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74章 毁容
    “我不看。”

    楚千千觉得,宫羽是不可能有关于霍司承的视频的。就算有,也不会是什么好视频,说不定是偷拍的奇怪视频。

    “嗯,你再想想,这可能是你在这个世界上见到的唯一一份这么难得的资料了。”

    宫羽的话,让楚千千反而产生了怀疑。

    她勉强撑起身子,“宫羽,你以前最讨厌我提霍司承,为什么这次这么主动的给我看他的视频?”

    “因为从此以后,你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什么意思?”

    宫羽弯下腰,把楚千千抱了起来,又起身将她放在床上,一双眸子看着她,明明带着笑意,却让人觉得阴寒,他说,“不要动,乖,养好身体我们的婚礼三天后举行,这次就算你死了,也不会再延期了。”

    他一字一句的说,楚千千瞪大眼睛看着他。

    “宫羽,为什么一定是我。”

    楚千千再次问这个问题。

    “我已经解答过了,而且我要娶你,这个事情是我从小就给自己定的目标。”

    宫羽一边说,一边为楚千千盖好被子。

    “宫羽,我要手机,我要跟家里人联系。”

    其实,她是要问一问霍司承的情况。

    不管生死,她都要知道。

    宫羽似乎已经猜到楚千千的想法,他转身,看着身后的楚千千,说,“是不会有人告诉你霍司承的情况的。”

    “为什么……”

    “好好休息,等到三天后,你就是我太太了,到时候如果他没死,我可以考虑让你看他一眼,告诉他我们已经结婚了。”

    宫羽说完,转身将门反锁上。

    楚千千几乎是绝望的。

    她虽然头重脚轻,但还是下了床,歪歪倒倒的到了门口,拼命的拍着门。

    “开门!我要出去!”

    “宫羽!如果霍司承死了,我就不会嫁给你了!”

    “开门!绑架!”

    楚千千就在门口拼命的喊,喊了很久很久。

    可都没有人回应她。

    楚千千就在门口累的睡着了。

    再醒来时,面前多了一份饭。

    她被宫羽软禁在房间里,除了拼命叫喊,没有任何办法。

    一直到婚礼的前一天晚上。

    楚千千已经喊的嗓子都哑了,依然没有人搭理她,楚千千第一次这么讨厌宫羽。

    如果霍司承死了,还是为了救她而死的,她嫁给宫羽有何意义?

    “咔咔。”

    在楚千千喊的精疲力尽,绝望的靠在门上时,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

    这个时间她吃过了晚饭,餐盘也收走了,那么谁会来?

    楚千千面前的站起来。

    她那天摔了之后,虽然没有大碍,但是浑身都疼,尤其是脑袋晕的像要爆炸,站起来世界都像是要颠倒了。

    “千小妹。”

    她刚站起来,宫羽的声音就从门口传来。

    “放我出去。”

    楚千千勉强站起来,她拽着宫羽的裤腿,希望他放了自己。

    “你想去哪?看霍司承吗?我这里带了录像。”

    “我不看。”

    “你要看,你不看怎么知道他有多爱你?”

    “什么意思?”

    宫羽没有回答她,只是先把房间的门反锁上,钥匙放在口袋里,才坐到房间内的沙发上,把手里拿着的一个小机器对着白墙按了一下。

    很快,白墙开始放投影。

    “来,一起看。”

    宫羽向楚千千挥手。

    他的眼神里翻着一丝冷意,楚千千意识到,似乎从那次事件后,宫羽曾经面对她时的那份阳光都不见了。

    他面对楚千千和对其他人一样,阴骘,算计,看着让人不愿与之同行。

    “我不要看。”

    “你来陪我看完,我就告诉你我知道的关于霍司承的事情。”

    楚千千看着宫羽,将信将疑,“真的?你知道关于他的事情?你会告诉我?”

    她知道宫羽这个人不喜欢说实话。

    宫羽最擅长的就是撒谎,是算计。

    “真的。”

    宫羽点头,可他的眼神出卖了他。

    即便如此,楚千千也打算赌一赌,因为她现在没有任何和外界联系的手段,她也只能赌宫羽会告诉她。

    楚千千站起来,一步三摇的走到宫羽身边,只是几步就差点栽倒。

    她的头因为上次坠楼,有脑震荡,现在都没有好。

    宫羽也没有扶她,任她摔倒,还是楚千千自己扶住沙发的靠背才得以站住。

    她走向沙发时,宫羽已经按下了投影仪的播放按钮。

    屏幕上,霍司承被绑在一个床角……

    “司承……”

    她知道那个背景是宫羽的房间,而这段视频是什么时候拍的?

    开始一切如常。

    “司承为什么会被绑着,你对他做什么了?”

    “是他自愿的。”

    宫羽伸手把楚千千拉到沙发上,禁锢住,让她无路可逃。

    “自愿?不可能!司承怎么可能自愿被你绑着?”

    楚千千根本不相信。

    她看见霍司承的嘴巴一动一动,却不知道在说什么。

    “他在说什么?”

    楚千千问。

    “想知道?”

    宫羽按下手旁一个小小的遥控器上的按钮,放投影的小仪器两边有小的音响,就开始发出声音。

    “你这几天不能伤害她,这个针我已经打了,你不能在给她打了。”

    是霍司承的声音。

    听见这句话,楚千千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只是一秒钟的时间,她就明白了这个视频是什么时候拍的。

    “是那天晚上对不对,怪不得之后你没有给我打针,是因为他已经替我挨了一针?”

    楚千千看向宫羽的表情都是麻木的。

    “没错。”

    楚千千看着白墙,很快霍司承的药效就发挥了,他没有喊,没有叫,可身上不停的在出汗。

    随后,宫羽开始放楚千千打针时候的声音,霍司承在听着楚千千不停的求饶声后,终于爆发了。

    “你为什么……为什么……”

    “我说了,是他自愿的。”

    楚千千看着屏幕眼泪不住的往下流,好多次她想逃,可宫羽紧紧地禁锢着她的腰,不让她逃跑。

    楚千千是哭着看完所有视频,最后时,她已经泣不成声。

    “宫羽,不对,你现在已经不是宫羽了,你是里奥·沃森,我要杀了你!”

    楚千千用力推到一旁的花瓶,拿起一个花瓶的碎片,疯狂的向宫羽刺去。

    宫羽稍微闪躲,可楚千千手中的碎片还是划过他的脸颊,一个红色的伤口出现,鲜血顺着伤口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