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77章 有人说,“她不愿意!”
    如果是别人,一定会很开心,很快乐吧?

    可,楚千千却一点也不觉得快乐,她甚至觉得悲哀,算起来这是她结的第三次婚,却是第一个婚礼。

    婚礼那么美,周围的服务生也配合着穿着中世纪的服装,尤其是女服务生也穿着蓬蓬女仆裙。

    “请往这边走。”

    服务生引着楚千千。

    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楚千千稍微可以自己站住,她迈着步子,跟着女仆沿着红毯向里走。

    周围高高的椰子树上,都绑着粉色的气球,所有的东西都像是婚礼上通往幸福的通道。

    “少奶奶您可真幸福。”

    一个女佣在旁边,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楚千千不说话,她也不是十几二十岁,早过了憧憬浪漫憧憬爱情的年龄。

    她经历过和沈昊的婚姻后更是看透,婚姻的本质不是表面的浪漫,搭对,更重要的是合适。

    遇见合适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少奶奶,您等一下要自己走,要不要在这里休息一下。”

    佣人提醒楚千千。

    毕竟最后一段的红毯,她不可能也让佣人扶着。

    “好,我休息一下。”

    楚千千蹲在地上。

    她不是真的想休息,而是想让时间停住,她想晚一点到达红毯那边,晚一点嫁给宫羽。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关于霍司承的事情,甚至希望,霍司承会不会从天而降把她救走……

    这些胡思乱想在楚千千的脑袋里徘徊着。

    她休息了差不多有五分钟,旁边的佣人好心提醒,“少奶奶好些了吗?”

    “我再等一下吧。”

    “三少爷一会会等急了……”

    佣人好心提醒。

    想到红毯尽头的人是宫羽,楚千千的心,充满悲凉。

    他帮助天辰本来就是简简单单钱的事情,却要将自己搭进来,甚至把霍司承的命都搭了进来。

    她现在却要嫁给这个间接要了霍司承命的人……

    “我不嫁。”

    楚千千小声说着,转身想走,可刚起身就是一阵头晕。

    这头晕目眩的赶紧提醒了她,现在的她如果离开,就是死路一条。

    “少奶奶,怎么了?可以走了吗?”

    佣人没有听清她说什么,见楚千千站起来以为她要走了,才好心的问。

    “嗯,走。”

    楚千千无奈,她根本跑不了,脑震荡的后遗症太严重了。

    她再次被佣人扶着,走到一个鲜花拱门前停住。

    楚千千抬头,看见红毯的尽头宫羽站在那里,他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西服站得笔直,英俊的外表,昨天那道伤口遮住不少,头发一根不乱的向后梳着,满目微笑,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像是镶了一道金边。

    真的就像是童话里的王子一样。

    “霍司承……”

    楚千千看着宫羽,一时有些模糊,嘴巴里喃喃出了另外一个名字。

    “少奶奶,三少爷的等着您呢。”

    佣人的话提醒了她。

    “啊,好。”

    楚千千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

    佣人脱了手,示意楚千千要自己走过去。

    楚千千自己,一步步的走向红毯的那一边,走向宫羽。

    这个婚礼没有其他人,只有她还有宫羽,还有那些佣人。

    牧师站在圣经的后面,等着他们。

    “千小妹。”

    宫羽伸出手,等着楚千千。

    他的笑就像小时候那样阳光,迷人,似乎这个时候,他的阴骘全部褪去,剩下的只是当年那个纯洁干净的少年。

    楚千千一步步走向宫羽,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那么艰难。

    可这红毯太短,楚千千还是走到了宫羽的身边,站在了他的对面。

    “千小妹,你真美。”

    宫羽笑着看着楚千千。

    楚千千没有回答,她现在每分每秒都在硬撑,除了身体上的不适,还有心情的痛苦,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如此抵制嫁给宫羽这件事情。

    牧师开始主持婚礼,虽然没有人,可他还是按照婚礼的正常顺序宣布婚礼开始,介绍,一直到最后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宫羽先生,你愿意娶楚千千女士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宫羽特地让牧师称呼他为宫羽,而不是里奥·沃森。

    这是他的特别用心,楚千千知道。

    在牧师问完之后,宫羽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愿意!”

    随后,牧师又问向楚千千,“楚千千女士,你愿意嫁给宫羽先生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当牧师问完时,楚千千犹豫片刻,她的心给出了她最顺应内心的答案!

    “我不愿意!”

    “她不愿意!”

    和楚千千一起说的,是另外一个声音。

    楚千千听见这个声音时,心差点蹦了出来,难道她的幻想要成真了?

    楚千千惊喜的回头。

    她看见身后来了一行人,一堆保镖也压了过来。

    楚千千在人群中期待的寻找着霍司承,她其实辨别的出,那个声音不是霍司承,可是她不死心,她还在想是不是霍司承感冒了,声音变了?

    牧师此时也很尴尬,他从业这么多年,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可,当楚千千看见那一行人中站在中间的林杰时,她知道刚才那句话的来源。

    “怎么?”

    宫羽挑眉,他一把抓住楚千千的胳膊,将她禁锢在自己身边。

    “里奥先生,我们少爷说了,一年前的比赛,由于你作弊,所以直接判输,他来要回楚千千。”

    “作弊?你有什么证据?”

    宫羽此时脸色很难看,这一年他看霍司承这么安分,似乎一直在给恒恒治病,就放松了警惕,没想到……

    “司承,司承……”

    楚千千听见林杰说霍司承,她的目光不停在人群中寻找,却依然一无所获。

    “证据?你们来说。”

    林杰说着,走到前面,让几个保镖把几个人扔了出来。

    这些人一看都是S国的人。

    看见这些人,宫羽的表情变了变。

    “是里奥少爷人让我们在地下埋了东西,可以通过引力让子弹稍微偏离航道。”

    其中一个人吓得赶紧说。

    楚千千发现那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毫发无伤,可手上已经被破破烂烂,似乎被虐待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