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幸好,遇见你 > 第279章 滴落在婚纱上的血(月票加更)
    沃森家族的人在后面追,因为烟雾太大,虽然宫羽跑的不快,但他们追的也慢。

    楚千千看见,宫羽抱着她跑的这一路,都是气球,献花,和上岛时候的样子一样。

    “我们去哪。”

    宫羽不说话,只是拼命的往前跑,楚千千感觉的到,宫羽抱着她的手臂越来越下沉,他的力气在消失殆尽。

    身后,是沃森家族的人在追,枪声四起。

    他们是要直接杀了宫羽。

    很快,宫羽就跑到了岛上一个悬崖处,这是岛上的最高点,站在这里,楚千千往后看,已经看见岛上是一片火海,很多地方都被烧了。

    终于,沃森家族的人追了过来,楚千千清清楚楚的看见,站在最前面,穿着黑色衣服,拿着枪的男人是杜克。

    “果然是你。”

    楚千千看见身后是断崖,他们如果这样跳下去,肯定会掉进海里。

    她以为宫羽是要带她跳海。

    “你本来就不属于沃森家族,留着也是祸患。”

    杜克直接开口。

    “这事我妈知道吗?”

    宫羽一边问,一边抱着楚千千往后退。

    “她现在知道了,但是她无能为力,她想要的不过是现在的好生活,至于你这个儿子的死活,和她的关系不大。”

    杜克悠然自得的说。

    “是吗?”

    “怎么你要跳?”

    “是啊,我要跳,你这个小枪可以射多远?”

    S国允许携带强制,但是对于枪支拥有数量是有计数的。

    大部分枪支都分配给了宫羽的父亲,至于这两个儿子,分配到的枪是少数,而杜克拿的是个手枪。

    “多远都够杀你们。”

    杜克自信的说。

    楚千千也看见,这些人里就杜克有枪,其他的几个保镖都拿着一根棍子。

    宫羽抱着楚千千,一边往后退,因为她穿着很沉重的婚纱,宫羽抱着很沉,也很麻烦。

    “等会闭上眼睛。”

    宫羽小声的说。

    “你把我放下,他们的目标是你,你跑就可以了。”

    楚千千说道,她的婚纱太沉了,身体又不好,根本没有办法跟着宫羽一起跑。

    虽然宫羽做了那些事情,她恨他,可在这种时候,在杜克的人逼着要杀他的时候,楚千千发现自己还是愿意他活下去。

    杜克听见楚千千的话,才说,“父亲说了,毕竟你是他半个儿子,把你们的尸体一起带回去,他可以为你们合葬。”

    他的意思很明显,要杀一对。

    楚千千的脸色有些白,“就算你们是沃森家族也不能乱杀人!”

    “呵,你说的没错,我们没杀你,不过是海岛失火,你们没有逃出来,我们也很悲伤。”

    杜克笑着说。

    这是楚千千第二次和杜克说话,上次是在走廊上,不过现在想起来,上一次杜克就透露了这件事情。

    “你们这是谋杀!”

    楚千千知道,他们从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做,烧死他们,然后封口。

    “闭上眼睛。”

    在楚千千跟杜克理论时,宫羽开口在她耳边小声说,随后突然转身向身后的悬崖跳去。

    “砰!”

    在宫羽转身跳崖的一瞬间,杜克眼疾手快,拿起手枪上膛向宫羽的身上射去。

    “啊!”

    楚千千闭着眼睛,只觉得身体不停下落,这种感觉和那天坠楼差不多。

    可这种下落只持续了几秒,就突然停住。

    只是一种向下的冲力,然后又叹气。

    “好了,睁眼。”

    宫羽的声音传来。

    楚千千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在一个很大很大的热气球上。

    随着他们的落下,热气球的束缚在冲击下解开,这是一个很精巧的设计,热气球向下时,绳子就会从固定上落下去。

    然后热气球快速上升。

    是粉色的热气球,很快就超出了杜克的射程。

    “这是……”

    “本来是想给你的新婚惊喜,没想到会用来做这个。”

    宫羽靠在热气球的边上。

    楚千千看见他身后,是气的跳脚的杜克。

    她没想到,宫羽会对这个婚礼这么用心。

    楚千千因为头晕就抱着腿坐在地上,层层叠叠的婚纱铺满了整个热气球框。

    她低着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可就在这时,本来洁白的裙子出现一滴鲜红的液体。

    然后又是一滴,一滴……

    楚千千抬头,看着靠在那里脸色苍白的宫羽,才意识到,“你受伤了?”

    她站起来,宫羽白色的西服后背几乎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你受伤怎么不说?”

    “没事。”

    “怎么没事!”

    楚千千第一次觉得手忙脚乱,她想去扯婚纱上的纱,给宫羽包扎伤口,却被宫羽按住,“这个婚纱是我给你做的,全世界就一条,不要弄坏它好不好。”

    宫羽的表情里带着祈求,他痛苦的挤出一丝笑容,嘴唇却白的没哟一丝血色。

    “宫羽。”

    “对不起,千小妹,我做了好多错事。”

    “别说话了!”

    宫羽不让她扯婚纱,楚千千直接扯破里面的衬裙,可她发现宫羽是枪伤,她现在这种止血根本不管用,而且她也没有学过急救。

    “千小妹,对不起,其实当时是我让人杀了恒恒的,两次都是……”

    “是你?两次?”

    楚千千正手忙脚乱,可她听见宫羽的话,手一下子就停住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是宫羽害恒恒的。

    “我不想你和霍司承的孩子活着,我怕那样的话你在我身边也会有牵挂。”

    宫羽说话很慢,一字一句,脸色的血色也越来越少。

    血一滴滴的滴落在楚千千纯白的婚纱上。

    “你……”

    如果不是宫羽受着伤,楚千千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如何抉择。

    可现在她居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她看着宫羽的血一滴滴的滴落在婚纱上,就好像宫羽的生命在一点点的流失。

    “还有,那次是我作弊了,因为我在沃森家族的时候,他们都欺负我,欺负的很惨,可我想我是要娶你的男人,我不能这么容易的倒下,我……咳咳咳……”

    宫羽说着话开始拼命的咳嗽,她的事情,楚千千知道一些,却知道的不全。

    “好了,别说了,别说了。”

    “其实我很自卑,我想早早的找你,可我那时候不够好,我怕自己不如别人,所以才那么晚……”

    宫羽说话时终于站不住,他跪了下来,和楚千千在一个很狭小的空间里。

    血腥味也弥漫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