就好。”

    “真的?”

    “嗯,你回来就好好休息吧。”

    楚千千看见宫羽,有时候就想到楚威。

    她在安定下来后,和楚威,景惠然都联系过,不过只是视频聊天而已,他们偶尔也会用微信联系,只是宫羽一直不允许楚千千A国。

    “好。”

    宫羽点头。

    吃过饭后,楚千千去找云兰说明天宫羽不去忌日的事情,一向凡事顺着宫羽的云兰,马上一脸严肃的拒绝“不行!”

    “为什么?他一定要去吗?”

    楚千千有些惊讶,云兰从来都是乐呵呵的,凡事只会说好。

    就算不同意也是婉转拒绝,而这次居然这么果断。

    “必须去的。”云兰拉着楚千千的手,长叹一口气说,“千千啊,我一直都觉得对不起阿羽,这一年多亏你,阿羽才有些好转。”

    “什么意思?”

    楚千千有些不解,不是在说去扫墓的事情吗?怎么提到对不起对得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